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生

陆.分别

一生 夜家玄子 930 2017-04-15 17:59:12

  “唔——”夜翎墨刚醒来时感到一阵的神清气爽。他睁开眼,恍然发觉这不是他的房间,他忽感觉到这帐子有些熟悉……

  就像是那个小丫头的。

  他忽瞟到一旁悬浮的一盏油灯,一样的式样,可是灯上的曼珠沙华却衬了叶子……

  像是猜到了什么,恍恍惚惚的,他猛地看向身侧——

  少女樱唇微张,均匀的吐息声让夜翎墨一阵心动。夜翎墨忽看到她肩上一处青紫的痕迹,不由一阵心慌。

  他……昨晚是……

  他蹙起眉头,手轻轻覆上她的脸。

  你怎么那么傻啊,不知道女子的贞洁是很重要的么?

  动作的确很轻,可向来警惕性很强的玄凌幽顿时睁开了双眼。

  “夜……夜翎墨”她有些喑哑的声音让夜翎墨又是一阵怜惜。

  “嗯,我在呢。”他伸手搂住了她。

  不知为何,她眼中忽滚落了一串泪珠。是在叹息着什么吗,亦或是,感叹。

  “幽儿,”男子低声道,“嫁给我吧。”

  少女静了一会儿,轻轻点了点头。

  “还早呢,再睡一会儿吧。”

  郊外。古道。

  “幽儿,我要回去了。”夜翎墨只留了短短三天,“抱歉啊,等我回去向母亲他们说明再来接你,好不好?”

  “……”玄凌幽没说话,清丽的眼眸,似乎在隐忍些什么。

  的确,她这么要强的女子,又怎么会出声挽留一个男子呢?哪怕,她已是他的人了。

  “幽儿,这枚玉珏你先留着。你等我,等我来娶你。”

  说着,夜翎墨取出一枚月牙型的紫玉,上面穿着八色缨络,在日光的照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丝丝缕缕的,慢慢透了出来。玄凌幽不动声色地收下,她轻轻抿了抿双唇,却什么也没说。

  “那么,我走了。”夜翎墨心中轻叹一声。

  这也不怪她。谁让他爱上了这样一个倔强的女人呢?何况,那么多年,那时被赶出来,她才九岁吧。

  也不知道是吃了多少的苦才这样挺了过来。

  在他转身的刹那,玄凌幽动了动,她忽地从后面抱住了他。

  “早点回来。”

  夜翎墨听见少女清丽的声音,不禁笑了笑。鼻息间充弥着她身上独有的馨香。

  “好。”

  男子熟悉的声音,让她一下子放下心来。

  “那我等你。”

  话音未落,少女便不见了。夜翎墨忽感觉腰间被塞入了什么东西,他取出一看,是一个荷包。

  那是月牙的银白绸缎,压上几条银色的水纹,手打的精致蓝色丝络,上面绣着一大簇怒放的曼珠沙华。夜翎墨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细心折叠好的纸片。

  “生生世世一双人。”娟秀的字体,淡淡的墨香。夜翎墨看罢一笑,轻轻把纸片放了回去,又将荷包珍宝似的放在胸口。

  “我,一定尽我全力来诠释这句话。”

  他嘴角微扬,满是少年人的自信。

  可又是谁知,他们今生今世的结局。一如那一世——

  耳边,唯有哀鸿在轻轻歌唱着他们的故事。

  这是第二世了,可是,他们的结局,依旧的不解人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