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生

拾壹.所谓死别

一生 夜家玄子 1051 2017-04-16 23:28:11

  殷灵笑嘻嘻地躲在暗处,看着玄凌幽一口饮尽那杯酒。

  “呵呵,贱女人,你,等你变身之时,夜哥哥一定会讨厌你的!”殷灵迫不及待地看着玄凌幽。可是这一等两等,怎么也没见到玄凌幽毒发。

  她也未想想,能唤出凤凰伴舞的,会是普通人吗?

  “该死,难道那丹药坏了?”殷灵不禁恼怒地再向那杯中弹出一粒魂丹。

  仿佛看到什么一闪而落,直直投入玄凌幽的杯子。夜翎墨察觉了什么,便四周一看——却什么也未发现。夜翎墨轻轻换了两只杯盏的位置,把玄凌幽的放在自己面前。他浅笑,昂首饮下,玄凌幽正诧异他那突兀的举动,殷灵便冲了出来——“夜……夜翎墨!你快吐啊,快吐啊!那是妖灵,你吃不得!”

  可夜翎墨已经吞下了!

  吗他转头对向殷灵,冷冷道:“妖灵?你,竟敢给幽儿下这种药!还好我及时发现,先她一步饮下了,不然你是不是想让她变成妖兽啊?”

  “妖灵?夜翎墨!”玄凌幽刚刚听得,便嚯地站起身来。

  妖灵,除妖以外,服用者皆会成为妖兽,失情失忆。而若是妖精服用,即会灭其魂魄!

  “谁让你这样对她!对她这么好、这么好!凭什么啊!”殷灵也不管不顾地大吼出来,“不过活该,她也服下了!”

  玄凌幽和夜翎墨皆是一惊。

  “什么?你!”夜翎墨连忙拉起玄凌幽细细检查。

  没一会儿,他便发现玄凌幽身后出现了一条狐尾!

  “幽儿,走!我马上作法保你!”夜翎墨不顾自己身体中的那份生生撕裂他的疼痛,硬是施法带玄凌幽到了玄凌幽房中的密室。

  不知夜翎墨低声念了句什么,他的指尖忽滚落一串血珠,恰落在那油灯上。

  雾色弥漫……夜翎墨紧紧拉着玄凌幽快走。鲜血仍在不停地流着,幻化为丝丝妖气。

  血色沉浸在这雾的底部,玄凌幽只急急地让夜翎墨停下:“墨!不要这样!你会很痛的!”

  夜翎墨没顾她的话,他仍笑着,仿佛什么事也没有,一如寻常。他伸手抚上玄凌幽的长发:“幽儿乖,再叫我一声墨哥哥。”说完,雾中便出现几个戴素色半脸狐面具的人,在雾中广袖翩翩。似有似无的吟唱声,那是青花的音韵。他笑着,眼中的隐忍又那么眷恋,看得她心痛如绞。

  “墨……哥哥……”玄凌幽恍惚了,但也忽地意识到夜翎墨封住了她的法门。

  “幽儿,乖,以后我不在了,一定要多动脑呀!”

  夜翎墨如旧地调侃了一句,但这也是,他最后给她的嘱咐了。说完,他拿出一支玉笛放在唇边,含笑望着她。

  笛声骤起,一阵光芒闪过,云雾渐渐接成一条条丝缎,不断蔓延到玄凌幽身上,一丝一丝拔去她身上的毒。一点也不痛,只是像他一丝丝地抚摸着她的发,那样温润。

  “不要啊!”玄凌幽泪如雨下,却做不得什么。

  “幽儿……我爱你。”夜翎墨笑着,幽蓝的眸子渐渐黯淡下来,他的指尖也透明了起来。

  玄凌幽挣脱他的咒,快步跑向他——

  可是……终究是迟了,夜翎墨在最后一刻俯身吻向她——那倾城的温暖就只有那么一瞬。

  “夜翎墨——”雾色逐渐散去,徒留玄凌幽一人在原地重重跌落。入眼的,只剩那漫天哀鸿。

  血色散去,一如他们的往事,在这一刻全部黯淡。

  那血色的悲哀,蒙上了玄凌幽的双眼。

  “想起来吧……占卜之女!”

  不知是谁,在玄凌幽耳边这样说道。

  玄凌幽渐渐陷入昏迷。

夜家玄子

唔,的确写得不是很好呢。但是,夜翎墨的死,本小玄还是非常伤心的说。   不知道各位读者大大们怎么看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