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生

拾伍.南宫(一)

一生 玄xm 1064 2017-05-25 23:33:20

  玄凌幽睁大她的水眸,眼泪不住地再次狠狠落下。

多像啊……这,这是有多像夜翎墨啊!

但是,她是不是又要害死他了呢?

“死”这个字突然狠狠刺入她的心里。

魂魄丧失,是永世不得超生的。这就意味着,夜翎墨会在一年之后,永远地,离她而去!

那么,到那时,哪怕她穷碧落、下黄泉,都再找不到他了!再也找不到了!

但是,她知道,还有一个人可以救他。

南宫云月。

南宫乃是第一医家,与冥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南宫云月则是这一任的家主。

夜已深。云外,月,依旧高高地在那端悲悯地看向这人世间。几千年、几万年,都不曾变过。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玄凌幽凛然回身足尖一点,没多久,她便到了一座长长的石桥旁。蓦地,她回首,再次看向那个远远的宫殿――那里,还躺着她,最爱最爱的人啊。她知道,这一去,她便再不回来了。

用力闭了闭一对明眸,她远远地蹿向桥的那一头。浓浓的雾霭掩住了她的背影,仿佛这个人从不曾来过。

那一头,便有船家了。

她果断地踏上那只小巧的乌蓬船。红红的灯笼映照着水面,说不出的神秘。

耳边只是一下又一下的划水声,没多久,玄凌幽便看到了一户户邻水的人家。檐下,都挂着一盏与船上一模一样的红灯笼。

“哎,丫头,你怎的来这了?是不是家里有人生了重病啊?”摇船的老人和蔼地问道。

“是的……我的夫君生病了,我特来找南宫家主去看病的。”玄凌幽看着老人随风飘动的白发,看着老人脸上沧桑的皱纹――她的心中是羡慕的。能与一个人安稳地到白头,这是如何的幸运啊!

“唉,丫头,你可知这代价不是寻常女孩子家能出的起的!”老人叹了一声,劝道。

“他是我夫君。”

只是淡淡的一句,玄凌幽语气中却是不可违抗的坚定。

“唉!”老人遗憾地长叹一声,然后沉默地继续摇船。

长长的沉默。

“船头这个女孩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吧?”老人想到,却没有把她与那掌握天下一切的玄王联系在一起,“只是可惜是个痴情人啊!”

只见那女子一身纯红及地长裙,到了末梢的地方开始用银丝细细织成飘逸的云纹。头上则是一支雅素的银簪,松松一绾,成了一个斜斜的低髻。

可惜了这样一个好女孩家!

没多久,玄凌幽就到了。她下了船,微微躬身,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哎――”老人本还想再劝,可再没找见她的身影。于是,老人只得长叹一声,默默撑着船离开了。

南宫家不是很难找,玄凌幽不到一刻钟便到了府门口。古朴的楠木香,檐下挂着一盏又一盏的红灯笼――正是她一路上都看到的。鎏金的三个大字,苍劲有力地写着“南宫府”。

扣环是青铜的,兽头。静静地安在朱红色的大门上。玄凌幽还没伸手,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玄子,家主已等候多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