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你不是义务

第八十二章 还债

爱你不是义务 叶如蝶 3075 2017-11-11 21:16:23

  林子月刚走到集团大厅就和唐笑笑碰了正着,唐笑笑一把将她拉到角落里。林子月被唐笑笑拉的手腕都快脱臼了,她一下子甩开她的手,然后吃痛地揉着自己的手腕。唐笑笑环顾了下四周问林子月:“你来这里干什么?”林子月放下胳膊,不以为然地说:“当然是来工作的,我现在可是南山度假区的老板,怎么能放弃每一位潜在消费者呢?”唐笑笑竟有些无言以对了,于是她就立刻岔开话题,嘲讽地说:“我看你来这里不只是做生意这么简单吧,你应该是被老公抛弃了,又不敢回家见家人,就来求爸了吧。”林子月一点也不惧唐笑笑的挖苦,以前她把她当朋友,所以处处让着她,可是她现在和她什么也不是。于是,林子月听了唐笑笑的话就哈哈大笑起来。唐笑笑一脸惊讶地看着林子月,林子月的笑适可而止,说:“就算我想重回许家又怎么了,爸相信我,难道你还要在利用一次天天吗?这样我好像也不介意哈!”唐笑笑被林子月气的直咬牙,她没有想到林子月居然着么牙尖嘴利,这好像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脆弱,文静,可爱,热心的林子月了。林子月说完后,就一副轻松自在的姿态越过唐笑笑径直离开。唐笑笑气地直跺脚,她看着林子月的背影,放着身体两侧的手紧紧地攥了起来。她在心里叫嚣着:“林子月,你也别太得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让大家知道我唐笑笑比你强。”

  可是,她们谁也没有发现旁边的大花坛后有个人影闪过。

  唐笑笑气冲冲地回到许家别墅,她刚准备上楼梯就被柳凤琴给叫住了,她看着唐笑笑说:“你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放着天天不管,整天早出晚归的。我告诉你,就算没有许孝恩和林子月,这许家的一切也只能是顺恩的,你就在家好好带天天吧。”唐笑笑一副不屑一顾地问道:“您说完了吗?说完了我就先上楼了。”柳凤琴被唐笑笑气得直咬牙,她决定给她点教训,让她知道这个家的女主人不是谁。

  于是,她就冲上了楼,在唐笑笑正要关门时,一把将门推开。唐笑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横空飞来的一巴掌打的跌倒在地上,她的脸火辣辣的疼,耳朵里也传来嗡嗡的响声。柳凤琴居高临下地看着唐笑笑说:“这一巴掌还是轻的,我告诉你,只要你不打许家财产的注意,我还会像以前一样帮你,就像赶走林子月那样。”说到林子月,柳凤琴突然得意地大笑了起来,她一脸藐视地看着唐笑笑说:“你不会以为林子月真的是你一个人赶走的吗?”唐笑笑不解地看向柳凤琴,柳凤琴接着说:“你别忘了,国雄是个商人,商人都很狡猾,多疑的,如果不是我偷偷地把装着芒果汁的被子放进林子月的房间,你以为你会成功吗?”说完,她走过去捏住唐笑笑的下巴奸诈地笑着说:“所以不要轻易地挑战我,以后我让你干什么,你就乖乖照做明白吗?”就在这时,许顺恩突然回来问道:“妈,你们在干什么?”柳凤琴听到身后传来儿子的声音,她立刻松开了唐笑笑地下巴,转身笑着对许顺恩说:“没事儿,你老婆摔倒了,我正要扶她起来呢。”说完,她也没忘把唐笑笑扶起来,然后掐了下她的胳膊,示意她说话。唐笑笑努力地将眼泪压了下去笑着说:“是啊,你看我都笨成什么样了。”说完,她还刻意地握住柳凤琴的手说:“谢谢妈。”柳凤琴看到许顺恩回来了,自己的气也出了,就转身离开了。

  许顺恩将脱下的西装外套递给唐笑笑说:“我先去看看天天。”唐笑笑微微地笑着点头。当房间只剩下她一个人时,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地流了下来。她以为只要赶走林子月,她就可以成为这家的女主人了。可是,没有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还是被没有逃过柳凤琴的眼睛。

  正当唐笑笑暗自神伤之时,她的手机响了。唐笑笑放下手里的西装外套,有些烦躁地接起电话说:“我不是说了,过几天给你钱吗?”然而,手机的那一头传来的却是一个粗鲁的男人声说:“你是郁芬的女儿吧,快点拿钱来,要不然我们可就对她不客气了。”说完,电话停了一下,接着就传来郁芬的哭喊声:“笑笑啊,你快点来救救妈妈吧。”然后,电话那边就传来了一阵茫音。唐笑笑着急地喊着:“喂,喂喂。”可是,却没有任何响应。她有些着急地转来转去,她已经把自己的所有钱都给郁芬了,现在一分钱也没有,她该怎么办?突然,她像想起什么似的冲出了房间。

  柳凤琴教训过唐笑笑后,心情舒畅多了,她端着杯红酒在房间里慢慢地品着。忽然,房间的门被人敲响。柳凤琴悠闲地坐到沙发上,晃着红酒杯说:“进来。”唐笑笑走进来有些纠结地说:“妈,我以后都听你的,好好照顾天天,帮助你得到一切,我也希望你能帮我一次好吗?”柳凤琴放下手里的酒杯站起来说:“我拿什么相信你?”唐笑笑一下子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对着手腕就要割了下去,柳凤琴一下子冲过去抓住唐笑笑拿着水果刀的手说:“够了,说吧,什么事?”唐笑笑这才放下水果刀说:“借我二十万。”柳凤琴一听惊得吼道:“二十万?你还真是狮子大张口呀!”唐笑笑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当她听到柳凤琴的嘲讽时,也没有露出软弱。柳凤琴看着唐笑笑心想“这样也好,唐笑笑跟她年轻的时候很像,以后说不定是个不可多得的帮手。”于是,她转身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说:“密码是顺恩的生日。”唐笑笑开心地正要接时,柳凤琴又把卡手里回来说:“钱还不还无所谓,但是请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唐笑笑接过卡说:“我唐笑笑从不会失信的。”说完,她就转身离开。

  郁芬蹲在墙角用手抱着头不停地发抖,房间也一片狼藉。三个大汉手里拿着棍子还不停地敲着房间的东西。

  这时房间的门响了起来,一个大汉收到另一个大汉的眼神示意,走过去开门。林子月一进屋,郁芬就迫不及待地喊到:“子月。”她边喊还边朝林子月跑,可是一个大汉眼疾手快地一下子抓住了郁芬。林子月看到大汉不惧地抓住了郁芬,她的心一揪说:“你们不是想要钱嘛,那就放开芬姨。”那个带头的大汉笑着说:“放开她可以,钱呢?”林子月将手里的手提包向那个带头的大汉一丢说:“这是钱,拿了钱就快走。”带头的大汉接过手提包,打开检查了一下,然后示意另外两个人走。

  当讨债的人都走了,郁芬一下子跌倒在地上。林子月吓得扶住郁芬的肩膀安慰道:“芬姨没事儿了,他们都有了。”说着,她把郁芬扶到沙发上,去把房门锁上,然后去找杯子倒了杯水给郁芬,问:“芬姨,你是什么时候来C市的,笑笑不知道你来吗?”郁芬有些生气地说:“你别在跟我提她了,提她我就来气。”

  正在两人说谈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林子月以为是讨债的又折回来了,吓得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唐笑笑看到林子月在这里,她楞了一下,然后就看到坐在一边悠闲地喝着水的郁芬。她把装着现金的手提包往桌上一丢,责备道:“你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不是说会给你钱吗?你为什还要借高利贷?”郁芬完全不顾唐笑笑的心情悠悠地说道:“现在问题已经解决了,你可以回去了。”如果她不是她的妈妈,唐笑笑真的会有一种给她一巴掌的冲动。

  林子月看到唐笑笑和郁芬说话很冲的样子,觉得在这里有些看热闹的嫌疑。于是,她对着郁芬说:“芬姨,我公司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郁芬握住林子月的手感激地说:“谢谢你,子月,如果不是你,阿姨可能就活不到明天了。”说这话时,她还瞟了唐笑笑一眼。林子月谦逊地说:“没事儿,芬姨,我也只是帮了个小忙而已。”说完,林子月看了一眼唐笑笑,然后离开。

  房间里,唐笑笑对着郁芬吼道:“你为什么要给林子月打电话?我宁愿今天你死了?”郁芬听到唐笑笑的话气的转身就是一巴掌,她哭着说:“好,好,那我就如你愿。”说着,她就俯身捡起地上地玻璃片往手腕一划,瞬间一股红色就从郁芬的手腕冒了出来。唐笑笑吓得有些惊慌失措地捂住郁芬的手腕说:“你这是干什么啊?”

  她找了纱布帮郁芬包扎好伤口,她看着郁芬的伤口终于忍不住地哭了起来。郁芬一时有些惊慌,她从来没有见过唐笑笑哭,就连她父亲离世,她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她轻轻地抱过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