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见初心

第二章 我的闺蜜

一见初心 海鹏文书 2598 2017-04-25 22:58:55

  平茹是我大学同学,有点儿胖,有点儿乖,一个可爱的小胖子,和许多故事一样,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好到别人以为我们是真情侣,然而在这该死的年代,居然还有什么所谓的闺蜜和红颜知己。

我总说我去韩国学整容。能帮她抽个脂啥的

然而在这段美好的大学时光中出现了张志。

张志是平茹的老公,他俩认识也是够奇葩的,不像电视电影里那样浪漫,也不是一个雨后的邂逅,张志是个电影售票员,再就是倒卖个玫瑰花啥的,平茹喜欢他的老实可爱,可是可爱的男人如何给你安全感了,瞬间只觉得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当时我想。

但是我却是无能为力。

和许多爱情故事一样,他们在一起了。

张志说:他爱平茹胜过一切。

平茹说,除了他,这辈子都不会看上其他人一眼。

我对平茹开玩笑说到:我比他棒。她却很认真的想了想说:不可能。

四年前,我是陪平茹去校门口电影院看电影,偶遇的张志,张志搭讪,他们顺理成章认识,后来据说他们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我想这平茹也太他妈单纯了吧。

一次赶巧他俩吃饭我邻位,顺便借口拼了个桌当蹭饭。不蹭也罢,一蹭这个后悔,俩人点了个小葱拌豆腐,我还倒搭一笔小款。看着他们,心酸的不得了。后来我问平茹:他哪儿好?

平茹说:比你好。

具体不知道什么时候文子和平茹顺理成章的成情侣在一起了,张志大学没读完就不念了,所以平茹总是逃课去见她。至于她俩的故事我知道的也不多…

2010年冬,期末快考试,平茹一个月没来上课,我打电话给平茹,电话那头穿来飕飕风声,我说:你在哪?她说:外地呢,啥事儿?我说:期末要考试了你得来上课啊。平茹挂了电话,最后一句是别他妈废话。

至于这一个月干嘛去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他们离别于2011年,原因是张志要去上海,说在这小地方混下去也不能给平茹幸福,索性出去拼搏一把,成功了就回来娶平茹,失败了,就让这感情告一段落。平茹送完张志回来找我,我看到她得时候,她站在我宿舍楼下,低着头,头发已经从短发长到披肩,她说:张志走了。说完哇的哭了。

那天,我当陪客跟平茹满大街的溜达,忽而拎两瓶啤酒坐在道边猛灌,忽而去KTV狂嚎几曲,从红旗街穿越到一个巷子口,再从另一个巷子口出来,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奔走。途径之处,满满都是平茹的忧伤。你说我一大男人天天陪你逛,幸好没女朋友,这要不然,我还不吃不了兜着走……

平茹说:我想张志了。

我说:丢了就是丢了,难过也是多余。

平茹说:文书,你不懂。

我苦笑

她低头沉默:你去过漠河吗?

我说:没

她说:那里的星星很美,那里的白桦林很美,那里的雪雕很美,那里的房子,大地,树梢,都被雪覆盖,那里很冷,风都是白色的。

我说:张志带你去的?

她说:恩。我们一起贩卖电影票,倒卖玫瑰花,卖过眼罩,在天桥上卖过衣服,我们在大街上摆个手机贴膜的小摊。每赚到几千块,我们就出发,我们去了青岛,去了济南,爬了泰山,长白山,五女峰,我们去了哈尔滨的冰雪大世界,还有浪漫古城稻城,最后我们到了中国的最北边,漠河。

那天平茹话出奇的多,但没怎么爆粗口。送她回寝室,看着背影穿越路灯打碎树叶的影子,那么倔强。

一个月后,我们几个朋友去酒吧嗨夜生活,喝的支离破碎。酒毕,平茹扶着路灯狂吐,紧接着飙泪。长春的夜晚,寂寥而灯火通明。平茹拿起电话拨通个号码,喂,张志。我想你了……

那天文子说什么我不知道,只不过之后平茹说了声好就挂了电话,再就找个地儿接着喝,接着吐。

2012年,平茹上课的次数逐渐变多,以往即将劝退的挂科条目一点一点重修过来。张志电话也逐渐频繁。我问平茹打鸡血了?

平茹说她有了新的想法。

我不懂,这妮子!

2012年6月年我们顺利毕业,聚餐大家谈论自己的梦想和未来的憧憬。

平茹说,我愿做星空里的雪雕,驻守在一个美丽的地方,一个季度足以。

许铭说平茹矫情。那天我们喝的昏天暗地,平茹说她得未来光明无比。

领了毕业证,平茹潇洒的背着行李包去了上海。我相送。

站前等车,我说:平茹你是我最佩服的人,真他妈的佩服。

平茹说:你是我见过废话最多的人,真他妈的废话。平茹傻笑。

我心想:这妮子真傻还是假傻。

看着她圆润而倔强的身影拎着大行李包消失在车站的梯道口,我突然觉得我好像真的和她说得一样,不懂。

2012年是大家人生的转折点,全军分散世界各地。不过我们依旧联系,大学那份情,少见。

毕业后我与平茹频频通话,我得知她在上海找了份文秘的工作,从而和张志开始了粗茶淡饭的生活,他们依旧他们的贩卖电影票等事业。

我说:你丫真闲得蛋疼。

她说:老黄,你不懂。

2012年底,事务不多,我请了长假,莫名的有种想走一走平茹的路。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我出奇的订了套票,先到了哈尔滨看冰雪大世界,之后穿越东三省,从山海关路过前往山东,攀爬了泰山,徒步穿越十八盘到山顶看日出。紧接着游行了济南,青岛又奔回东北站在长白山天池边缘呐喊。一路火车跌跌撞撞,喧喧嚷嚷。途经北方看着窗外皑皑白雪,晨起听着早间新闻。挑着盒饭里的红烧肉,一路奔至漠河已是夜晚。零下40度,那中国的最北部。下了车,我惊呆在原地,那里的星星飘洒整个天际,美轮美奂。第二天到达图强,接着一路北行,穿过大兴安岭望不到边际的白桦林。那里的冰砖剔透,那里的雪雕驻守。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平茹的话,我愿做星空里的雪雕,驻守在这美丽的地方,一个季度足以……

白雪皑皑的世界,依山而建的村庄,烟囱冒着浓烟。我仿佛看到了平茹和张志走过的路。哈气朦胧了双眼,我缩在领子里给平茹打电话:平茹,我到中国的最北边了,真的很美。

平茹说:你丫真闲的蛋疼。

我说:胖子,我懂了。

平茹笑说:玩的开心点,我和张志说好下一步去泰国。

那段时间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平茹的想法,好像看到了平茹在大雪飘洒的道路上奔跑,而张志在后面看着她,眼神那样清澈。

平茹问张志:你爱我吗?张志好像在说:你就像是这世界的风雨蓝天,而我却不想路过这风景,即使花开两朵,天各一方我也要找到你,因为:我爱你!

一切一切都蓦然笃定,是啊。

原来这就是爱情,就这么简单。他带你穿越丛林,奔赴最美的地方,他为你一路彷徨走过原点。你们跌跌撞撞,你们攀爬过悲凉的秋季,你们不等年华老去,不等悲欢离合,这一刻他爱你,就带你去这世界上最美的地方看星星,就像驻守最美星空里的雪雕,哪怕一个季度。也奋不顾身。一切都那么简单,何须废话。

想起那天平茹醉酒给张志打的电话。

平茹说:张志,我想你了。

张志说:那毕业来上海吧!我养活你。

平茹痛哭流涕,说:好。

此时我站在远是风景的漠河,抬头望着满天星空…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海鹏文书

白雪皑皑的世界,依山而建的村庄,烟囱冒着浓烟。我仿佛看到了平茹和张志走过的路。哈气朦胧了双眼,我缩在领子里给平茹打电话:平茹,我到中国的最北边了,真的很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