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全息之石

018 因为是瞬间,才成为永恒

全息之石 嘉月格格Doria 8023 2017-04-06 10:09:38

  3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见到的是熟悉的木板墙面。从矮小的木床下来,我跑到镜子前一看,镜子里呈现的,是10岁的我。我盯着镜子又是惊又是喜。我真的回到过去了,那么说,我可以见到外婆了!

  我慌慌张张地,连拖鞋都来不及穿上就跑下楼去。

  楼梯转角的厨房,我看到了那个记忆中的背影,有些消瘦,又有些吃力。那用发夹扎成一团的发白的头发,紫色碎花的衣服,穿了好多年的黑色布鞋,清晨微弱的阳光散落在她的身上,显得格外亲切。

  “阿嫲。”我忍住悲恸的心情,轻轻唤了一声。

  “哎,小馨呐。”外婆无比熟悉的回应声,是我思念了多年,想着这是再也听不到的声音。她转过身来看我,眼里满是宠溺的笑意,“我们家小馨今天怎么醒得这么早呀,来,陪阿嫲吃个早餐,这是阿嫲刚煎好的荷包蛋,还有你最爱吃的甜米粥。”

  外婆拉着我坐下餐桌,望着这一桌的菜肴,我竟忍不住哽咽了起来,曾几何时,我是多么思念外婆做的饭菜啊,虽是简单的饭菜,可我觉得这比那些大鱼大肉、山珍海味要美味得多了!最重要的是,我还能再次见到外婆,我思念了多久,哀悼了多久的外婆,此刻她就真真实实地坐在我面前。

  “来,小馨,快吃吧,吃完陪阿嫲去买菜。”外婆兴许是老了,没有注意到我在哽咽,边说着,边给我盛了一碗粥,还在碗里夹了个煎好的荷包蛋。

  我忍住眼泪,点点头,咬了一口荷包蛋,没有熟透的蛋黄液溢了出来,滴落到粥上面,外婆“哎呀”一声,急忙说:“你看你看,阿嫲真是老了,又没给煎熟透,小馨你先别吃,阿嫲给你再煎一下。”说着便扶着桌角,准备起身去重工。

  “不用了,阿嫲。”我叫住她,一口把荷包蛋给吃光了,“这个很好吃呢,小馨很喜欢,很喜欢。”

  “这,你喜欢就好。”外婆这才露出舒缓的神情,“阿嫲记得你说过不喜欢吃没有熟透的荷包蛋的。”

  “阿嫲,您也吃吧,别单看着小馨吃,您忙了一个早上,辛苦了。”我也给外婆盛了一碗粥,夹了荷包蛋和其他菜肴,“您多吃一点,瞧瞧您都瘦了,要多吃一点。”

  “好好,阿嫲多吃一点。”外婆笑了起来,吃了起来,边吃边叨叨念着,“哎哟,我们家小馨怎么一下变懂事了呢,阿嫲真欢喜。”

  “阿嫲,小馨以后都会这么懂事的,小馨答应过阿嫲的,会好好读书,也会好好陪着阿嫲,一直陪着阿嫲。”

  “好好,小馨懂事很好,愿意好好读书也很好,只是不用一直陪着阿嫲的,这个暑假结束你就要回去上学了,慢慢的你会长大,阿嫲也会老去,你哪能一直陪着阿嫲,说着什么傻话呢,这傻小馨。”外婆念叨着,轻声叹了口气,像是自言自语一般,“阿嫲老了,连个荷包蛋都煎不好啦。”

  在外婆走后,每次吃荷包蛋,我都会深深地忏悔,曾几何时在饭桌上,儿时不懂事的我,嫌弃了外婆没有煎得熟透的荷包蛋。我说,阿嫲,这粘粘稠稠的多难吃啊。然后还默默地说,还是妈妈做的好吃。那年不懂事的我,殊不知外婆是真的老了。她用她那双布满茧子的双手,起早摸黑,干农活,还要赶着给我做三餐。这个一生操劳的老人,该是多么爱她这个外孙女啊!而她,却在这个外孙女还没能好好报答她的时候,就永远地走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莫过于人世间最悲痛的事情了。

  吃过饭,我抢先一步帮忙收拾碗筷,外婆乐呵呵地看着我用笨拙的小手擦着桌子、洗着碗筷,一脸的欣慰:“看来我们家小馨是真的长大了,好啊好啊,阿嫲真欢喜。”

  当我洗好碗筷的时候,外婆已在门口晒好了粟米和柴枝,还晾好了衣服,看她转身进屋之时,我连忙把鞋穿好,从门后边挽起一个菜篮子,坐在门前的矮阶上等她。望着眼前熟悉的景象,我不禁深呼吸,让自己完全投入这段过往的回忆才有的惬意当中。只见,清晨的天空格外瓦蓝,云朵洁白,云雾缭绕,一排排矮小的屋顶,周围的景物在云雾中显得一片朦胧,四周很安静,村里的人们仿佛刚从睡梦中苏醒,这舒适的一切,都有别于城市里的缤纷喧扰。

  “小馨,走吧。”

  身后传来一声叫唤,外婆从矮阶上跨过,我立马腾起身,笑咯咯地挽过外婆的手臂:“好的阿嫲,买菜咯!今天要买什么菜呢?做什么好吃的饭呢?”

  “瞧你这小馋猫。”外婆敲了下我的头,“吃饭的时候见你这么积极就好咯!”

  “我现在吃饭可积极了,我可喜欢阿嫲做的饭菜了,特别特别喜欢!”我认真地说。

  “好好,喜欢就好,阿嫲欢喜。”

  外婆牵着我的手,走过一条条熟悉的小路,有些小路满是泥坑,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有好几次刚下过雨,这些小泥坑上面就会积满水,小小的我跳不过去,怕溅一身泥水,外婆就会背着我过去,那时候,趴在外婆的背上,外婆的背影看上去很单薄,皮包骨的,瘦弱不堪,但我却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好几次,偷懒的我还故意让外婆再背我一段路,一直背到家门口才舍得爬下来。却不知外婆转过身去的时候在偷偷喘气。

  从菜市场回来,路出巷口,我们经过一间卖杂物的小摊子,店面破旧,搁在巷口很冷清。我记得在我5岁那年刚来到这座村落的时候,外婆经常带我来这家店里玩,有时一玩就是一午,摆摊的是一个和外婆差不多岁数的老人,名曰阿途婆。

  阿途婆已年过五旬,老伴在两年前去世,听说她有一个儿子,在外地安了家,但因为租住的房子不大,所以没法接她过去住。孤独的阿途婆只能独自守摊子,如此度日。她是一个爱说话的老人,每次见着我和外婆经过,都要拉上我们说一大堆话。她总说她的家事,比如她有个孙子叫小皓,脸蛋圆圆的长得很可爱,一来就要奶奶抱。

  第一次听她说起小皓的那会,我还没见过小皓,也不知道阿途婆啥时抱过她的孙子。但外婆说她见过,她说在我们都还很小很小的时候,阿途婆的儿子曾带家人回来过村子,但这已是多年前的事,只是阿途婆一直念念不忘,一个人守着这间破店面,一守就是好几年。

  “阿途婆总是一个人,她一定很孤单。外婆有小馨在身边,阿途婆却没有小皓。”

  “小馨,你长大后就懂了。孩子生出来,到被抚养成人,各自成家立业,我们做父母的也老了。父母亲就像这耕种的人,孩子就像这田里的稻子,总归是要离开这片田地,离开这个耕种的人,这是自然的事。”

  我记得当时外婆说这话的时候,我还听不懂,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明白外婆这些话的寓意。她是在感叹时光的飞梭,感叹自己的老去,以及膝下儿孙们的远去。

  后来,我记得,阿途婆的儿子真的带着他的家人回来了。

  那一天,我和外婆刚好从他们门前经过,听见屋里闹哄哄的满是欢呼雀跃声。大门打开,我看见阿途婆笑得满脸的红光,时隔多年,她终于盼到了一次团圆。她高兴地拉我们进屋去,我这才见到了阿途婆口中多次提到的孙子小皓。

  那天我和小皓玩得很开心,阿途婆家里没什么玩具,只有一些残旧的木头,我和小皓便把它们取出来,一个一个地搭,搭成小人形,搭成小房子,小皓说这像城里玩的搭积木。

  儿时的记忆不断涌现。

  那一天,在阿途婆家里呆到接近黄昏时,我和小皓在大人的应允下到门口玩追萝卜游戏,可玩了一会小皓就神秘兮兮地问我:“要不要去探险?”

  当时才6岁的我很不解,什么叫做探险?

  “探险就是没有大人的陪伴,小孩子自个去外面玩。”小皓看了一眼屋内,朝我嘘一声,便轻手轻脚地拉着我往巷子外面走。

  我们渐渐远离了家户,来到了外面的一片郊区。犹记得,那里虽离住宅区不远,但却很危险,听大人们说丛林深处什么飞禽野兽都有,所以一般都不肯小孩子自个过来玩。小皓说这是我们第一个探险地。

  我们越过草丛,绕过树缝,一直往深处走。当时满心的好奇使我将外婆平时的叮嘱抛之脑后。使我忘了那个还在家里默默等候的担忧的老人。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们才停下脚步。此时,天色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和小皓找不到回去的路,索性在半山腰坐了下来。一个很明显的问题,我们迷路了。那股好奇的冲劲儿也被肚子传来的咕咕声给压退,小皓害怕地大哭起来,我呆滞在原地,听他大声地哭嚷,我的脑里却只有外婆那张沧桑的脸,小小的我蹲下身对小皓说:“不要怕,阿嫲会来救我们的。”

  后来,我就真的听见了外婆熟悉的叫喊声,在手电筒明亮的照耀下,外婆颤颤地抱过我,她说:“小馨,不怕不怕,我们回家了。”

  那晚,我趴在外婆的背上哭个没完。

  路上颠簸难行,她走得很吃力,但她却没吱吭一声,我说阿嫲,我们停下来休息休息吧。她却笑呵呵地摇头,说自己老当益壮,还不到走一步歇一步的年纪。

  我无奈,只能抓紧她的衣衫。外婆的背影看上去很单薄,皮包骨的,瘦弱不堪。

  我问外婆:“阿嫲,小皓说他爸爸妈妈会接阿途婆去城里住,阿嫲你呢?你也会跟着我们一起回城里住吗?”

  外婆沉默了一下,仿佛是在自言自语:“阿嫲离不开这里,这里,有我和你阿公仅剩的记忆。”

  我从来没有见过外公,但是我经常听外婆提起,也从老照片中看过,外公年轻时候很是英俊不凡,他年少时是闪亮的共产党红军一员,在退役后与外婆相识相恋,新中国成立那一天,他和外婆已是相恋一年的爱人,共同见证了中国的崛起与复兴,之后便成家立业,生下了我的妈妈和舅舅们,一路走过来,生活艰辛不易,但他们始终相互扶持,不离不弃,在几十年前搬来了这座小村落安居乐业,外公从事了一份安稳的村委会工作,外婆在内打理家事,孩子们皆已学业修成,长子大舅那年也已成家立业,外公和外婆这两口儿的小日子过得可以说是平淡幸福。只是,人生似乎总是会有一些不如意,外公兴许是年少时劳累过度落下的病根,之后便撒手人寰,外婆便一个人坚守着这座小村落里小小的老家,好在孩子们都已抚养成人,来不及悲伤难过就传来了大舅生娃的好消息,之后我也出生了,外婆只好打起精神来帮忙带孙子,但是我们都是知道的,即使时隔多年,外婆也会经常在夜里一边擦着外公的照片,一边落泪。

  老一辈的爱情总是这么质朴和诚挚,他们之间也许没有海誓山盟,没有天涯海角,但是,日与朝夕,柴米油盐,平平淡淡便是他们真正的爱情。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因为爱情,简单地生长,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因为爱情,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因为爱情,在那个地方,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人来人往。

  思绪回到现实中来,此刻的我正拉着外婆的手,一步一步地走过小巷,路过了那间破旧的杂货店,那看起来似乎比我记忆中的还要破旧了一些。

  “阿嫲,阿途婆还在吗?”我问。

  “她几年前被她儿子儿媳带到城里去住啦。”外婆顿了一下说,“阿途婆一生穷困潦倒,也该是享福的时候了。她就只有那么一个儿子,即使再不孝,也是要在一起的。唉,几年没有她的消息了,希望她生活得好。我们老人啊,就像一辆残破的自行车,没什么用啦,老了,也就盼着儿孙能孝顺了。”

  “阿嫲,您会生活得很好的,舅舅们都很孝顺。”

  “是啊,阿嫲好在生了这么几个孝顺的好儿女,还有了一膝可爱的孙子。过完这个暑假,阿嫲看是也要随舅舅去城里住咯!”

  回到家时已是接近中午,外婆在厨房里忙着做午饭,说什么都不准我进去帮忙,说是怕我这么个矮个头进去碍事,厨房里炉火烫人。我只能站在厨房门口,目不转睛地看着外婆忙上忙下的背影。我知道能这样陪伴外婆的时间有限,我要好好珍惜,一刻都不能离开她。

  不到半个钟的时间,外婆就烧好了一桌菜肴。鲜美的鱼汤,可口的时蔬,还有炸得脆脆的大鸡腿。我急忙推着她坐下,跑进厨房给外婆拿好碗筷,盛了一碗满满的米饭,说阿嫲,您辛苦了,快吃吧。说着还给她夹了一个大鸡腿。

  外婆笑得合不拢嘴,念叨着,好啊好啊,阿嫲的小馨真的长大了!

  我把头埋进碗里,扒着米饭,一边吃,眼泪一边顺着脸颊流下,吃进嘴里咸咸的。

  “小馨你怎么单吃白米饭啊,来,吃点菜。”外婆说着便要给我夹菜。我怕被外婆看到我在哭,便不肯抬头,说:“阿嫲,您以前给我画的小人儿还留着吗?小馨想看看。”

  “留着呢,一提起这事啊,阿嫲就乐,一直收着呢,阿嫲去拿给你看。”

  听见外婆走远的声音,我这才敢抬起头来喘过一口气,拿纸巾擦干了眼里的泪。

  不一会儿,外婆便捧着一叠陈旧的小本子回来了,足足十几本,里面密密麻麻的小人儿,全是在我5岁那年外婆亲手一个一个画的,为了逗我好好吃饭。外婆一边吃着,一边翻着,谈起这段往事,她笑呵呵的满脸的宠溺,而我的泪水却已再次迷糊了眼睛。

  也不知那餐饭我是怎么一口一口吃完的,吃到外婆起身收拾碗筷了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满脑子都是过往我跟外婆的回忆,一幕一幕,不断涌现。

  午后,外婆收拾好碗筷,坐立一下,便要上楼去午休。我屁颠屁颠地跟上去,外婆牵着我的小手走上楼梯,笑呵呵地说:“今儿个小馨怎么这么乖,也愿意午睡啦?”

  我笑笑不语,外婆每次午睡都要睡到太阳下山,我是想这段时间也能陪伴在她身边。

  外婆是真的累了,一躺下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我躺在她的身边,在她的臂弯中,探出头去看她。我的外婆,今年已过七旬,十分慈爱、和蔼可亲,对乡里邻居都十分热情。她的身子骨看起来很单薄,似乎连风都吹得倒一样。她的脸上满是劳累的皱纹和粗糙的斑点,但是她的眼睛却是那样清澈明亮,温柔慈爱,她曾经说过,年少的时候,外公最爱的就是她的这双眼睛。

  现在这一刻,我能够穿越时空,回到这里,再次陪伴在外婆的身边,是多么可贵的经历。只是,菩提说过,这是有时间的限制的,我不知道这个时间还剩多久,此刻的我是多么害怕,多么希望时间能够过得慢一点儿,再慢一点儿,让我再多陪陪这个孤单的老人,让我再多看看她,让我再多为她一些完整的事情。

  这么想着,想这些,我竟也跟着外婆一起睡着了。

  睡梦中,四周一片黑暗,我看见外婆站在我面前不远处的地方,对着我微笑,她说:“小馨,谢谢你的陪伴,阿嫲是知道的,我们家小馨是多么爱阿嫲,阿嫲也一样爱着你,爱着你们,只是,时间到了,人就不得不离去,这就是人的一生,也是命运。阿嫲知道你已经长大了,读上了好的大学,也开始可以去帮助一些值得帮助的人,阿嫲很为你感到欢喜和自豪。阿嫲这一走,便是一生一世,我终是可以去与你阿公相会了。小馨,你知道吗?人这一辈子太短暂了,说着盼着一起走到头,就真的走到了头,不过,还好,我们会有来生来世。我跟你阿公已经约好了,来世,还要再见。”

  说完这话,外婆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淡,一恍惚,就消失在我眼前。

  我惊醒过来,一看,眼前还是熟悉的老家,外婆不在身边,我急忙爬起身,往楼下跑去,一边跑,一边喊着“阿嫲,阿嫲,您在哪里?”噼里啪啦地跑下楼,四处找寻外婆的踪影。

  “哎哎,小馨啊,阿嫲在这里呢。”

  大门口传来一阵回应声。谢天谢地,外婆还在!我急忙跑出去,一把抱住了外婆。

  “哎,小馨你今天是怎么了,太阳下山了,阿嫲在收衣服和粟米呢。”外婆捏了捏我的脸蛋,笑着摇头说,“你看你呀,都十岁的孩子了,还这么爱哭,刚刚阿嫲看见你在睡梦中哭了呢,才刚帮你擦干眼泪,这会儿又哭。小馨是想爸爸妈妈了吗?”

  “不是不是,小馨没事,阿嫲不用担心。”我摇摇头,“我只是起床见不到阿嫲,心里着急。”

  “着急什么呢,阿嫲起来收点东西。”外婆笑出声来,敲了敲我的脑袋瓜子,依旧是一脸的慈祥。

  收拾好东西,外婆又到厨房里去准备晚饭了。望着她里里外外忙碌的身影,我终是叹了一口气,以缓和自己高度紧张的神经。我知道,自己这样焦急也是徒劳,我们每个人在这世间的所做所为,都是受到了命运的主宰,我再怎么焦急,担心,外婆也终究是一个远去的故人,而我也应该感谢命运让我能有这次重新回来陪伴她的机会。

  吃过晚饭,已是黄昏时分。外婆牵着我来到了观音岭,海滩上,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海水静静地拍打,海风也似乎没有以往那般猛烈,一切都是那么祥和,安逸。

  我靠着外婆的肩膀,坐在海滩上,四周零零散散有一些村里的人也在看海,这个时候的观音岭还没有太多外来游客,所以也就没有遍地的垃圾杂物,也没有那么多的嘈杂。这儿没有外面的度假村那些美丽的椰林和玩乐设施,但是,我很喜欢这儿,因为这儿有我最亲爱的外婆。

  乡村的夜晚不像白天那么闷热,一阵海风迎面吹来,我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这股海水咸咸的味道,又夹杂着远处花草芬芳的香味,还带着点树叶的清新气息。

  外婆像是在跟我讲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她说:“小馨,你阿公还在的时候,最喜欢陪着阿嫲来这海边散步了。你阿公说,他是海边长大的人儿,所以死了也不能离开这片大海,我既是嫁给了他,那便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里有你的阿公,他就安葬在这里,所以我也不会离开这片大海的,我们说好了,生生世世,不离不弃。阿嫲好几次都想偷偷去见你阿公,只是念在你们这群儿孙,等到时间到了,阿嫲也要走了,到时候你们都不用难过,生老病死,这是必然的事,每个人都要经历的。”

  夜静悄悄地就来了。

  海面上的月亮像一颗稀有的珍珠,镶嵌在天上。月光像一片轻柔的白纱,将村子包围起来。月光在田野里流动,在海水中流动,在我和外婆的四周流动,一切都是这么宁静,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它那轻轻、如水般温柔的安抚。

  我从小就很喜欢月亮。

  记得在我很小,比现在还小的时候,每次来到乡下,拍着外婆走在乡间小路,我总是会时不时地抬头去望月亮,然后忍不住好奇地伸手去指,满心欢喜:“阿嫲你看,你看,月亮好漂亮!”外婆乐呵呵地握下我的小手,说:“小馨不能这么没礼貌哦,记住不能用手去指月亮,不然等你晚上睡着了,月姑姑就会来到你的床边,偷偷割你的小耳朵。”

  当时的我特别害怕,外婆蹲下身来抱住我,她的怀抱特别温暖,给我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她说,小馨不怕,你现在赶紧诚心地告诉月姑姑,说你以后会做个有礼貌的好孩子,月姑姑就会原谅你啦!”

  之后我不再畏怕月姑姑,再长大后才明白,所谓的“月姑姑割耳朵”,不过是流传在我们信奉神明的潮汕民间,老一辈人对下一代人的教育:尊重世间万物,举头三尺有神明。

  悟出这个缘由之后,我每次举头看到月亮,就会由衷地感到敬仰。

  “阿嫲,小馨现在每一天都过得很好,我也做到了答应您的事情,我长大了,听爸爸妈妈的话,做个好孩子,我有一群好朋友,他们对我很好,我还遇到了一些很特别的事情,这些事情教会了我很多很多,但我始终没有逃避,我知道这些就是您口中所说的,命定的事情。从前的我,一直希望自己的人生平平稳稳,但是,现在的我,多么希望能够用自己一丝力所能及的力量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只是,我一直都还在后悔,为什么命运要让您这么快离去,小馨还来不及为您做一些完整的事情,还来不及陪您去北京,去看天安门,还来不及亲手为您做一顿美味的饭菜……”

  我一边说着,一边哭着。

  外婆抱住了我。

  月光缓缓地流淌在我们身上,在一片七彩的光芒之中,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地上升,上升,漂浮在半空中,看见沙滩上的我和外婆渐渐变小的身影。

  在一片白茫茫之中,菩提对我说:“主人,时间到了。”

  我脸上的泪水还没干透,伸手去触摸,满是滚烫。

  “菩提,求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还想再多陪陪外婆。”

  “时间已经到了,如果再留下去,你的灵魂就会永久被困在时空的长河里,再也回不来了。”

  “我不怕,菩提,我不怕,只要能够陪着外婆,我什么都不怕。求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让我再陪陪外婆吧,我舍不得离开她,我舍不得。”我握住手里的石头碎块,颤抖地说。

  “不行,主人,时间到了,你不能再留下来。”

  “菩提,你不会说不可违抗主人的请求吗?那么,现在,主人要求你再让我回去,我要见外婆,我要见外婆!”

  “主人……”菩提面露难色。

  正在我握紧手中的石头,准备利用全息石的能量回到十岁的我的身体之时,身后突然出现一只手,一把拉回了我。我转过头,对上那双红色锐利的双眸。

  “唐小馨,才个月不见,你就变得如此任性吗?”

  “苏瑾墨?”我愣了一下。

  苏瑾墨眉头深锁,紧紧拉着我的手臂,说:“如果你的灵魂被困在时空长河之中,那么,现实中关于你的一切,甚至是由你引发的一切,都会彻底消失,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唐小馨这个人了,历史发生改变,时空发生扭曲,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摇头,止不住地流泪:“可是,我还没对外婆说出那句话呢。”

  “不,儿时的你已经说了,只是你忘记了。”苏瑾墨在面前挥了一下手,白茫茫的迷雾中出现了一幅清晰的画面,是方才坐在海滩上赏月的外婆和十岁的我。

  我靠在外婆的肩膀上,外婆环手轻轻抱住了我,望着海面上的月亮,慈祥地笑着。

  “阿嫲,小馨爱你。”

  “阿嫲也爱你。”

  画面渐渐模糊,最后消失在我眼前。

  我呆呆地站立在白茫茫之中,泪流满面。

  眼前的七彩光芒乍现,我的思绪也随之变得模糊。在倒下去的那一刻,我听见菩提空灵凄美的声音:

  因为是瞬间,才成为永恒。永恒地珍惜,永恒地回味。

  ……

嘉月格格Doria

写《外婆》这一章的时候,哭了好多次,停了好多次,后来,还是写下来了。这是我心底一个永久的伤疤,人生有两件事不能等,其一是行善,其二是行孝。因为是瞬间,才成为永恒,永恒地珍惜,永恒地回味。永远思念我最爱的外公外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