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生

伍.封印,命危

一生 玄xm 1355 2017-04-14 17:29:49

  玄凌幽与夜翎墨告别后便到了密室,她攥着手中的匕首,紧紧地,似在害怕些什么。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很想帮那个人。那个,“初识”的男子,夜翎墨。

貔貅也是感知到了她的异常,但它没动,只在玄凌幽靠近时猛扑了上去,尖尖的牙直向她的脖子咬去。

“啊!”玄凌幽没料到它竟然会主动向她攻击,惊叫了一声,忽然一阵白光将她带向一旁。

玄凌幽定睛一看。是他?是他!

夜翎墨不知何时换了窄袖束腰的武衣,长发直束,手中的长剑更衬得他英气逼人。

貔貅深知自己的封印正在减弱,便蓄力一挣――啪,那手腕粗的铁链竟节节寸断!

貔貅鄙夷地藐了一眼护着玄凌幽的夜翎墨,如闪电一般飞蹿了出去。夜翎墨将玄凌幽打横抱起,送到床上,转身便要走了。

“夜……夜翎墨,”玄凌幽突然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袖,像是在害怕什么,“你去哪?”

夜翎墨淡淡道:“封印它,是我的职责。”

“你带上我,我帮你!”玄凌幽猛地站起身来。

男子侧身,定定看着少女,似要就这样把她记住,永远不再忘记。那么幽深的目光,让一向识人清晰的玄凌幽都看不透。

夜翎墨忽伸手将玄凌幽扯入怀中,紧紧地抱着她:“不,你在这,好好待在这。我去就好了。”

动作是那么唐突,可玄凌幽却毫不厌恶,反而伸手环住了他的劲腰。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玄凌幽这样想到。

“嗯……一切小心……我,等你”

“好。”

这承诺,一如7年以前,夜翎墨承诺之时。不过她不再是那个傻傻的女孩,他也再不是那个白衣翩翩的少年。

现在的她是冷若冰霜了无家人的少女,他是那个撑起家族重担的男子。

七年恍如一梦中。他来了,梦便醒了。

可是,夜翎墨这一去便是2个时辰。玄凌幽抽出自己的双股短剑,深吸了一口气,走向外头。

她走得越来越快,像是,怕追不上什么。

而这厢间,夜翎墨的体力已达到了极限。

“嗷呜――”貔貅仰天长啸,沾了鲜血的尖齿发出闪闪寒光。

夜翎墨没有躲,只轻轻念了一句诀,手上也结了个手印。

只差最后一遍,他便要以他的命来封印它了!

他脑中忽闪过女孩的声音:“墨哥哥!”

他伸手,却怎么也触不到她的笑靥。

在他孤注一掷之时,玄凌幽已赶到了。

一阵剑光狠狠的斩向貔貅的双眼,于是如预料中的一样,绿血染上了它的眼。

“嗷呜――”

玄凌幽不敢滞慢,又一挥手砍断了它的前爪。

夜翎墨也缓了过来,伸指蘸着貔貅的血画了咒文。一阵强光闪过,貔貅痛呼一声,但也无济于事,就这样腾空消失了。

“你还好吗?”玄凌幽喘了口气,转向身侧的男子。

她还是来了……终于来了……

夜翎墨眼中笑意蔓延:“没事。”

玄凌幽点头,却在下一秒夜翎墨就这样倒在了她肩上。她惊了惊,伸手扶住了他,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掠回她的房内。

夜翎墨,你不能死!

若你死了,我便要这天下为你陪葬!

心中闪过诸此言语,玄凌幽也未愣神,请来了最好的大夫。

“这……是精元大损啊。”南宫玉把手指从夜翎墨的腕上拿下,皱了皱眉。

“可有法子医治?”玄凌幽一颗心悬了起来。

“有,不过……”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不过需要……双修啊。”南宫玉默默看了一眼玄凌幽,然后起身告退。

玄凌幽愣住了,她把南宫玉送出门,然后坐在了床榻边上。

她望着男子憔悴的眉眼,竟有雾气弥漫上她双眸。

救吗?若是救,那么便是要……

若是不救,那么他会……

会死。

一股熟悉的感觉弥漫在她心间,她垂下了眼眸,俯身吻上了男子的薄唇。

轻柔一拂,纱帐的红帘便落下了……

一如三千年前,他轻轻挑起她的大红盖头。

一如七年前,他怜爱地望着她的脸颊。

玄xm

啊,我一天一更是不是太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