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全息之石

027 低到尘埃里,开出一朵呢喃梦中的花

全息之石 嘉月格格Doria 3025 2017-04-23 14:30:19

  3

  实习的日子不温不火地过着,一晃就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里,我才真正体会到上班族的“苦恼”。因为大学宿舍离几个姐妹的办公地点都比较折中,所以我们选择继续住在宿舍里,跟宿管阿姨商量了许久,终于答应让我们付点租金,住在那里。虽然如此,我每天早上还是要7:00起床,为了避开上班高峰期,7:30准时出门赶地铁,但因我所在的线路是广州城最热火的一条,所以很多时候还是要挤个2、3趟才挤得上去,还是被后面的人推着上去的。出了地铁,还要步行个5分钟才到公司。到公司的时候已经8:45左右,洗个茶杯,整理一下桌面,就9点整了,然后紧接着就是每天半个钟的例会,会议一结束,就得全身心投入工作之中,一晃就是一天了。傍晚,挤着人满为患的地铁,不加班的话,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但是,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加班的。

  我们公司在业内算是比较知名的,每天都会接到好多个项目,我所在的策划部几乎每天都有新活儿,就我进公司一个月来说,我手中给写的推文就有十几篇,分别来自于十几家不同的公司,一个月走下来起码有半个月是晚上10点钟才到宿舍,冲个凉,一躺下,就又是第二天早晨了。累是累了点,但是让我比较庆幸的是,我所写的稿子通过率还是蛮高的,受到了客户的认可。

  在一次开例会的时候,总监还特地就这事表扬了我说:“唐小馨不错啊,进来实习才个月不到,就能有懂得挖掘到客户所需要的点,写好这些推文,实在要好好鼓励!”

  这评价对于刚工作不久的我来说,还是挺惊喜的。

  但就我总加班这一点,宿舍的三个姐妹可不赞同了。

  徐小燕说:“小馨,你一个星期最起码要敷一次面膜吧。看你,这个月来一片也没敷,每晚回来躺下就呼呼大睡了,这么折腾,你对得起你的青春吗?对得起你的皮肤吗?”

  吴琼说:“小馨,你这一个月来每天都吃快餐吧?这可不行。最起码要像我这样,三餐温饱,偶尔加菜,工作再忙再累,也要对得起自己的胃啊。民以食为天,健康最重要。”

  还是同在一个公司的钟诗雅理解我,她说:“唉,你们就别说小馨了,我们那个公司还真折腾人,项目越接越多,瞧把小馨给累的。”

  “还是诗雅最疼我。”我做了个委屈模样,末了,又想起诗雅的工作也很不容易,“你呢?还好吗?”

  “我还好,不用加什么班。”她无奈地耸耸肩,“就是一直没签到单,好惨。”

  “慢慢来,签单这东西可急不得,需要累积一定的经验,客户自然就来了。”做设计的徐小燕说。

  “急倒是没急,就是有点郁闷。”钟诗雅笑笑说,“今天周末,天气大好,为打发这郁闷的时光,你们仨陪我去逛街吧?”

  我们四人对视一笑,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来到市中心的某个购物广场,吃过蛋挞、喝过奶茶、闲聊之后,她们三个女人就把目光齐刷刷地放在了我的身上。

  吴琼说:“小馨,不是姐妹们说你,而是,你都投入社会参与工作了,该提升一下品位了。”

  我低头瞅了瞅自己素色的上衣和黑色的大长裤,无奈道:“我这样,品位很低吗?”

  “不是低,是非常低。”徐小燕说,“就我这混设计界的时髦眼光告诉你准没错,你目前这风格也太古朴了,像80年代似的,不适应新社会。”

  “小馨,你底子好,稍微打扮一下,你值得更美!”钟诗雅笑笑说。

  胖胖的吴琼眨巴眨巴眼睛,办了个可爱的鬼脸说:“就是就是,看我,虽然是胖了点,但我好歹也喜欢穿花裙子,我们女人啊,还是要活得像个公主一样,么么哒。”

  还未等我回个话,就被她们拖着进了一家时尚服装店,在她们的极力推崇之下,我从头到尾换了十套衣服,最后选定了3件连衣裙。

  当我穿着一件浅紫色的连衣裙、脚踏一双白色高跟鞋,走出试衣间的时候,钟诗雅走上前来说:“感觉,还欠了那么一点。”

  说着,她摘掉了我的黑框眼镜和大马尾。

  当我再次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不免感到有些惊叹。

  镜子中的女孩,披散着一头乌黑的及腰长发,不戴眼镜的我眼睛似乎显得更大了,一身浅紫色的连衣裙,小清新的白色高跟鞋。以前的我一直不知道,原来我也可以不穿黑色长裤,不穿T恤,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平凡,配不起这些美丽的裙子,今天这么一试才发现,原来,我也可以这么好看。

  “哇哦!”她们仨不约而同地叹出声来,许久合不拢嘴。

  “这样才对嘛,唐小馨。”徐小燕说,“这完全符合新时代大美女的标准。”

  “这种淑女的风格很适合你,小馨,以后你就走这种风格了,彻底扔掉你那些黑色棕色大灰色。”钟诗雅嘿嘿笑道,“思姐看到可得第一个拍手赞同了,她说的你要摆脱那什么,啊对,深深的宅女气。”

  吴琼吃掉了手中的一颗咖喱丸子,坏笑道:“就你这风格出去,以后不愁找不到男朋友了,今年内,给姐姐们带个妹夫回来哟哟哟。”

  “找个妹夫,哎呀,这个可以有!”

  “好了,你们就别笑话我了。”我忍不住被逗笑了,“看你们一个一个都急着把我给嫁出去,等我真要嫁的那一天,你们可别舍不得我。”

  “嫁嫁嫁,赶紧嫁,我们可没说舍不得哦!”

  “哎哟,唐小馨,快,这条紫色的裙子,还有这条,白色的,都适合你,都买下来。”

  “等会我们还得带唐小馨去配副隐形眼镜哦。”

  “可以呀,对了,等会再去吃个披萨吧?”

  “走起!”

  ……

  一个下午美好的时光在欢声笑语中度过了。

  我们四人提着大包小包走在黄昏的街道上,哼着快乐的曲儿,迎面而来的夕阳映衬着我们青春洋溢的脸,无比明媚。

  当路过一间高端服装店的时候,钟诗雅停下了脚步。透过玻璃橱窗,她把目光放在了一件晚礼服上,久久没有移开视线。我们透过她的目光看进去,那是一件裸粉色的晚礼服,镶嵌着闪烁的珠钻,带着惊艳的流水刺绣和温婉的曲线美,闪光面料、褶皱、蕾丝花边、亮片、宝石,在那聚光灯下光彩夺目,无不显露出一股雍华贵气的气质。

  我们朝着旁边看去,只见那价格牌上,大大地写着几个数字:16888元。

  钟诗雅收回了目光,叹息道:“你们知道吗,我从小就喜欢这种极美的礼服,只可惜,太高贵了,我这辈子都穿不起吧。”

  “太美了!你必须穿得起,而且,这穿上去就像是个女王。”吴琼感叹说。

  “我可不想做女王,太累了。”钟诗雅笑了笑说,“我还是希望我的另一半是个王,我只要在他身边安安静静地做个王妃就好了。”

  “哟,瞧你美的。”吴琼忍不住问出口,“哎对了,你那个男朋友,到底怎么样了?”

  钟诗雅顿了一下,说:“早分手了,人家嫌我穷,跟一个富家女跑了,渣男一个,不值一提。”钟诗雅满脸的无所谓,呵呵笑着摊了摊手,可我们是能够看出来的,她的眼神那般暗淡,那般自卑,突然一下,低到尘埃里,仿佛再也开不出一朵花。

  我忍不住感到难过起来。

  诗雅是个出身挺可怜的女孩子,来自于湖南一个农村里,从小是个留守儿童,直到读高中了的时候,父母才从城市里回去,带着一笔存款供她念大学。她懂得父母的艰辛,从小一直省吃俭用,读书也很努力,终是考上了这所二等本科大学,这期间,兼职打工的钱虽然不多,还会稍一份给乡下家里寄回去。好在她生来好看,加上小时候喜欢舞蹈,也是练出了一身婀娜多姿的好身材,即使穿着普通,看起来也是很有气质。

  大一的时候,她交了一个男朋友,是大我们一届的师兄,那是诗雅的初恋,她把全部的爱都投到了这段感情中,每天幸福满溢,雀跃不已。可是,在大三那年有一段时间,她突然就告诉我们说她分手了,接着,把自己封闭起来,什么也不说,我们也不好多问。好在又过了一段时间,她从封闭的状态中走了出来,烫了一个大波浪的卷发,学了化妆,还用打工存起来的钱给自己买了一些漂亮的衣服,再次看到她那美丽的笑容和曼陀的身姿,我们才放心下来。时间久了,也就没再提起她的那个男朋友。

  今天这么一提才知道,原来,她的初恋跟一个富家女跑了,还嫌弃她出身贫穷,这对当时那么爱他的钟诗雅来说,该是多大的打击啊!

  夕阳之下,气氛就那样沉默起来。

  金灿灿的光芒照耀在玻璃橱窗上,那件像王妃一般雍容华贵的晚礼服,散发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惊艳的、不寻常的美,在钟诗雅的心间,开出了一朵呢喃梦中的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