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全息之石

024 我们没有失去记忆,去寻找记忆的湖

全息之石 嘉月格格Doria 3243 2017-04-10 11:07:28

  5

  散发着柔和淡紫色光芒的飞碟内,水晶正目不转睛地坐在操控台前,用心驾驶着飞行物。

  身后的幻尘则倚靠在椅背上,盯着手中的东西出神,只见那颗小小的东西在昏暗的空间里,散发着微弱的七彩光芒,幻尘闭上眼睛,想尝试试探一番它到底有什么能量,这么想着,便凝结起手心的能量,那石头竟绽放出刺眼的诡异光芒,刺得他的手心疼痛,甚是邪气,幻尘不由得将能量散去,那石头的邪气才随着消散。

  水晶时不时地转过头来,见到幻尘眉头微皱,气氛沉闷,他便试着开玩笑来缓解气氛:“星君,你说水晶的驾驶水平有所提升吧?这不,快到星体之外了。”

  “嗯,很不错。”幻尘起身,将手臂一挥,飞碟内一下亮了起来,“一觉醒来,也快到了。”

  飞碟跃进一片旋涡星云之中,刹那间,光亮乍现,在一片仙境一般美丽的空地上,飞碟缓缓落下。前方是一座白金色的椭圆形建筑物,幻尘一走进,那建筑物便在半空中弹跳出一个数据屏幕,紧接着,一连窜数据覆盖了幻尘全身,三秒后,自动识别出是幻尘的能量,看似无缝连接的建筑物竟空出了一道门。

  “星君,你好好休息。”水晶唤了他一声,“水晶先回去了。”

  “你一起进来吧,我有话跟你说。”幻尘只身走了进去,水晶应了一声“好”,伸出手收回了飞碟,便屁颠屁颠地跟了进去,看着幻尘走在自己前方那高大挺秀的背影,不由得有些欣喜。

  幻尘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他,正好撞见他一脸的幸福模样,他笑了笑说:“我还是不太习惯你这个装扮,可以变回来了。”

  在他温柔的目光中,水晶的脸蛋有些微微发烫。他点了下头,身上鼓起一阵淡紫色的光辉,一霎,褪去金白色的盔甲,变回了女儿装扮。面如凝脂,紫色柔顺的长发散落下来,眨巴着一双紫色机灵的双眸。

  他继续走着,她跟在身后。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已经跟了他两千年,但对于他的了解却并不多。只知道,他是星体之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9级星君,因决策行事公正可靠,圣君将大部分宇宙公务都交由他管理,在宇宙中拥有至高的智慧和权力,可偏偏没有一点架子,待人十分可亲。在跟随他的这两千年里,她虽不是他的至亲,他却待她如同至亲,亲自授予她很多超能力和为人处世的真谛,平日里不忙的时候,她也会捣鼓一些自创的美味,他欣然接受,即使不好吃,也会温柔地笑笑,给予她改进的勇气。他对于她而言,是星君,是恩师,是亲人,是知己,也是她爱的人。

  当时光追溯到两千年前,他待她的恩情,是她这一世,甚至下一世都还不清的。

  她名叫水晶,来自于阿亚古星球,那是一颗从外观十分魅丽的星球,栽种的草木、挺拔的建筑物、湖泊、高山,甚至是阿亚古星人凝聚的能量,无不散发着紫色的光芒。

  阿亚古星人没有月星和红灵星那般绝世的容貌,甚至有些矮小和丑陋,她却不一样,她一出生就拥有一头碧波紫发,身材高挑,面容白皙,虽不是出身王族,却因为美貌被誉为阿亚古最美的女星人,在100岁时就被保送入王族精心培养,整颗星球都知道,在她500岁成年时,是要被供奉给阿亚古星王瑟拉芬作为妃子的。可她并不情愿,从她进来王殿的那一天她就很不情愿,王殿上下每一个人都因她出身卑微而看不起她,说她是用美貌迷惑了瑟拉芬陛下,虽说是在王殿里生活,日子却过得并不美好,每日饱受流言蜚语的侵蚀,特别是王后对她的各种诋毁,让她没有一天不想离开王殿,过她简单平凡的生活。其实,更让她觉得不情愿的是,瑟拉芬是那么的邪恶至极、丑陋不堪,在他的带领下,阿亚古整颗星球上下都是那般个鬼模样。不过她知道,出生在这样的星球里,她自己才是一个异类。

  因为阿亚古星球,来自于宇宙中最邪恶的一颗星球。

  以宏观的角度来说,宇宙万物,有正必有负,有阴必有阳,如若只有正能量,那宇宙的能量数值就不会得到平衡,如此这般,也就没有宇宙的存在了。话说回来,宇宙既已存在,那必然就是正负平衡,我们也称作正负无穷。

  我们的全宇,拥有最辉煌的银河系和不计其数的河外星系。这些数不尽的星球里,有的正义,有的邪恶,那些正义的星球我们统称为“正星球”,那些邪恶的星球我们统称为“负星球”。平日里,正星球的人类大多活得正面积极,负星球的大多秉性邪恶,因为有星体之外的管辖,正与负之间一般互不渗透、互不交集,但是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当正星球的人类心智受到污染,死后能量场便会转世到负星球重生,备受戾气摧残;负星球的人类心智若是有从善的一天,死后能量场便会来到正星球重生,活得幸福美好。

  水晶从小就一直很不解,为何自己会出生在这样一个戾气丛生的星球,她的种种想法都与身边其他人都不一样。她讨厌诋毁,可是身边人个个都在互相诋毁;她讨厌丑陋,可是身边人个个生的丑陋不堪;她讨厌战争,可是阿亚古星王最喜欢向其他星球发起战争,他的野心甚至大到想要统领全宇。

  为何她会出生在这里?

  她一直苦思冥想,都想不到答案,她甚至为了寻求答案而让自己纠结得好痛苦,好在,之后,幻尘点破了她的心结。他告知了她正负无穷的真理,并为她寻回了前世的秘密。他说,上一世的她是属于正星球的,在一次偶然的时候,被来到正星球窥探的瑟拉芬发现,因贪恋她的容貌,为了霸占她,在她死后,用了一些非法手段,将她的能量场捕获来到他的星球重生。

  所幸的是,最后她没有落入邪恶的手中,没错,是幻尘救了她。

  在她即将500岁的时候,瑟拉芬再次对月星发起了突袭,就为了报复月星王当年在地球时击败了他。那一场战争,因为红灵星王的及时相助,瑟拉芬大败身亡。

  可是,悲惨的是,听闻阿亚古星王已逝,先前那些被星王讨伐过的星球对阿亚古星球发起了团团突袭,阿亚古一片混乱,纷争不断。而她也在一片混乱之中,逃离了王殿,因自身体力不足,中途倒了下去,刚好倒在了前来阿亚古收拾残局的幻尘的脚边。兴许是感受到了她身上存有正面的能量,幻尘将她带回了星体之外,在她恢复能量之后,把她留在了身边好生照顾,授予她许多谋生的超能力和为人处世之理,她也不负他的期望,尽心尽力地学习,最后通过了星体之外的考核,成为他身边一名得力的助手。

  她从一名懵懂的少女,长成了一名坚强的窈窕女子,每次外出办事她都会穿上那袭金白色神圣的战衣,将头发高高束起,装扮成一个男子的模样。幻尘从来不曾问她为何,兴许他是知道原因的,他从来就很懂她的心思。

  而也只有在他面前,她也永远都是那个懵懂的少女,不管时间过去多久,她也经常会梦到,在许多许多年以前,在那一片纷争的土地,她倒在他的脚边,紧紧地抱住他的脚,她用最后一股微弱的能量,抬头对上了他那双褐色明亮的双眸。

  刹那间觉得,此生能够遇见他,死而无憾。

  好在,她没有死,也如愿地陪在了他的身边。她始终相信,这一世的相遇,是上一世所欠下的债,好在,宇宙之母没有放弃善良的她,终是让她逃离了那颗邪恶的星球。

  “在想什么?”幻尘熟悉亲切的声音把她从回忆中拉回到现实中来。

  “在想,初次遇见你的那一天。”她低下头,有些羞涩,“已经过去两千年了,可我始终忘不了。”

  “我这些年对你,是不是有些苛刻?”他问。

  “不会的,我知道,你是希望我能尽快成长起来,可以保护好自己。”她笑了笑说。

  他不再回话,将注意力转回自己手中的全息石碎块。

  “水晶,全息石一案我们没有对外公开,所以,接下来这件事,还得由你去办。”他看着自己的手心,感受着片刻前全息石所留下的刺痛感,挑起眉,看着她的目光透过一丝担忧,“只是,这件事没有之前的事情那么简单,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她点头,眼神坚毅而动人:“水晶愿意为星君效劳。”

  “你留在地球,暗地里时刻监督瑾墨和多利亚的行动,随时向我汇报。只是,现在全息石的碎块越积越多,可能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力量窥探,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我会的,我这条命是星君所救,就算是付出性命代价,我也愿意!”

  “不,你是自由的,我虽救了你,但我从没有禁锢你。”见到她如此认真的模样,幻尘忍不住笑了,“而且,我既然救了你,就不会让你平白无故丢了性命。”

  水晶走过去,俯在他的身边,轻轻靠上了他的肩膀:“幻尘,谢谢你。”

  幻尘,我还是喜欢唤你幻尘。不管时间过去多久,我生生世世都愿意陪在你的身边,为了你,就算是被禁锢也好,丢失性命也好,水晶都在所不辞。只要,能够与你在一起。

  他拿起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充满了宠溺。

  其实从见到她第一眼就认出她了,她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一直都没有变,上一世的他由于怠慢了一步,眼睁睁看着这个素不相识的可怜女子被阿亚古星王带走,这一世也许是因果循环,竟让他再次遇见了她。

  也许,在这个宇宙间不停兜转,生生世世,我们没有失去记忆,去寻找记忆的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