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你不是义务

第六十章 原来真的是你

爱你不是义务 叶如蝶 3113 2017-07-02 15:22:09

  林子月不知道在楼梯口站了多久,直到她看见许孝恩担心的眼神时,她才微笑着随着他回到了房间。

  房间里许孝恩看着失落的林子月,然后将一个信封一样的袋子交给了她。林子月看着手里这个有点厚的纸袋她有些疑惑地看向许孝恩。而许孝恩却只是示意她自己看,于是林子月就怀着一颗好奇地心,慢慢地把袋子打开。当袋子里的照片滑出来时,林子月整个人都愣住了。照片里一个穿着给人感觉非常儒雅的男人,他看上去非常有钱,而且非常注意形象。他的双手搭在一个小姑娘的腰间,而那个小姑娘笑容灿烂地抱着男人的脖子。林子月仔细看了看,她一下子长大了嘴巴,她惊奇地看向许孝恩,而许孝恩则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原来照片里的这个男人就是陈先生,他是有一次来商务中心跟朋友谈生意,无意间认识了小金。从此以后,他经常来商务中心,而他每次来都会开一间房间。而每次陈老板来时,小金就会偷偷地旷工。可是,她忘了,她的这一切行为早已经被酒店里的摄像头给拍照来了。只是,林子月对员工的管理过于宽松,所以她才没有及时发现这样的问题。

  林子月懊恼地问“爸也知道了吗?”许孝恩默默地点点头。突然,林子月感觉自己好无能,连这样的小事都办不好。她把手里的袋子往桌子上一扔就往门外走去,这时许孝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林子月回过头有些自责又有些委屈地说“我知道,我是一个不合格的总经理,可是为什么你们都知道了,却都不告诉我,只是看着我出丑。”说着,她的眼泪又开始控制不住了,说实话许孝恩还没有见过这么爱哭的女人。他始终没有放开林子月的手,只是默默地等着她哭完。

  直到林子月哭够了,她才缓缓地向大床走去。因为林子月现在很难受,所以她就想好好地睡一觉。

  书房里,许国雄靠在椅子的后背上,他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有些疲惫地捏了捏额头。然后,他用钥匙打开书桌下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药瓶,倒出了两颗药丸直接放进了嘴里有丝痛苦地咽了下去。吃完后,他又把药瓶放了回去锁好。然后,他愣了一下才拿起电话拨了出去,电话才响了一声就被人接了起来。他对着电话神秘地说“是时候让他回来了。”

  春天悄悄地到来了,太阳也开始恢复了点力气,积雪有些禁不住太阳的烤晒,开始一点一点地融化了。

  由于被降职了,所以林子月不在那么忙碌了,早上她早早起床就带着许孝恩出门跑步了。许家别墅的后花园的小径上,林子月推着许孝恩的轮椅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一阵微风拂过,许孝恩不自觉地拢了拢身上的毛衣,这时林子月才回过神来,关心地问道“冷吗?”许孝恩点点头。林子月看到许孝恩点头,于是她就走到许孝恩面前蹲下拉上他的大手,嘴巴凑到他的手边哈着热气,许孝恩瞬间感觉到了丝丝的温暖。

  说实话,林子月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双手,细长的手指,骨节分明,除了手上有些推轮椅时留下的老茧外,没有任何缺点,林子月都有些嫉妒了。

  就这样哈了会儿,林子月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看向许孝恩纠结地眉头都皱到一起了。许孝恩看着林子月这样可爱的样子,他笑着敲了一下林子月的头。林子月被许孝恩敲得有些疼,她捂着额头憋着嘴责备道“哦,你轻一点好吗?打得人家好疼啊。”许孝恩看着林子月抱怨的样子,他觉得她太可爱了。他示意她,有什么事儿就说吧。林子月觉得这许孝恩还越来越精明了,她刚想说,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看着许孝恩一脸坚定地看着她,她才有些哭丧地说“你说,昨天的事情我该怎么办?虽然我被降职了,但那也是我的失误啊。我总觉得心里不舒服。”许孝恩就知道林子月会问这件事,他摸着林子月的头顶微笑地摇了摇头。然后拿出手机在键盘上飞快地敲了起来。林子月认真地看着许孝恩敲的手机屏幕,许孝恩让林子月别担心,他说,这件事许董事长肯定已经处理好了,让她认真做自己的事就好。

  林子月想想也是,既然许国雄已经阻止了她去起诉陈老板,就说明了他已经处理好一切事务了。

  悠闲地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林子月带着许孝恩玩了一天。直到下午回到许家别墅,她才感叹着时间的流逝。可是,林子月刚换好鞋子就看到吴婶急匆匆地跑过来说“少夫人,你可回来了,老爷找了你很久都有些生气了,你快去看看吧。”林子月只是淡淡地说“好,我知道了,麻烦你打电话让大力过来吧。”说完,她不紧不慢地朝楼上走去。她突然感觉到有点委屈,因为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许国雄根本就不信任她。否则他就不会在这件事发生时,知道一切却始终不出手,直到事情没有了回旋的余地时,他才出现。其实南山度假区的产业,林子月一点也不在乎,她只是不喜欢别人不信任她。

  书房里,许国雄觉得自己最近脾气越来越暴躁,他也说不清楚是怎么了。他想,可能是他对林子月期望太大了。可是,他觉得这个丫头绝对有能力,因为她的身上有陈新月的影子。起初,他并不同意柳凤琴把林子月娶过来给许孝恩做妻子。但是,直到他看到林子月后,他才改变了注意,将计就计地把林子月娶过来。可是,她终究不是陈新月,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事。

  就在许国雄沉思之时,敲门声想起了。他立刻拿起面前的报纸,然后慵懒地说“进来吧。”林子月从容不迫地走到书桌前问道“爸,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许国雄看到林子月冷淡的表情笑着问“怎么了,你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吗?”林子月看了看许国雄,然后说“没有,我怎么敢生您的气,只是我觉得很抱歉没有达到您的要求。”许国雄笑一脸无奈地说“没关系,明天你去机场接一下新来的总经理吧,我会让他好好教你如何管理公司的。”林子月细声地说“好的,我知道了。”许国雄这才语重心长地说“子月啊,你也别怪爸爸对你太严格了,只是孝恩没有能力,我只能将所有希望寄托于你。”林子月好像看到了一个父亲对孩子殷切的希望,她居然感动得不知道说些什么。这时,许国雄把一张纸放在书桌上,低下头写了几个字,然后递给林子月说“这是新来总经理的名字,他明天九点下飞机。好了,你出去吧。”林子月拿上纸条看也没有看就说“好的,爸。”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书房。

  直到第二天早上,林子月急急忙忙地拿上外套就往门外冲。刚走到门口,她才想起来那张纸条,她还不知道新总经理的名字呢?于是,她就开始翻箱倒柜地找那张纸条。她不禁开始埋怨自己说“林子月,你咋这么笨呐?哎……早知道我昨天晚上就应该看一下的。”许孝恩本来还在睡梦中,结果就被林子月给吵醒了。他看着林子月急得满头大汗地,他无奈地把手塞到林子月的枕头底下拿出一张纸条在空中回了好几下。林子月急得都快要蹦起来了,她有些气喘吁吁地站起来就看见许孝恩手里的纸条,她高兴地跑过去责问道“你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吗?”说完,她一把抢过纸条,在许孝恩的脸上吻了一下笑着说“你在睡会儿吧,我要走了。”一会儿迟到了可就不好了。说完,她转身就跑了出去。

  待到林子月出去了,许孝恩突然就坐了起来,他对着被关上的门漏出了一丝幸福的笑。他想,这也许就是爱情的魔力吧,他感觉幸福极了。

   C市的机场门口,林子月从车里拿出已经让人换成大纸张的标志默念道“王硕玉。”然后,她就愣住了,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里听过。但是,她很快告诉自己“林子月,你清醒点,怎么可能是他呢?”说完,她就向飞机场里狂奔而去。

  她在机场里等了很久,看见乘客们一个一个地从里面走出来,她有点心急地不停地踱着步,她在心里说“什么总经理嘛,谱可真大,让我等这么久。”她正说着就感觉有人在她身后拍她的肩膀,她有些生气地转头,正准备发火就对上了一个熟悉的眸子。她就那样傻傻地看着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得都快飞了出来。

  男人看见林子月痴迷地眼神有些尴尬地问道“喂,小姐你看够了吗?”林子月这才如梦初醒地收回了目光。男人笑着说“多少年没有见了,你还是老样子。”林子月有些惊讶地问“你是王硕玉?”男人有些生气地说“怎么,几年不见你连我名字都忘了?”听到这句话,林子月一下子激动地跳起了起来说“原来真的是你啊,我以为我认错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