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你不是义务

第七十六章 认真履行义务

爱你不是义务 叶如蝶 3051 2017-11-05 23:01:48

  晚上吃过晚饭后,许国雄叫唐笑笑去了书房。柳凤琴有些惊讶地嘀咕:“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林子月默默地望了下柳凤琴,然后推着许孝恩离开了。

  书房里,许国雄严肃地说:“工作我已经安排好了,你要跟子月一样从底层做起。明天你就跟着李经理跑跑工地,之后给我一份报告。”唐笑笑有些疑惑地问:“从明天开始吗?”许国雄疑惑地看着唐笑笑,唐笑笑这才反应过来笑着说:“好,我知道了爸,我会好好努力的。”许国雄有些疲倦地挥挥手说:“那你就去准备准备吧。”

  从许国雄的书房里出来,唐笑笑看见推着许孝恩从室内电梯上来的林子月,她高兴地一下子从过去拉着林子月的手说:“子月,谢谢你。”林子月也替唐笑笑高兴:“这没什么的,再说爸早都给你安排好了,只是怕你放不下天天而已。”唐笑笑听到林子月的话,她真的有些开始担忧了。于是,她拉着林子月地手可怜兮兮地说:“如果我很忙的话,你也帮我照顾照顾天天好吗?这样等你以后有孩子了,忙不过来时,我也可以帮你啊!”林子月真是被唐笑笑的这个样子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了,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和她一起这样相互撒撒娇,讨讨好了。

  这天晚上是唐笑笑心情最好的时候,她距离她想要的东西终于近了一步。她发誓,就算世界上没有人喜欢她,她自己也要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她看着睡在婴儿车上,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小家伙,她忍不住将他抱起来,然后一脸宠溺地:“天天,妈妈很快就会成功的,你高不高兴啊?以后,妈妈陪你的时间会很少,你可不要怪妈妈哦,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爱妈妈。”说着,她就朝天天的脸上亲了一口,天天好像感觉到妈妈的吻,她对着唐笑笑甜甜地笑着。唐笑笑看着面前这个天真无邪地小脸,她突然感觉到莫名地心酸。今天她好像被她爱的人都抛弃了,那种痛是钻心的,让她呼吸困难。

  第二天一早,唐笑笑把孩子托付给吴婶儿就出门了。可是,吴婶要准备早餐,又照顾一个婴儿,她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地。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唐笑笑离开后,天天就哭个不停。

  林子月一如既往地很早起床,然后下楼走走。今天她一开门就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她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儿了就快速地从楼上跑下来。结果,她就看到吴婶一脸焦急地轻轻地拍着天天的背,希望他在睡一会儿。可是,婴儿好像一点儿也没有睡觉的意思,反而哭的更厉害了。林子月走过去问到:“吴婶,这是怎么了,笑笑呢?”吴婶看到林子月就像看到救星一样,她说:“二少夫人说有点事儿去处理,让我帮她待会儿孩子。”林子月一边接过孩子一边问道:“二少爷,昨晚没有回来吗?”吴婶无奈地摇摇头说:“如果二少爷回来了就好了。”说来也奇怪,天天一到林子月的怀里就立刻停止了哭泣,他的小嘴吧唧吧唧的,林子月喜爱地逗逗他,他立刻就乐开了花。林子月对吴婶说:“没事儿,我看孩子,你去做早餐吧。”吴婶转身拿来了奶瓶说:“好,这是我刚泡的奶粉,你给他喂喂吧,我去做饭。”说完,吴婶走进了厨房。

  唐笑笑来到郁芬住的酒店,她在前台问好门牌号后就直接向楼上走去。郁芬是一个从来都不亏待自己的人,她住的酒店在c市都是数一数二的。这让唐笑笑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她上辈子和郁芬一定是仇人,否则郁芬怎么会这么地坑她。

  她在门口敲了很久都没有人应声,她以为郁芬又出去喝酒了。她有些烦躁地刚要转身时,门被从里打开了。郁芬穿着睡衣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埋怨地说:“你怎么来这么早?都打扰到我睡觉了。”她一边说一边朝里走,唐笑笑就跟着她。

  当唐笑笑走进房间时,她忍不住捂住了鼻子,房间里惨杂着各种难闻的气味。地上到处都是啤酒瓶子,零食袋子,房间的窗帘是拉上的,房间一片漆黑。唐笑笑有些愤怒地拉开了窗帘,强烈的阳光就从外面照了进来,郁芬下意识地用手遮住了眼睛,之后她又在茶几上拿起了一瓶又开始喝。唐笑笑怒气冲冲地两步跨到郁芬面前,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酒瓶吼道:“你能不能不喝了,喝这些有什么用,还不是会痛吗?”听到唐笑笑的话郁芬苦笑地说:“是啊,就算喝酒,我还是会痛。可是,我除了喝酒,我还能怎么办?”说着说着,她一下子跳起来使劲儿地摇晃着唐笑笑的身子,激动地问:“我还能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最后,她就有些泣不成声地,慢慢地蹲在了唐笑笑的面前。唐笑笑有些心疼,她本想去安慰郁芬的。可是,她的手却停在了空中,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安慰之后,她又要怎么威胁她。所以她选择不去管她,她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卡说:“我只有这十万了,你省着点花,房子我也会尽快的找好的。但是,在这段时间我希望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林子月给天天喝了些奶粉后,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八点了,她要去照顾许孝恩,她看了眼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然后,她想将天天抱回她的房间也方便照顾,于是就抱着天天朝楼上走去。

  许孝恩早上一睁眼发现林子月已经不在了,他就一把将林子月的枕头抱了过来。他将枕头抱在怀里闻着属于林子月的独有的味道。他有些犹豫,他该不该放手,他真希望大力查的那些都是假的,是他先认识她,而不是王硕玉。爱情需不需要什么先来后到,我能给她什么,王硕玉又能给她什么……这些看似有答案,却又没有答案的问题始终困扰着他。他爱林子月,真的很爱她,是她给他的生活带来了阳光,带来了快乐。可是,林子月却不爱他,她对他无微不至地照顾只是为了履行一个做妻子的义务。他在心里苦笑:“这是一个多么荒唐的理由啊!”想着想着,他闭上了眼睛。

  林子月抱着天天进来时,她就看到许孝恩抱着自己的枕头一脸平静的样子,看着好像还沉浸在睡梦中。她没有出声,抱着天天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将天天放在床上。然后,她绕到床的另一边刚准备偷亲许孝恩的额头时,许孝恩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把林子月吓了一跳。她尴尬地笑着说:“你醒来了啊!”来我帮你穿衣服吧。就在林子月刚准备拿衣服时,许孝恩看着旁边的一张可爱的小脸默默地摇摇手,然后从桌子上取来手机这下了句话:“不用了,以后还是让大力来照顾我吧!”虽然林子月有些纳闷,但是她还是顺从地应到:“哦,我知道了。”其实许孝恩还是期待林子月能问一句“为什么”的,可是她还是没有问。这让许孝恩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一大截“原来,她就这么不想照顾他。”

  整整一个早上,许孝恩都没有理会林子月,不管什么事儿,他都让大力帮他。而林子月就只是静静地看着。

  这些事儿弄得她有些精神不济,她都没有心情工作了。她有些苦恼地打通了内线将张可可叫了进来。可是,张可可在门口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答应。于是,张可可就有些担心地冲了进来。张可可看到林子月就像丢了魂一样地坐在办公桌前,张可可叫了好几声,林子月也没有回。张可可用手拍了拍林子月的胳膊问:“子月姐,你还好吧?”林子月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她微微地笑着说:“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想跟你聊聊。”张可可一脸不可思议地问:“跟我聊,聊什么啊?”林子月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有些伤心地问:“你觉得一直对你很好的人,他一下子就不理你了,什么也不让你替他做,这是怎么回事?”张可可有些疑惑地问:“子月姐,你问这些干什么?”林子月看着张可可微笑地说“没什么事,只是一个朋友问我的,我也想不明白,所以就问问你。”张可可这才放心地说:“原因很简单啊,就是这个人不在爱她了啊!”听到这句话,林子月有些迫不及待地补充道:“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爱过对方啊。”张可可有些纠结地说:“那这可得深思一下,他们既然不爱对方,那就可能是不想麻烦别人了吧。”

  听完张可可的分析,林子月好像明白了许孝恩的意思,他是不想麻烦她。可是,他们是法律上的夫妻,她有义务照顾他。因此,这里面没有谁麻烦谁的的理论,她不管许孝恩怎么做,她都会认真地去履行自己的义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