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你不是义务

第七十四章 真的能做到吗

爱你不是义务 叶如蝶 3232 2017-11-03 22:05:10

  来到公司,林子月将合同交给张可可说:“可可,你将这个合同交给总经理去吧。”张可可接过合同一脸羡慕的问:“子月姐,史密斯那么狡猾,你是怎么办到的啊?”林子月放下手里的笔赞同地说:“是听狡猾的。”张可可本来是非常期待林子月向她讲述自己的战绩的,可是林子月却只是说了这句话就再也没有下联了。她才知道自己被林子月耍了,她假装生气地说:“子月姐,你怎么越来越像总经理了,说别人嘴上一点也不留情。”林子月严肃地说:“有吗?我也只是想让你聪明点,学会保护自己。你说,那天如果我进去晚了呢?”张可可这才有些后怕地说:“我知道了,子月姐。”林子月知道张可可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失误,所以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低头继续看资料。

  张可可抱着资料来到王硕玉的办公室门口。可是,她一想到自己昨晚喝醉酒的窘态都已经被王硕玉看到了,她就觉得自己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脸也开始发烫了。无奈之下,她只好找白小白让她帮忙转交。

  一开始白小白并不想帮她转交,但是她还是经不起美食的诱惑,三下五除二就被张可可给收买了。

  白小白抱着资料来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口,刚准备敲门时,办公室的门被从里打开了。王硕玉一脸阴沉地从里面走出来,白小白被吓了一跳。王硕玉看到白小白受到惊吓的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情有些吓人,他微微地梳理了下自己的情绪冷冷地问:“什么事儿?”被吓到快魂飞魄散的白小白听到王硕玉地询问,她立刻将手里的资料递过去,她努力地压住颤抖的声音说:“是,副总让我送过来的合同。”王硕玉听到是林子月让送来的,这才轻轻地接过去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工作吧。”说完,他就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白小白看到王硕玉转身离去了,她才松了口气,拍着胸口吐槽道:“吓死宝宝了,长得这么帅,脾气怎么就这么臭啊!”

  车上,王硕玉将文件放到副驾驶座上,他系好安全带后,他带着一种依依不舍的眼神看了那份文件片刻,最终他还是收回了那种不舍的眼神。

  许国雄的办公室里,许国雄听着江秘书给他汇报着林子月的签约状况。当听到林子月成功地完成签约时,他非常自豪地笑着说:“我就说,我是不会看走眼的,这丫头是一把好手,以后一定能照顾好孝恩的。”江秘书也认同地说:“是啊,少夫人在做生意这方面确实不错,她一定能把南山产业打理得很好的。”说到这里,许国雄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那我让你准备的东西,你都准备好了吗?”江秘书会意地答道:“是的,都已经准备好了。”

  就在许国雄和江秘书正在交流时,“叮铃铃~”公司内线座机响了,许国雄严肃地接起说:“让他进来。”然后,他又吩咐江秘书说:“好了,你找好律师,我们下午去南山度假区。”江秘书点头说:“好,那我这就去准备。”说完,他就准备转身离开,许国雄又一下子叫住了江秘书有些深思熟虑地说:“你让大力把孝恩也带上吧,去商务中心。”江秘书认真地说:“好的。”

  就在江秘书开门离开时,总裁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江秘书看到王硕玉就礼貌地让开让王硕玉先进,王硕玉也礼貌地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当办公室里就剩下了许国雄和王硕玉时,王硕玉才顽皮地笑着说:“看来叔叔,你已经都知道了啊!”许国雄有些得意地摊摊手,然后他走过去拍拍王硕玉的肩膀说:“你也不是白跑一趟啊!”王硕玉一点儿也不惊讶地说:“看来你都知道了。”许国雄突然哈哈大笑地说:“你别别以为我只会在办公室里工作,这外面的事儿我还是知道的。既然,你爸让你回去,那你就回去吧,你已经帮我很多忙了。”王硕玉有些惭愧地说:“这不是应该的吗?当初阿姨在时,阿姨对我那么好,现在我能帮帮孝恩,也算是报答阿姨了。”许国雄被王硕玉的这番话感动了,他欣慰地说:“如果你阿姨知道你的这番好心,她一定会高兴疯的。”王硕玉也安慰许国雄道:“我爸总有一天会理解你的,孝恩也会理解你的。”许国雄有些哀伤地说:“哎~人老了,我也想开了,我不祈求他们的理解,只是希望他们能原谅我。”

  下午,南山度假区的商务中心202号包厢里,许国雄和江秘书已经早早地到来了。许国雄一副轻松地姿态坐在沙发上,而江秘书却一脸严肃地站在一边,好像随时准备着听候许国雄的命令似的。

  林子月正在办公室里忙着落实度假区合作的合同里的一些事。虽然,他们和史密斯只是签了合同而已,但是林子月知道商场就如战场,随时都发生着变化,她必须做好应对各种变化的准备。其实,想一想,她终于能理解父亲当初工作是多么的辛苦,更何况他的父亲还是白手起家的,在上流人眼里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暴发户,他是承受着怎样的压力支撑着他们的家,让她享受着优越的生活。想着想着,她的眼眶就不知不觉地湿润了。她轻轻地擦掉泪水,在心里自嘲地说:“不是说,老人才会经常伤感吗?难道我老了?”她被自己的傻气给逗笑了,她摇摇头甩掉刚才的想法,又开始认真地工作起来。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响了,张可可走进来说:“副总,总裁来了,让你过去,在商务中心的202号包厢。”林子月听到许国雄来了,她好像没有一丝地反应,只是淡淡地说:“我知道了。”听了这句回答,张可可有些担忧地偷瞄了一眼林子月问:“子月姐,你就不担心吗?听说总裁很少来这里的,突然来,还要叫你过去,你一点都不害怕吗?”看着张可可天真的样子,林子月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弄得张可可一阵郁闷。林子月说:“我们谈成了这么大的一个合作,你觉得我需要害怕吗?”张可可这时才恍然大悟地说:“对哦,我怎么这么笨啊!”然后,林子月站起来,收拾了下桌子上的文件说:“今天,你们就早点下班吧,我去看看。”不等张可可说什么,林子月转身离去。

  当林子月到202号包厢时,许孝恩已经到了。他和许国雄慢慢地品着茶,没有一点哪怕是眼神的交流,许国雄看着许孝恩的眼里充满了寻常父亲对儿子的爱。可是,许孝恩对这一切却是不许领会,他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包厢里的气氛就像冷库一样冷,空气都好像凝滞了。林子月小声地问候到:“总裁好。”许国雄听到林子月的声音,慈祥地笑着说:“这儿都是自己人,你就不用客气了,来这里坐。”林子月有些郁闷地坐在许孝恩的旁边。

  就在林子月刚坐下,包厢的门又开了。这时,走进来一个看上去很有气质的人,他穿着一身正装,一进来就很客气地与许国雄握手,打招呼。许国雄也客气地向他介绍到:“冯兄,好久不见啊。”然后,他就叫林子月说:“子月,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冯伟律师,是我的老朋友,你也可以叫他叔叔。”林子月微笑着问候到:“冯叔叔,您好。”冯伟意味深长地笑着说:“我终于知道,你这老小子怎么会放手了。”许国雄像是被看透心事一样,并没有回复冯伟,只是笑着说:“来,大家坐下说吧。”

  冯伟坐到沙发上时,他才发现角落里的许孝恩,他看到他的眼里掺杂着各种情绪,他有些诧异地想:“柳凤琴不是说许孝恩傻了吗?一个傻子的眼睛里怎么会包含这么多情绪呢?”虽然他和许国雄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但是他还是听了不少关于许孝恩的传言的,而且这些传言都是柳凤琴传的。他本想当面问许国雄的,可是他又害怕让许国雄难过。现在看来,传言就只是传言,根本不可信。

  许国雄看到大家都到了,他这才严肃地说:“冯兄,我们开始吧。”听到这里林子月有些奇怪地望了一眼许孝恩,而许孝恩爷只是淡定地望了她一眼。冯伟将一个文件夹从公文包里取了出来说:“我已经弄好了,你们双方看一下,没有问题的话,然后签字就可以了。”然后,他从文件夹里取出了两个文件,一个递给许国雄,一个递给了林子月。许国雄拿到文件随便看了几眼,然后就签上了他的名字。而当林子月看到文件时,她就傻了,激动地说:“爸,这不可以。”许国雄看到她的反应有些许气愤地问:“怎么不可以?你是不想照顾孝恩了吗?”林子月有些紧张地解释:“不,爸,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照顾孝恩和接受南山度假区是两码事。”许国雄则一脸坚决地说:“这不是两码事,这是你照顾孝恩的前提条件,你不光要照顾好孝恩,也要管理好这里。”然后,许国雄略带悲伤地说:“这里是孝恩的妈妈留给他的,我一直帮他保管,现在该你帮他保管了,我相信你能做到。”林子月拿着文件不断地问自己:“我能做到吗?真的能做到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