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全息之石

012 你看着我的眼里,是在看另外一个灵魂

全息之石 嘉月格格Doria 6690 2017-04-05 12:06:56

  2

  午夜,念月酒吧。

  昏暗灯光,每一个飘忽不定的魅影,似乎都有着迷离彷徨的眼神。

  一个身着素白色上衣的女子单身坐在吧台前,把玩着手里的玻璃杯子,她脸上佩戴着一条半透明的黑色纱布,看不见任何表情,只见眼里隐约闪烁的蓝色光芒异样迷人。

  “来酒吧只喝白开水,真没意思。要不要尝一下鸡尾酒?”妩音凝视眼前的女子许久,嘟嘟嘴,一脸的妩媚动人,“Ghost幽灵鸡尾酒,妖娆的味道,一口下去,整颗心仿佛都充满了燃烧的野性。这可是我来到这个星球,学会调制的第一款酒。”

  说着,她将一杯流动着紫蓝色光点的酒摆到白衣女子的跟前。

  白衣女子抬起蓝色的眼眸看了她一眼,无视她递上来的酒:“瑾墨还没回来吗?”

  “哎哟,我说多利亚公主,别这么冷漠嘛,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既然来到了地球,那就要好好享乐,好好品尝在这世间一切美好的味道,这样活着才有意思啊。”妩音嗔嗔道。

  “你们红灵星毁了我们整颗星球,我还没跟你们算账呢,你还要我陪着你一起在这里享乐,你说这话的时候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多利亚蹬着眼前的女人,莫名的怒火升了上来。

  “别生气嘛,我这不是跟随瑾墨王子来到地球了吗?为了帮你,我可是舍弃了我在红灵星上所拥有的的一切荣华富贵,你还冲我发脾气,真没情趣,哼。”妩音说着,头一转,扭着妖娆的身姿离开了。

  绚烂灯光映照着盛满蓝紫色光点的高脚杯,空气中弥漫着酒精以及荷尔蒙的味道。多利亚凝视着眼前的鸡尾酒,眼眸里满是深深的忧伤。

  “美女,一个人吗?要不要跟哥哥们一起喝酒?”

  这时,几个喝得迷醉的男人围了上来,空气里夹杂着醉酒味和汗臭味,让多利亚感到一阵恶心。她别过头,试图不理会这几个男人。

  “哎哟,这杯可是念月最有名的幽灵酒,看来美女是真有情调呀,来,哥哥们陪你喝。”那几个男人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在吧台上也叫上了几杯鸡尾酒。

  多利亚没有回话,看了一眼这几个男人,在心里面暗暗冷笑。摆脱于家里女人的束缚,逃避于工作的紧张,迷恋于酒精的刺激以及肉体的欲望,这就是这座低级的星球还存在的庸俗。

  一杯幽灵下肚,身体一下火辣辣起来,见多利亚没有回答,其中一个男人竟伸出粗糙的手一下揽住了多利亚的腰:“美女,别不说话嘛,陪哥喝一杯。”

  “……”多利亚咬住嘴唇,冷冷地开了口,“放开你的手。”

  “哈哈哈,这小美女有个性,哥喜欢。”借着酒胆,那个男人竟得寸进尺起来,游离的手开始往上摸。

  多利亚握紧了拳头,正准备用能量击退这个让她感到恶心的男人时,耳边又响起了苏瑾墨叮嘱的话语:在这个地球上,大多人类还处于愚昧和无知的阶段,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使用能量。她又努力压制住了自己体内跃跃欲动的能量。此刻的她,跟地球上所有手无寸铁的平凡女子一般,感到无助。

  “放开她!”

  这时,一声清脆的男声从身后响起,只见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走上前来,一把拿下了男人揽在多利亚身上的手,拥护在她前面,笑了笑道:“几位大哥好,这是我女朋友,公共场合,请你们自重一点。”

  那几个男人面面相觑,粗壮的身子在男生面前显得特别高大威猛。那个猪油手的男人哈哈大笑起来:“你这黄毛小子,哥们今晚就是要拿下你女朋友,怎么样?”

  男生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对着跟前几个男人就是一阵狂拍:“不怎么样,现在这个社会,科技发达,一键发送就能报警了。”

  见状,其他几个男人一把拉住了前方晦气的男人说:“好了好了,不闹事了,现在这个社会,真传出去就不好了。”说着,他们灰溜溜地走了。

  “你没事吧?”男生转过头看着多利亚,眼里的笑意温柔而明媚。

  “没事,谢谢你。”多利亚看着眼前的男生,道了声谢,就别过了头。

  “你一个人吗?现在这个社会一个女孩子出来玩,还是很危险的。”男生担忧地说。

  “我在等人,等到就没事了。”多利亚说。

  “那我陪一下你吧。”男生说着便坐上身边的高脚椅,“免得那几个男人又回来调戏你就不好了。”

  多利亚没有回话,继续把玩着手里的鸡尾酒杯。

  “我叫邱晨希,你叫什么名字?”见气氛有些沉闷,男生问。

  “多利亚。”

  “多利亚,好特别的名字。是英文名吧?”

  身边的女生依旧没有回话,邱晨希抓抓头,又陷入一阵沉闷的气氛中。

  “那个,多利亚,你还真特别,这年头还戴着面纱的。”他试图用聊天缓解气氛,“不过,戴着面纱还能吸引来一大堆男人,你的魅力真是大。”

  依旧没有回话。

  邱晨希想着眼前这个女生应该是有自己的一些事情,便不再多问,见她一直把玩着酒杯,便点了杯鲜榨的苹果汁,递给了她:“女孩子在外还是不要随便喝酒,喝点果汁吧。柠檬汁,排毒养颜,美白抗衰老,最适合你们女孩子喝了。”

  “……”多利亚抬起眼,转过头去看他。

  对视上她蓝色透亮的眼眸,邱晨希突然觉得心里“扑通”一下,好像慢了半拍。

  “谢谢。”她说着,喝了一口柠檬汁,鲜甜可口,味道真不错,这是她第一次喝吧,月星上没有这东西。

  “你喜欢就好,我老妈最喜欢喝这个了。”邱晨希嘿嘿笑了笑,转回头,好似在跟多利亚说话,又好似在自言自语,“你知道吗,我今天刚搞完一场晚会,人很多,可热闹了,比这儿的人多得多了。结束的时候一群粉丝围上来,聚光灯下,星光璀璨,那种被追捧的感觉一直都是我所追求的。可是,当帷幕拉下,人潮散去的那一刻,我却没来由地觉得难过。我突然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之前一直所追求的所谓的梦想,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我的家人,我的父亲?好像都不是,我是自私自利地为了我自己。我的父亲一直很支持我这个梦想,可至今我都没能为他做点什么,他就可能要,永远地离我而去了,一想到这个……”

  意识到自己有些说多了,邱晨希抱歉地停了下来:“不好意思,突然有些感触,打扰到你了。”

  “没关系。”多利亚注视着他。

  邱晨希也注视着多利亚,那眼眸里的蓝色光芒,很柔和,很温暖,一秒、两秒、三秒,突然觉得心里受伤的缺口一点点被治愈了。

  见围绕着邱晨希的负面能量少了许多,多利亚便收回了目光。

  深呼吸了一口气,邱晨希觉得心里舒畅了许多,看着眼前的女生,他说:“好神奇,见到你,有一种发自内心很熟悉,很纯净的感觉。”

  顿了一下,多利亚眼里闪过一缕深深的悲伤。

  “我明天就要回家去了,一个学期没有回家看望爸妈,之前一直觉得自己演出最重要,现在想想,明天还能回家,还能见到父母,真的是一种幸福。”邱晨希笑了笑,“但愿家里的老爸一切安好。”

  “今晚玩得还开心吗?”

  这时,一个黑色瘦高的身影走进吧台的里沿坐下,昏暗的灯光下,一双深邃的冰眸冷峻而邪魅。

  “苏先生,晚上好。”邱晨希打了个招呼,末了,问多利亚说,“苏先生是你等的人吗?”

  多利亚停顿一下,点头。

  “既然你等的人到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着,他看了一眼手表,“我明天很早的车,得赶回去收拾收拾。”他站起身,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说:“多利亚,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面,但是,很高兴认识你。还有,谢谢你。”

  他终于又露出了许久不见的明媚笑容。

  望着他渐行渐远,直至不见的身影,多利亚陷入了莫名的沉思中。

  这个男生,他眼里的光芒很清澈,就像那曾经的月湖水一般,让她觉得很熟悉。

  她很想念那月湖水,想念月绒花,想念父王。

  永远地失去至爱的人,这种感觉,真的很痛,直到此刻都无法释怀。但是,没有办法,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也许,我们始终无法摆脱命运的束缚,就像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生命也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无论我们可以活得多久多久,百年,千年,万年,都注定只是宇宙中漫漫时间长河中的过客。时间一到,我们便只是一副躯壳,等待着,化为灰烬。

  苏瑾墨望着邱晨希离去的方向,淡淡地说:“邱晨希,一个生来优越,很努力,也很纯真的孩子。只可惜,也遇到了麻烦事。这个宇宙的规律就是这样子,任是谁生来都有一把看不见的天平,这边多了点,那边就会少一点,谁都不可能完美。”

  妩音也随后走了过来,扭着婀娜的身姿在吧台上忙乎了一会,为苏瑾墨递上一杯热乎乎的茶,又为多利亚添满了白开水,嗔嗔说:“我说你俩还真是绝配,一个来酒吧只喝白开水,一个由古至今只喝茶。”

  多利亚看了看旁边的玻璃杯说:“其实柠檬汁也不错。”

  “哦?是吗?”妩音随着多利亚的目光,瞥了一眼吧台上的杯子,又朝着刚刚男生远去的方向看了看。”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哎哟,我的多利亚公主,你苏醒到现在才多久啊,怎么可能见过他?”妩音嘤嘤笑了起来,“不过,邱晨希这个男孩很不错哦,极赋音乐才华,长得又帅,哎哟对了,我们酒吧的主题曲就是他作的,记忆,对,记忆,这首曲子蛮好听的。”

  说着,她便哼唱了起来。

  多利亚看着眼前的冷峻的男子,忍不住问:“为什么选择开这种场所?我不喜欢。”她又想起刚刚那几个让她感到恶心的夹杂着醉酒味和汗臭味的粗壮男人。

  “因为只有在这个地方,才能让我们真正活在黑夜里。”苏瑾墨说,“我们都不属于这个星球,即使我们能够生活在阳光下,看起来好像跟他们都一样,可是,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在这里,只有黑夜才真正属于我们。所以我们注定要像黑暗的使者一样,欺瞒着这个星球上所有的人,然后,等待有一天,永远地离去。”

  妩音小声哼唱的曲子不知道为何有些刺痛了多利亚的心。

  “你在哭声中来到这个世间/在哭声中离开这个世间/我封锁了这凡尘的记忆/亲手编织了你的梦/世间之于美好/人生之于繁华/在之于缥缈……”

  一曲完毕,妩音像是半开着玩笑,又像是意味深长地说:“这个世间,其实说到底就只是繁华与缥缈。所以,在这个世间,不能爱上任何人哦。”她端起酒杯,嘤嘤笑道,“一旦动了感情,就会像这玻璃杯一样,破碎了,很痛。”

  多利亚看向苏瑾墨,他正端着手中的热茶,饮一口,感受着喉里的醇厚甘苦,然后停顿下来,与对面这双蓝色的眼眸相视。

  “你做得到吗?”多利亚问他。

  “什么?”他问。

  “我知道,你看着我的眼里,其实是在看另外一个灵魂。”多利亚说。

  苏瑾墨冷峻的眼里有了一些波澜,一晃,就消失了。但是多利亚是知道的,他跟她一样,已经不再是以前在月星和红灵星上那两个无忧无虑、简单快乐的孩子,在这个星球之外的日子里,他们已经相识了快上千年,所以,她是懂他的。在她从这个身体里苏醒过来的时候,她记得他说过一句话。他说,他走遍了这颗星球每一个角落,寻遍了这颗星球的古今中外。虽然,此刻的她,不知道他在她沉睡的这么长时间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但是,他一定是经历了像玻璃杯那样破碎的很痛的感觉,否则,他不会变得如此冰冷。

  似乎是看出了多利亚眼里的担忧,他笑了笑说:“我没事,你别瞎想。”

  “在这个世间,爱上一个人,真的会很痛吗?”她问。

  他没有回答。

  “这个星球,跟我们的星球不一样,对吗?”她又问。

  “地球属于6级以下的星球,这种星球上的人类,寿命一般都很短,最多的也只有短短百来年。所以,这里的每一个生命死去后,都会发生一次又一次的轮回、重生,开始新的人生。这就是地球人所说的,前世今生,兜兜转转。”

  “这岂不是很悲苦?”多利亚说,“还来不及好好享受这一世的美好,就死去了。”

  “不,恰恰相反。短短的一生,就已让他们尝尽人生百态,带着新的希望重生,不用遭受那千年万年的孤独之苦。”苏瑾墨说,“活在漫长的岁月之中,若是没有正念的使命,又或者是,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人死去而无能为力,这才是最悲苦的。”

  “好了,聊到感情这个话题真是让人不舒服。”妩音开口打破了这片刻的沉默,“你们真的不试一试我亲自研发调制的这款鸡尾酒?”

  “别了,你想让她明天醒不来吗?”苏瑾墨说着,将手里的茶杯递给了妩音,动作儒雅而迷人,“给我添点茶,也给她一杯柠檬汁吧。”

  “今晚你去了哪里?有全息石的下落了吗?”多利亚问。

  “没有。全息石只有在被启动的时候,才会散发出能量。就像上一次欧阳艺德的事件,也只有在欧阳激发了自己内心的执念,启动了它的能量,我们才得以找到它。所以,目前只能静观其变了。”苏瑾墨摇摇头。

  “上一次,全息石的能量是以欧阳艺德的化身存在的,也就是说,每一次启动全息石,它都会化身为持有者的模样吗?”多利亚若有所思,“不是,应该是说,它是以化身为持有者的模样的精神形态存在。”

  “不止如此。”苏瑾墨说,“全息石,亦正亦邪,拥有无比强大的能量。我所知道的是,全息石是随着宇宙的诞生而诞生的,最初的时候,它只是一颗小小的微不足道的陨石碎块,漂浮于超时空里,可是,随着宇宙的进化和演变,也许是‘无’给了它生命,它开始吸取宇宙的能量,经过了很久很久的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它竟然累积了无比强大的能量,继而穿越了那片超时空,来到这个物质空间,它的能量过于强大,光明与暗黑,每一个星球都想得到它,而唯独月星纯净中正,所以,‘无’把它藏匿于月星的内核之中,封锁起来,但是,还是未能逃过邪恶力量的窥视,既是为了得到它来统领全宇宙,那么全息石的能量,远远不止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化身为精神形态这么简单。”

  “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多利亚叹了一口气,试图振作精神,“瑾墨,你能给我讲讲,你当年跟随全息石来到地球,都发生了什么事吗?”

  苏瑾墨淡淡地笑了一下说:“当年你的能量跟随全息石来到地球时,我曾经几度是找不到你的,全息石已破碎成不计其数的碎块,散落到这座星球不为人知的角落,我在地球上历经了几百年,也才找到了四分之一不到的碎石,也就是你现在身上佩戴着的这个。”

  “才四分之一不到?”多利亚愣了愣,“你这好几百年对于地球来说,已是不知改换多少个朝代了。”

  “没错,刚来到地球的时候,中国还是明朝,距今600年。200年的光阴,我一直苦苦寻找都找不到一丝全息石的踪迹,说来也是冥冥之中的因缘巧合,后来,她出现了,给了我最开始的那几颗碎块;之后的几颗碎块,又是被历经了几百年后再次转世的她捡到的,而你的能量就藏匿于这其中的一颗碎块之中。她死后,我也终于聚集了这些碎块的能量,将你从中解封出来,也因此,你随着这一世的她出生。我跟随全息石的指引,在这个时代找到了你们,也就有了所发生的一切。”

  “这是你遇见她的,第三世?”多利亚略有悲伤地看着他。

  苏瑾墨顿了一下,说:“是。”

  多利亚愣住了,以前在月星,她曾经只是一个单纯、懵懂、无忧无虑,什么都不懂的月星公主,就算天塌下来了,都有父王保护着。她的全世界仿佛就只有父王一个人,打从懂事的记忆起,父王就很少让她接触月星上的其他人类,更别说其他星球的人了,而她唯一就只跟红灵星的瑾墨王子认识,说起来,那也是另外一个很久远的故事了。她感觉她在月星上活了很久很久,每天看着另一边的火红色的太阳东升西落,父王说,太阳是一颗很神奇的星球,它把它的光芒传播给了月星上的每一个角落,这是太阳的爱,我们要诚挚地感恩它。父王还说,地球是一颗纯朴美好的星球,它与我们月星息息相通,我们也要诚挚地感恩它。但是,我们更要感恩“无”,感恩她创造了这万物一切。“无”是宇宙万物之母,她存在不计其数的宇宙万物之中,她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她是至高无上的能量,她用她润泽万灵万物的爱,滋养着宇宙间的每一个生灵和死物,不分贵贱,超越时空,跨越生死。

  可是他们竟然说,这个世间,其实说到底就只是繁华与缥缈。

  而他,竟在这世间孤独地行走了几百年,历经了他所说的真正的悲苦。

  多利亚叹了一口气,不语,空气中再次陷入一阵凝固的沉寂中。

  “时间不早了,多利亚公主,我送你回去吧。”妩音站起身,从包包里掏出一只大红色的口红补了补妆,末了,又对多利亚露出一个无比妩媚的笑容。

  “那我回去了。”

  多利亚站起身,跟着妩音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对着昏暗吧台里冷峻沉思的苏瑾墨说:“对不起,瑾墨,之前我不应该讲那些话的,你经历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还口口声声说恨你,我真的很不懂事。”

  苏瑾墨抬起眼,浅笑了一下,不再说话。

  如果要问,在这个世间,爱上一个人会很痛吗?

  答案是,会。

  特别是,眼睁睁地看着身边人离去,而自己又要活得很久很久,这种感觉,更痛。

  其实,来到这个星球之后,总觉得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那是千百种感觉交织在一起,陌生、无助、恐惧,看不到尽头,一直到,在那个时空里,遇见了她。她清澈的眼眸,善良的笑容,纯真的话语,给了他走下去的希望。如果说,带着同胞哥哥残害了月星的惭愧感,势必拯救月星是他最初的信念,那么,在这个世间找寻她一世又一世,默默守护着她,在遇见她之后,便成了他的使命。

  但他,注定只是黑暗的使者,注定要欺瞒她一世又一世,就像这座念月酒吧,只能在黑夜里敞开,而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仿佛渴望着能与外界隔离。在这里,身处黑暗,能看到的都是一个个真实的人性。也只有在黑暗里,他才敢直视自己的内心,去忆起那一段深藏在他内心深处的记忆,那段远去的时光,以及,那个远去的人。

  他始终忘不掉,前世的她在离世的那一刻,最后说的那句话。

  “我真是傻,一直到这一刻,我都不知道你是谁。”

  就像前两世一样,这一世,他还是不能告诉她真相。在这个世间的人们,知道得越多,就越活得辛苦,倒不如,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活着,就这样一辈子。

  这么想着,他闭上了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