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你不是义务

第五十章 美好的一天

爱你不是义务 叶如蝶 3006 2017-06-15 09:26:33

  在这个餐桌上,所有人都忘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他们只是单纯的享受着这欢乐的时刻。这里所有的笑声都出自无心,所有的言语都是出自真心。

这样的气氛也让唐笑笑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当她看到刘婶端上来的饭菜时,她就已经感动的一塌糊涂了。可是,她却将所有的情绪深深地藏了起来。餐桌上,不光有林子月喜欢吃的菜,还有唐笑笑喜欢吃的。虽然唐笑笑从来都是刻意的把自己的喜好藏起来的,但是刘婶却观察得很仔细,这让唐笑笑感到很温暖。

就在午餐快要结束时,不知道林世周对刘婶说了些什么,刘婶看了一眼餐桌上吃得不亦乐乎的两姐妹慧心地一笑,然后转身向楼上走去。过了一会儿,刘婶端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走了下来。林世周笑着接过盒子放在自己面前打开,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拿出了两个包装更精致的黑色小盒子。她和蔼地叫道“子月,笑笑,你们过来。”林子月和唐笑笑疑惑地对视了一下,然后都慢悠悠地走向林世周。林世周慈爱地望着他的这两个女儿,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父亲了。他颤颤巍巍地把两个黑色小盒子递给林子月和唐笑笑。

林子月和唐笑笑轻轻地打开盒子,然后抬起头的一瞬间就看到林世周脸上的泪水。林子月不喜欢这样的场景,她看着小黑盒子里铺着一层大红色的纱布,纱布上躺着一个翠绿色的翡翠镯子,林子月只感觉到了来自翡翠镯子的冰冷。这让她想到了妈妈离开时的场景,她将黑色小盒子往桌上一放,带着哭声地问“爸,你这是干嘛?”唐笑笑不明所以地看着林子月。而林世周知道他这个傻女儿的想法,他笑着拉过林子月的,林子月执拗地移到林世周面前。林世周带着责备地语气说“你这丫头想把我气死啊。”林子月一听到‘死’字,一下子把手收回来,气愤地瞪着林世周。林世周一下子被她的小模样给逗笑了,他哭笑不得地说“我只是单纯地想给你和笑笑一个礼物,如果你不要,那我就先帮你收着。”说着,他就把准备把桌子上的翡翠镯子收起来。林子月一下子拿起黑色小盒子,说“谁说我不要了?”林世周无奈地看着林子月摇摇头,然后语重心长地说“你们两个都嫁人了,我这当父亲的却当的这么不合格。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你们都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我希望你们两个可以相亲姐妹一样友爱,互相谦让点。”林子月与唐笑笑听的眼泪哗哗的,在这一刻她们都感觉到了一个来自父亲的爱。

许孝恩默默地坐在餐桌的另一侧看着这令人感动的画面,家的温暖再一次冲击着他的心,他怀念妈妈,怀念外公,怀念已逝去或从未逝去的爸爸。

林子月与唐笑笑一起在林家呆了一下午,她们看电视,玩游戏,吃零食……享受着平常女孩子的生活。而林世周与许孝恩则坐在旁边下棋对弈,享受着他们共同的爱好。刘婶则坐在一边,手里拿着一件未成形的**一针一针地娴熟地织着,她时不时地看看他们。这是刘婶在林家十几年来见过的最温馨最热闹的时刻,她真希望这一刻就这样停留下来。

许家别墅的大铁门紧紧的关着,透出冰冷冷的气息,一条直通别墅的小路被人清扫的干干净净的,小路两边的树都已换上了白色的大衣,只有几颗松树还顶着绿装直挺挺地站在那里,给这个院子添加了点生气。

林子月与唐笑笑回到许家时已是黄昏时刻了,许家别墅里却是十分冷清。吴婶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着,柳凤琴则坐在木质沙发上品着茶,看着娱乐报纸。唐笑笑一进门就跑到柳凤琴身边坐下,亲切地问道“妈,爸和顺恩还没有回来吗?”柳凤琴放下茶杯拉着唐笑笑的手关心地说“你以后别在一个出去了,你这肚子里怀的可是我许家孩子,万一有什么闪失,那可怎么办呀?”说着这话时,柳凤琴还特意瞟了一眼林子月。林子月推着许孝恩的轮椅尴尬地站在原地,她看到这婆媳两的友好的画面,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惊悚的感觉。她微笑地说“妈,我先带孝恩上楼换件衣服了。”柳凤琴一脸淡漠地看了她一眼说“去吧。”

带着许孝恩来到房间,林子月将双手放在胸前,深深地吸了口气,手随着吸气地动作慢慢上移,然后将气慢慢地吐出去,手随着吐气的动作慢慢下移,夸张地做了个深呼吸。许孝恩疑惑地看着林子月的动作,感觉到了许孝恩诧异地眼神,林子月不好意思地一下子放下手。她明知故问地说“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许孝恩实在是无语,只好收回自己好奇地眼神。林子月认真地说“我去帮吴婶做晚餐,你就待在房间好吗?”许孝恩点点头,然后把轮椅推到书架前,拿起一本书对着林子月晃了晃,示意她放心。林子月看着许孝恩乖巧的样子欣慰地笑了一下,然后走出了房间。

另一个房间里,柳凤琴拉着唐笑笑的手温柔地说“你现在已经嫁进了许家,那你就要有作为妻子的责任,在各方面都要帮着点顺恩。”唐笑笑欣喜地反握住柳凤琴的手说“妈,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柳凤琴听到唐笑笑的这句话,高兴地说“我就知道我没有选错儿媳妇。”与唐笑笑聊了一会儿,柳凤琴看着唐笑笑略带疲倦的样子,说“那你先休息会儿,晚饭好了我叫你。”说完,她离开唐笑笑的房间。

当房间里只剩下唐笑笑一人时,她舒服地躺在宽大的床上漏出了满足地笑容。也许这就是她想要追求的生活,所以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威胁到了她的生活,她就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这样想着,她闭上了眼睛。

当晚饭好了时,柳凤琴才把她从周公那边拽了回来。她有些疲惫地坐起来,回了回神才站起来向门外走去。可是她才走出去就看见许国雄和林子月一起从书房里走出来,许国雄像是在教导林子月什么,林子月只是低头认真地听着,他们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她。唐笑笑故意大声地叫道“爸,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呀?”许国雄这才抬头看了眼她,语气平淡地说“哦,下午有个会议。”唐笑笑又笑着走到许国雄的身边挤开林子月,想挽着许国雄的胳膊一起下楼。可是,许国雄却轻轻地甩开了她的手,对着林子月说“你去带孝恩下来吃饭吧。”说完,他面无表情地向楼下走去,林子月无奈地看了看唐笑笑也转身离去了。

就在这时,许顺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在唐笑笑耳边轻轻地说“巴结奉承这一招对老爷子是没有用的。”唐笑笑惊吓地回过头,不服气地说“那可不一定。”说完,她故意地擦过许顺恩的肩膀想楼下走去。许顺恩看着唐笑笑不认输的样子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倒是觉得她很有趣。如果他们不是夫妻,而是朋友的话,那一定是最好的朋友。

餐桌上,林子月一直照顾着许孝恩,两人在桌子的一角默默地吃着。而唐笑笑却孝顺地为许国雄和柳凤琴加菜。可是,她却忘了这是许家,是全市首富的家,更是一个上流人士的家,她的这些行为会让他们觉得她很卑贱。所以她就会看见许国雄放下手里的那个被唐笑笑盛上菜的碗,然后一脸嫌弃地推开。唐笑笑一脸茫然地看向柳凤琴寻求帮助,柳凤琴虽然也觉得唐笑笑做的不对,但是她还是帮她说话“老爷,我看我们也得享受一下孩子们的关爱了,毕竟这样才有家的感觉。”他笑嘻嘻地说,没有想到,许国雄的一句话说得柳凤琴脸色一下子变青了,许国雄说“你难道不知道我从来都不喜欢别人往我碗里东西吗?”

柳凤琴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许国雄是一个孤儿,但是他特别好强。由于小时候受到了太多别人的羞辱,所以他宁愿碗里只是菜汤,也不愿别人同情地给他碗里夹一根菜。他觉得这不是在给他关爱,而是侧面告诉他,他只配食嗟来之食。所以她再也没有说话,只是对唐笑笑使了使眼色,让她悄悄吃饭。

晚饭后,林子月照常带着许孝恩出来走走。夜幕之上,星星们奋力地闪烁着,想让自己在这夜幕中更加耀眼夺目,而大地却是静悄悄地一片,白色在夜幕的照应下显得有点灰蒙蒙的。林子月静静地推着许孝恩的轮椅,听着脚下雪发出‘咯咯~’地声音,她觉得这就是大自然的音乐家奏出的乐曲,她非常地享受欣赏着,感叹道“这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