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生

拾陆.南宫(二)

一生 玄xm 1136 2017-05-28 00:20:10

  那传话的小厮也不过到她肩头那么高,却偏要装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但是时间久了,玄凌幽发现,他并不是装的,只是一直都这样。

“你几岁了?”走着,玄凌幽忽然问道。

“十二。”稚嫩的声音,却是老气横秋的。

“……”玄凌幽皱起眉头,不做声了。

还这么小啊,就已是这样沧桑了。他过的,又是如何的生活?这南宫府,又是怎样的日子?南宫云月,又是怎样的人!

迟疑了片刻,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家主唤我‘怨烟’,”孩子的语气有些轻快起来,好像在说着什么开心的事,“取自‘春雨杏花满清明,追思犹怨水烟轻’。”

“是个悲伤的名字呢。”

“是啊,但是我很喜欢。”

“为什么?”玄凌幽生生停住了脚步。

这么一个悲伤、甚至不吉利的名字,这个孩子为何如此喜欢?南宫、南宫,你怎么会让这样一个年少的孩子变成这样!你是医者啊!

男孩也停住了脚步,淡然微笑道:“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也没等玄凌幽答应,他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在这之前,我没有名字。”

“我刚生下了没多久,父亲就另娶他人,反倒休了我的母亲。

“你知道为什么吗?呵,因为,我是个男孩。

“他不喜欢男孩。在我母亲的以命威胁下,他没有杀了我。

“我的母亲好恨啊……她不给我取名字,也未曾给我吃过一顿饱饭――每天,都是像猪食一般的清水泡霉饭。

“不开心了,就骂我一顿;遇上不顺心的了,便对我拳脚相加。

“后来,我得了一场重病。她不管我,还用鞭子抽我让我去为她倒粪桶。

“我又累又饿,头还晕乎乎的,没留神就栽在了田野了。

“正逢雨季,那天正好是清明。我醒来时,便发现自己是全身清净地躺着家主的怀里。

“他给我取名‘怨烟’,其实也是想让我把一切怨恨放下,随烟散去。”

玄凌幽震惊了!

无论是那一日的初见,还是摇船老人的劝告,都说明了这个男人的怪异。他这样的人,又怎会做出救怨烟的事来呢!

“世人都错了。他们都说家主是如何的阴霾,如何的暴躁。却从没发现,他也是一个善良的男人。不然――他为什么要学医呢?”怨烟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尘土,转头对着发怔的玄凌幽笑,“玄子,该走了。不然迟了可不好。”

步履匆匆,玄凌幽脑中一片混沌。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是随着怨烟的引导走向了宅院深处。

“到了。”

玄凌幽回过神来,环顾四周――

没有老儒般的药圃,也没有普通医者的遍地药材,有的,只是一棵棵树。一棵棵大树。

若是仔细看去,定会发现那树后的东西。玄凌幽远远望去,只看见一片雾茫茫。她暗自许了个御风术,吹开了那一层层的雾霭。

那是一朵朵似是青铜雕刻出来花朵,却挥舞着双叶,摇晃着躯干。玄凌幽侧耳听去,听得一阵虚无缥缈的歌声。

那么轻那么轻,仿佛再重一点,它就会消失。

但是玄凌幽不会忘记这声音。

这是上一世,夜翎墨消失时吹的那首曲子啊!

便是这般静静听着,玄凌幽泪如雨下。

“――你来了。”

背后,传来谁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