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你不是义务

第六十四章 决心

爱你不是义务 叶如蝶 2190 2017-07-06 23:59:00

  当林子月再次来到酒店的员工电梯处时,她远远的就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女声像是在骂人一样,口气很冲。听到这样的声音,林子月的眉头不自觉地皱了一下,慢慢地向着员工电梯走去。当她渐渐靠近时,她才发现是一个年龄稍大的女人正在对着一个小姑娘说教着,而那个小姑娘只是背对着林子月低着头医生不肯地站在女人面前。由于光线比较暗,林子月并不知道是谁。可是,当她走近时,她才发现小姑娘是张可可。就在林子月有些怔住的时候,女人像是不满意小姑娘的态度似的,举起手就要去抽小姑娘的脸。就在她的手即将要落在张可可的脸上时,林子月大步地大步走过去一把抓住了老女人的手。那个女人似乎有些愤怒地回头看林子月。可是,当她看清林子月时,她立刻换上了一副讨好的嘴脸。

  她立刻向林子月恭敬地鞠了个躬,笑着说“哦,总经理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这里太脏了,可不是你来的地方啊?”林子月没有理会她,只是悄悄地看了一眼张可可,然后假装若无其事地问“她是怎么回事?”老女人听到林子月问她这样的问题,脸上恭敬的表情立刻被厌恶之情所代替。她看着林子月说“这丫头来这都干了好几天还什么都不懂,真是气死我了。”林子月又看了张可可,张可可一脸委屈地刚想要辩解什么,就听见林子月说“哦,是吗?”老女人看见林子月相信了她的话,立刻高兴地说“当然是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她的。”林子月笑着说“不用了,这样的员工我来教育就好了,你把后面那一车的床单被罩都交去清洗吧。”老女人听到这句话时,脸色立刻变得铁青,正要说什么时,林子月佯装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问“怎么了,你不愿意去吗?”老女人一听这样地话,她立刻换上一副笑脸说“我去,我去,我当然愿意去了。”说完,老女人转身瞟了一眼张可可才不情不愿地推着一车的床单被罩想员工电梯里走进去。

  当那个老女人坐电梯离开后,张可可一下子跑过去抱着林子月哭的稀里哗啦的。她从来都没有受到这样的欺负,所以她委屈极了。林子月看着张可可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她感到非常的心疼。她用手轻轻地顺着她的背,安慰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管理不善造成了这样的结果,我一定会尽全力做好一切,然后再也不让你吃苦了。”张可可听到林子月这样说,她立刻松开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微笑着点头,带着哭腔地说“嗯嗯,子月姐,我相信你。”林子月轻轻地帮张可可擦拭脸上的泪水,然后安慰张可可“好了,放心吧,我会努力的。”说着两人就朝着电梯走去。

  以前,林子月认为一切误会,时间长了就自己化解了。可是,她在现在看来并不是那样的,由于上次唐笑笑丢戒指的事,她在许国雄那里失去了信任。所以当今天在发生这样的事时,许国雄就对她彻底失望了。虽然他告诉她,要找人过来教她,但是在林子月看来,那就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借口,所以她要将这一切挽回,不为自己只为许孝恩和张可可。

  下班后,林子月和张可可去了市中心的一个奶茶店坐了很久。表面上她们只是在聊天,而且聊得非常开心,可是,实际上她们却是在做一个计划,一个可以让她再次取得许国雄信任的计划。

  另一边,许孝恩正在房间里看书,这时大力一脸冷漠地走了进来,然后将一个信封交给了许孝恩。许孝恩严肃地将那个信封接了过来,然后他将它拿在手里犹豫了很久才慢悠悠地把信封打开。当他看了那个信封里的东西后,他的表情变得更严肃了。他的双手甚至都开始微微地都动起来。过了一会儿,他的肩膀就开始轻轻地抖动了起来。而大力站在一边心疼地看着许孝恩,他多想替他承受一切的痛苦,可是他却做不到,所以他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慢慢地曲握成了拳。

  林子月回家后,她就感觉到许孝恩今天晚上不对劲。平常不管她回来的有多晚,许孝恩都会等着她回来。可是,今天林子月回来却发现别墅里出奇的安静,许孝恩也没有如约而至地出现在她面前。于是,林子月悄悄地走上了楼。

  房间里,许孝恩不是忘了去迎接林子月。只是他的心情差劲透了,他不想理会任何人,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悲伤难过。于是,他就躺在床上强迫自己睡觉。可是,他睡了很久都睡不着。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在一个下雨天的晚上,一辆高档的女士轿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处,红灯亮起时,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而他就一脸惊慌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就静静地看着女人疯了似的开着车。在车子冲出去时,她好像也很着急想要让车子停下来,可是车子的速度却丝毫未减。直到另一个方向处,一辆卡车直直的撞上了那辆女士轿车。所以许孝恩就不敢再闭上眼睛了。

  林子月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她借着月光看到许孝恩背对着自己一动不动的,她以为他睡着了,所以动作放的很轻。她没有开灯,把东西放好后,走进了浴室。

  过了一会儿,她洗漱完后,才悄悄地走向床边然后掀开被窝睡下。谁知道她刚睡下,许孝恩就一下子翻过身从后面抱住了她。她想要转身去看看他时,许孝恩却没有让她转身,只是把脸紧紧地贴在她的背后。于是,林子月就放弃了转身,过了一会儿林子月就感觉到背后地睡衣湿了一大片。她才知道许孝恩是遇到了难过的事,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是什么事会让一个身高马大的男人流下眼泪呢?于是她就僵直地挺着背,任后面的男人哭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许孝恩才停止了哭泣,抱着林子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待到身后那个男人的呼吸平稳了,林子月才慢慢地转过身去用手轻轻地帮男人拭去脸上的泪水。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了解这个男人。对这样的关系,她感到一丝抱歉,所以她轻轻地对着他的嘴巴吻了上去,一吻之后,她又将男人紧紧地搂在怀里。

  第二天,当林子月醒来时才发现怀里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她坐在床上想到男人昨晚伤心的样子,她就决定一定要将南山产业的经营权拿回来,因为那是她替许孝恩保管的,所以她不会让它轻易地被别人抢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