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全息之石

016 这些诺言,就像疲倦了的蝴蝶

全息之石 嘉月格格Doria 2934 2017-04-05 18:37:31

  第五章:外婆

  晚风轻拂

  白浪逐沙滩

  没有椰林缀斜阳

  只是一片海蓝蓝

  坐在门前的矮墙上

  一遍遍怀想

  也是黄昏的沙滩上

  有着脚印两对半

  那是外婆柱著杖将我手轻轻挽

  踩着薄暮走向余晖

  直到夜色吞没我俩

  许多时光

  在回家的路上

  1

  乡村的夏天,不像城里那么炎热。柔和的夕阳,绚丽的云彩,湛蓝的天空,一家家房顶上都升起袅袅炊烟。老人们悠闲地坐在树下的摇椅上,摇着草扇,孩子们簇拥在老人们的膝盖边,雀跃欢笑,跑得满头大汗,妇女们从窗户探出头看,喊着爷孙们进屋吃饭啦。

  于是,夕阳西下,到了宁静的夏夜。蛐蛐唱起了动听的歌曲,风儿吹过草丛发出“沙沙”的声音,小径旁的河水浅浅的,清清的,河底砂石颤动,清晰可见。我听见不远处的海水卷起浪花也在跟着轻声伴奏,组成这一首婉转优美的乡村之乐。

  那是一条叫做“观音岭”的大海。是这乡村一道独特的景观。

  观音岭位于陆丰市碣石镇北与金厢交界之处,始建于明代,因岭上有观音禅淙堂(水月宫)而得名。岭下海滩长达八千米,沙白、水清、浪小,是一个理想的天然游泳海滩。岭前奇山众多,最出名要算是当年周恩来、叶挺同志当年抢渡香港下海处的龙石。书法家赖少其赋诗刻于龙石上,诗云:“洲渚夜如釜,遥天一砥柱。抢渡竭石湾,猛如下山虎”以纪念几位伟人。

  在我小的时候,观音岭的外来游人还不多,那时候的海水特别清澈,沙滩上也没有散布的垃圾,来这儿看海的人也都是村里的人,大家都很熟悉,四周也很安静,没有那么多的嘈杂。这儿没有外面的度假村那些美丽的椰林和玩乐设施,但是,这儿有美丽的夕阳,干净的沙滩和清澈的海水。这儿,曾经还有我最爱的外婆。

  第一次来到这座乡下村落的时候,我5岁,爸妈在城里刚落户,单位忙不过来,就把我给送到这里来寄养一段时间,舅舅们也是刚出远门打拼,外公早在我出生之前就去世了,我的到来也正好给孤身一人的外婆做个伴。之后上学了,每年的寒暑假我都会过来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远离城市的喧扰,好好地陪伴外婆。所以在我的记忆里,童年都是跟着外婆长大的。

  外婆患有糖尿病,她跟我说是因为她年轻的时候在制糖工厂干活,吃了太多糖所致,所以她从小不给我吃糖,要吃看我吵得欢,才给了我那么一颗两颗。也许是因为怕这个病烦扰到家里人,早年的时候,她便坚持不愿意搬到城里去跟刚刚落户的舅舅们住,只愿自己一人守着这座老房子。在我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她不愿离开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这里满是她跟已逝的爱人的回忆,我那从未见过面的外公。

  我从小被外婆当成宝一样护着,她总夸我懂事,可是我始终觉得自己不够懂事,因为我直到她离去的那一刻,都没能为她做一件完整的事儿。

  那时候,我喜欢跟着外婆去买菜,菜市场里总是有一湾又一湾的泥坑,我总是牵着外婆的手跳过去,偶尔踩到泥坑溅起一地的脏水,也乐此不疲,仿佛只要跟在外婆身后,天塌下来都没什么好怕的。

  因为我很喜欢吃鲜虾,外婆便省吃俭用地给我买,每次做好端上桌,她又会一只一只地帮我剥好,将虾肉给我,自己吃剩下的虾壳,我不解地问外婆你怎么喜欢吃那么硬邦邦的东西?她却笑得理所当然,说什么硬邦邦,这个虾壳不知有多营养,补钙呢。

  那个时候我是一个调皮的小屁孩,从不愿意好好吃饭,蹦上蹦下的。于是乎,一日三餐,外婆便在饭粥里下工夫,上午熬甜米粥,中午熬虾仁粥,晚上熬绿豆粥、百合粥,谁知我还是不愿意好好吃饭,她没有办法,只能拿出本子给我画小人儿,看到一个个有趣的小人儿,我才得以坐下好好吃饭。

  这样坚持了下来,竟也画掉了十来本厚厚的本子,当长大后我无意翻到这些本子时,还能清晰地看到曾经的饭桌上,外婆曾是多么用心地一笔一画、费劲心思地哄我吃饭。

  在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下,我终于一点一点地长大了。

  我爱我的外婆就如同她爱我一般。我告诉外婆,等我长大后我要买全世界最好的裙子给她穿,带她去她梦寐以求的北京看最尊敬的毛主席,还要在天安门旁边买一栋大房子给她安享晚年……外婆说好啊,好啊,阿嫲等着小馨长大,等着小馨赚大钱。于是我便日夜盼望着长大,殊不知长大了,却是到了离开外婆的那一天。

  7岁那年夏天,爸妈从县城下来,带着已经安居乐业的好消息,说是我也到了上学的年纪,要把我接回县城去。

  那天,我哭着躲在房间里不肯出去,我害怕他们把我带走,带离这个习惯了有外婆在的世界。

  最后还是外婆说服了我,她说小馨,你不是告诉过阿嫲你要买很多东西给阿嫲吗?如果没有上学,没有学到本领,那么就赚不到钱去买这些东西。我泪眼婆娑地问,外婆您没了我怎么办?我不想让您一个人!

  外婆笑着说,还记得阿嫲之前跟你说过的学校吗?那里有很多小朋友,也有很多老师,他们会教你很多知识和做人的道理。村里没有学校,呆久了没有出路。小馨你听话,阿嫲答应你,在这儿等你,以后你放假了就过来陪阿嫲,阿嫲还给你做好吃的,还带你去观音岭看月姑姑,好不好?

  我点点头,终于答应了跟爸妈走。

  犹记得离开村庄的那天,外婆在后面跟着车子走的画面。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个饱受沧桑的老人,眼里流淌着滚烫的泪水,她一直跟在车子后面喊着什么,我却什么也听不见了,一直到她的身影化作黑点,再也见不到了,我的眼泪才夺眶而出。我知道,她比谁都舍不得我,可是我们都没得选择,就像我没得选择上不上学一样。

  我开始在一个叫做汕尾的城市生活。这里的生活跟村里的完全不一样,这里没有村里开得芬芳的野花,没有村里清澈见底的小河,没有可爱的蛐蛐的叫声,没有一望无际的大海,没有那个最最疼爱我的善良的老人。我开始读学前班,读小学,读初中。随着年龄的增长,学业的繁重,便是少了回乡下的次数。之后的外婆也在舅舅们的开导下,跟着舅舅到了其他大城市生活,逢年过节那么几天回乡下,我才得以见到她。

  她一如既往地疼爱我,偷偷地给我塞好多零花钱和她从城里带回来的有趣的小玩意,有时是一些图画本,有时是一些小玩具,再长大,就是一些课外辅导书和写字笔,我乐此不疲地收起来,抱住她说谢谢阿嫲。她笑呵呵地像小时候那般宠爱地摸着我的头,在她的怀里,我仿佛还是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屁孩。

  我一天一天长大,外婆也就一天一天老去。

  后来,最后一次见到她,我十四岁,在她病危的床前。我嗷啕大哭,她却笑得依旧慈祥。

  我说阿嫲,我学会了做最甜美的虾,等你好了我做给你吃,到时候你不要再吃虾壳了,要吃虾肉,虾肉才有营养。阿嫲,我现在开始学做饭了,我会做你平常最喜欢做的甜米粥了。阿嫲,我现在很努力地读书,我以后会赚很多钱,我要带你去看天安门,带你去北京旅游。你现在走路不方便,没关系,等你起来了,我陪你去看观音岭,去沙滩上散步,你不是说你最喜欢在海边散步的吗……

  她说,小馨,阿嫲的乖孙女,不哭,你已经长大了,答应阿嫲,好好听爸爸妈妈的话,做个好孩子。阿嫲只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可以去见你阿公了,在那里,你阿公会陪着我散步,就像从前一样。

  说完这话,她就走了,走得很安详,走得悄无声息,平平静静,像她平时睡着了一样。这个一生潦倒贫困的老人,终于在这一刻得到永远的安宁。

  我终没有实现我的承诺,莫说是带她去北京,在天安门旁边给她买一栋大房子,就连最简单的,亲手为她做一顿饭,最后一次陪她去海边散散步,都没有做到。

  这些诺言就像疲倦了的蝴蝶,缓缓飘落,静静收拢它们一生飘零的瞬间,被淹没在层层黄土之中,悄无声息。也许,停留在我记忆深处让我最遗憾的,也就是这些还未实现的诺言,以及我还未对外婆说出口的那句话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