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你不是义务

第八十章 别离

爱你不是义务 叶如蝶 3018 2017-11-09 21:56:43

  第二天一早,唐笑笑带着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天天回到许家。林子月看到唐笑笑抱着天天回来了,她就想抱抱天天。结果,当她正要靠近唐笑笑时,唐笑笑却一下子躲开了林子月,并一脸惊恐地看着林子月问道:“林子月,你又想干什么?”林子月委屈地看着唐笑笑说:“我能干什么,你觉得我会做什么?”说着,她就伸手去抓唐笑笑的胳膊。突然,一只强劲有力的手用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林子月生疼地转过身看着一脸愤怒的许顺恩。许顺恩这时才觉得自己抓的力气太大了,他松了松手劲说:“子月,你最近就不要靠近天天了。”说完,他就护着唐笑笑和天天上了二楼。谁也没有发现,唐笑笑转身离去时的那丝奸诈的笑,她在心里说:“哈哈~林子月,没有想到吧,你还有今天。”

  被人怀疑的感觉真的很难受,难受的林子月有些呼吸困难。她拖着有些沉重的脚朝楼上走去。可是,还没有走几步她就眼前一黑差点跌倒,她扶住楼梯一步一步地向房间走去。

  楼梯的拐角处许孝恩看到许顺恩抓住林子月的手腕时,他放在轮椅上的手瞬间就攥紧了。可是,那也只是一瞬间,他还是推着轮椅进了房间。他在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要沉住气。”

  林子月只想回房间休息会儿,结果她刚坐到沙发上,许孝恩就又将离婚协议书放到了她面前。林子月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压力了,她有些崩溃地站起来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逼我?”因为再怎么说林子月也是林家的独生女,父母对她也是百般宠爱的,所以她身体里的那种自尊感,倔强就被激发了出来。她苦笑着说:“好,我签,我签。”然后,她努力地把眼泪压制住,坐到沙发上,拿起笔,果断地签了下去,没有半点犹豫。看到林子月签的如此果断,许孝恩的心就像被一把锋利的小刀刺了进去一样,一阵刺疼。林子月签完离婚协议书后,就去收拾行李了,她边向衣橱的方向走,边有些解脱似的说:“离婚协议书已经签了,以后有什么事打电话就好。”

  许孝恩没有回应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林子月的背影。看着她签完离婚协议书后一副轻松的样子,他的心里并不开心。他爱她,可是她的心里却装着别人,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只是出于义务。如果爱不是占有,那他愿意放开她,祝福她。可是,他的心怎么这么疼,他突然好后悔放开她。

  唐笑笑站在别墅的二楼的窗户前看着林子月,她没有跟任何人告别,一个人拖着行李箱从别墅里走出去。她不由地笑了,她小声地说:“林子月,你也不过如此嘛,没想到这么轻松就可以让你从许家滚出去。”唐笑笑越想越开心。

  林子月开着车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她和唐笑笑以前居住的公寓。因为只有在这里,林子月才能尽情地哭,尽情地去发泄,不会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脆弱。

  林子月不吃不喝地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每次醒来后,又会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这天早上,林子月终于决定起床吃点东西了,可是她刚爬起来就又一下子倒了下去。再次醒来时,她已经感觉好多了,自己也有了力气。她看了看周围一片白色,刚准备起身时,右手的手背上就传来了一阵刺疼,然后她才看到手上的针头掉了,手上就开始流血。这时一个小护士着急地跑过来从药盘里拿出了几根棉签迅速地按住她的手背,温柔地说:“你这输着液呢,就不要乱动了。”

  林子月这才反应过来,她疑惑地问:“这里是医院吗?我怎么会在这儿?我不是在公寓吗?”小护士耐心地回答说:“是啊,你饿晕在家里了,是你叔叔发现及时把你送到医院。”林子月惊奇地问:“叔叔?”小护士认真地点点头说:“对呀,你叔叔。”林子月也没有想太多,她以为是房东把他送过来的,这才安心的躺在病床上休息。

  医院的走廊里,大力对着手机认真地汇报着情况:“医生说,少夫人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饿晕了而已,只要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许孝恩这才放下心来,他挂掉手机,然后快速地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虽然许孝恩是大力看着长大的,但是大力还是有些搞不懂许孝恩。他明明那么喜欢林子月,为什么还要和林子月离婚呢?还让他跟着林子月,照顾他,他真的猜不透。许孝恩之前让他查林子月与王硕玉的关系,难道是因为这个?虽然他并不知道许孝恩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但是他却选择无条件支持他。

  林子月躺在病床上又睡了一会儿,结果由于肚子饿的厉害,她就爬起来正准备去吃点东西时,病房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一个小护士拎了一大包东西走了进来,她有些羡慕地说:“你叔叔真好,还给你买这么多的好吃的。”林子月一想不对啊,房东不没有理由对她这么好啊?于是,她就问小护士:“请问他在哪里?”小护士不以为然地说:“哦,他放下吃的就走了。”林子月看到小护士摆到桌子上的美食,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唐笑笑如愿以偿地坐上了策划部总监的位置。当她进入办公室时,她就兴奋地坐到办公椅上,试了试椅子。然后,她坐到办公桌前,感叹到:“就是这种感觉,一种不在顾及别人,不用讨好的感觉。没想到,我唐笑笑终于做到了。”就在她享受喜悦之时,李经理有些拘束地走了进来,唐笑笑立刻站起来热情地招呼李经理:“李经理,快这边坐。”李经理也没有客气地坐在沙发上。唐笑笑笑着说:“这段时间谢谢李经理的照顾,我才能做得这么好,让爸满意。”李经理一脸笑容地说:“哪里哪里,是总监自己做得好,我也没有帮什么忙。”唐笑笑从饮水机上亲自接了杯水递给李经理说:“您就别谦虚了,你跟着总裁这么久了,对总裁那么了解,又一直都兢兢业业的。”说着,她又故作可惜地说:“哎~如果我是总裁,我一定不会让您只做一辈子小经理的。”

  唐笑笑的这句话说到李经理的心里去了,他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又笑着说:“哎~也没什么,在哪儿不是工作呢?”虽然李经理嘴上这么说,但是他的心里真的有些愤愤不平,在H集团最难的时候,他选择就在这里,与公司共存亡。可是,H集团恢复正常后,他那么努力工作却只做到了一个小经理,还动不动就被许顺恩母子所威胁。唐笑笑看到李经理脸上表情的变化,她意识到自己的激将法起到作用了,也就没有在说什么。她知道,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就好,说多了它的杀伤力也就不够强了。

  林子月在医院也就住了一天,然后就接到了张可可的电话,让她回度假区上班。由于林子月当时并没有仔细看离婚协议书,所以她并不知道许孝恩已经将南山度假区划到她名下的事。她只是理所当然地答应了,她似乎忘记自己已经离婚了,于是她就先开车去了康复中心。

  来到康复中心,林子月没有去找许孝恩,而是去找了李青。她问李青,许孝恩的恢复情况。李青只是递给她一封信说:“这是孝恩让我给你的。”林子月一脸奇怪地接过信问:“孝恩呢?他去哪里了?为什么给我这个?他是连我都不想见了吗?”李青摇摇头说:“对不起,你问的这些我没有办法回答你。”林子月也觉得自己问的有些多,于是她就默默地走出了李青的办公室。

  康复中心的花园里,林子月有些犹豫地打开了信封。

  子月:

  对不起,我不用婚姻的枷锁把你锁在我身边。我没有能力保护好你,照顾好你,所以我愿意放开你,让你寻找自己的幸福。南山度假区我已经转到你的名下了,你一定要经营好它。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一定要像以前一样坚强,勇敢。

  许孝恩留

  林子月看着这只有短短几句话的信,她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为什么要把南山度假区交给她,是离婚的补偿吗?她宁愿不要这样的补偿。

  她突然想起妈妈去世时,也曾留给活她一封信,信里,妈妈也让她坚强,勇敢。那是妈妈留给她的最后一封信,从此她再也没有见过她。林子月突然将手里的信揉成团,然后用力的扔了出去。这封信代表着别离,代表着他们可能永远不在相见,她大声地喊到:“许孝恩,你怎么能对我这么残忍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