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全息之石

026 这凡尘的记忆,不要忆起为好

全息之石 嘉月格格Doria 5579 2017-04-15 10:13:04

  2

  念月酒吧。

  动感的音乐和闪烁的霓虹灯下,一群熟悉的面孔再次相聚在这里,桌上摆满了五颜六色的水果、点心、饮料、炸鸡和啤酒。

  “来,祝贺我们都找到了工作,正式步入社会,开启全新的人生,愿我们的职业生涯顺顺利利,赚大把大把的票子!今晚让我们不醉不归,干杯!”余思思一出口,就自带一股强大的大姐大气势。

  大家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抱歉,大家,我迟到了。”

  邱晨希风尘仆仆地赶来,一身浅蓝色的牛仔,帅气的脸上依旧是阳光明媚的笑容。

  “瞧你,刚开始工作就加班。迟到的人自罚三杯!”余思思嘿嘿笑道。

  “没问题,来,干杯!”

  “干杯!”

  大家是一阵雀跃欢呼,纷纷干掉了杯中的啤酒。

  “哎唐小馨,你这加多宝不厚道啊。”余思思一眼就瞥到我一饮而尽的饮料,忍不住调侃起了我,“不行,读书那会我们都宠着你,你说不喝酒就不喝酒,今天都工作了,你还不喝点酒就不对了!”

  “呃,思思姐,你就放过我吧。”我抿了抿嘴,捧起桌上一包薯片,“来,大家吃薯片,还有炸鸡,很好吃,哈哈。”

  “唐小馨,不行,今天可是你和钟诗雅入职第一天,小伙伴们选在今天庆祝也是因为你们,今晚你不喝谁喝?”余思思一把给我灌满一杯金灿灿的啤酒,“再说了,都参与工作了,你要是再不锻炼酒量,以后我们都不在你身边,万一你在外面被一杯酒灌醉了怎么办?喝喝喝,必须喝!”

  “我先来!”一旁的钟诗雅端起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唐小馨,唐小馨……”大家随着音乐舞动起来,我在众目睽睽之下,端起酒杯慢慢喝了起来,冰凉的啤酒落入口腔,滑入胃里,顿时心里觉得一阵畅快。

  “这样才对嘛!”余思思说着又给我满上一杯,带着大家再次举杯庆贺,“来,大家今晚务必要不醉不归!我们约好了,要赚好多好多的钱,要去好多好多好玩的地方,要一直一直这样快乐下去!”

  “哟,有酒怎么能少得了姐姐我呢?”

  这时,妩音一身酒红色的长裙,扭着风情万种身姿,靠了过来,连裙摆都荡漾成一朵妩媚动人的红玫瑰。她拍了拍手,身后几个服务生将一杯杯流动着紫蓝色光点的酒摆到我们的桌上。

  “亲爱的小朋友们,听说你们都找到工作了,妩音姐姐真为你们感到高兴。今晚,姐姐要送你们一份神秘的礼物,保证你们喜欢!”

  妩音率先端起了一杯幽灵,一饮而尽:“Ghost幽灵鸡尾酒,妖娆的味道,一口下去,整颗心仿佛都充满了燃烧的野性。这是我自己调制的,整个念月最贵的酒,送给你们。”

  “哇呜!”

  大家再次欢呼起来。念月里播放起了震撼的重低音,震得头发仿佛都随着音浪摇摆。

  震撼的低音炮逐渐淡去,一曲轻快的音乐响起。

  邱晨希从座位起身,走到了台上,触碰面前的麦克风:“感恩念月,让我们在这里相遇。我是邱晨希,一个热爱音乐,追逐梦想,曾经多么不懂事的孩子,在一夜之间,仿佛就这样长大了。每个人都会成长,每个人都会伤痛。但是,不管经历过什么,这都是我们的青春。一首可米小子的《青春的纪念册》,送给你们,我的朋友,愿你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都能够顺心如意。”

  “一年以后/我们踏上了各自的旅途/虽然经历过不同的故事/仍记得海边的约定/还想听你任性的说/给你我的心作纪念/这份爱/任何时刻你打开都新鲜/有我陪伴/多苦都变成甜/睁开眼就看见永远/给我你的心作纪念/我的梦/有你的祝福才能够完全/风浪再大/我也会勇往直前/我们的爱/镶在青春的纪念册……”

  台下一阵如雷般热烈的掌声响起,邱晨希站在台上,在那聚光灯之下,犹如闪亮的明星璀璨绽放。

  在忽闪忽灭的灯光下,大家笑得一脸的灿烂。

  我突然觉得这样相聚在一起的时光,很宝贵,很幸福。

  读书时代的我们,没有一天不在渴望长大,我们恨不得一头扎进所谓的社会里,去体验人生甘苦。我们觉得,只有工作了才是一个真正的大人,会赚钱了,很酷。我们在喧嚣之中行走,走着走着,走累了,停下脚步回望走过的路,才恍然想起,曾几何时,在这雀跃欢呼之中,才是我们最真挚最快乐的时光。

  “小馨妹妹,陪姐姐喝杯酒吧?”

  我转过头去,只见妩音姐正坐在我的身边,端着一杯紫蓝色的幽灵,笑意盈然地看着我,兴许是喝得有些多了,她的眼里扑朔迷离,又有些忧伤,似乎有着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

  “妩音姐?”

  “来,姐姐今晚心情不好,陪姐姐喝一杯。”她说着,从桌上端起另外一杯幽灵递给我。

  我接过酒,闻了一下,一股清香的苦涩。

  “Cheers!”她和我碰了下杯,将手中的酒杯递到鼻尖,闻了一口,再小小地饮一口,末了,又饮一大口,一饮而尽。如此这般,动作娴熟妩媚,“跟你说哦,小馨妹妹,这个酒一定要这样品才行。闻、碎饮、大饮,让幽灵在舌尖萦绕,最后整个吞入身体,感觉到它在身体里面流动,混进血液里,将这火辣辣的酒精冲上大脑,然后感觉到整个身体都充满野性的能量……”

  我愣了愣,不敢入口。

  “干嘛呢,小馨妹妹,嫌弃姐姐的酒啊?”见我没动静,她有些不乐意了。

  “呃没有,我喝。”

  “这才乖嘛,来,听姐姐的准没错,先轻轻地闻一口再喝。”

  我学着她的步骤,在鼻尖轻轻闻了一口,酒香不浓也不刺,清香,有些柔和。然后小小地碎饮一口,感觉还可以,整个舌尖带着一丝甜味。在她期待的眼光之下,我顿了顿,暗暗告诉自己要想突破,要想长大,要想离开自己的象牙塔,唯有豁出去了。于是,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紫蓝色的液体弥漫在舌尖,有些刺痛,流入食道,进入胃里,一瞬间整个身体都火辣辣地烧了起来,我按住胸口,忍不住干咳起来。

  “好妹妹,妩音姐姐这酒不错吧?”她端起另一杯,又一饮而尽,“这可是我来到这里之后,深深爱上,不可自拔的好东西。”

  熬过了火辣感,我这才缓过神来:“难怪它叫幽灵,这过程还真像幽灵上身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东西吗?”她问。

  我摇摇头。

  她端着手中的空酒杯,慢慢旋转着,眼光变得很是悲伤。

  “因为,酒可以让我暂时忘掉,好多,好多,我忘不掉的记忆。”她说,“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那个,我深深爱了那么久那么久,却始终没有回应过我的人。”

  见我有些迟缓,她嘤嘤笑了笑,又问:“好妹妹,你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我想了一下,摇摇头。

  “罢了,你不懂也好。”她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真正爱一个人的感觉,是很幸福,也很苦的。你若爱他的话,是不论时间过去多久,生生世世,辗转轮回,不论他变成什么样,丑的也好,美的也好,不论他将会娶谁为妻,不论他到底爱不爱你,你都会像一开始那样爱着他,矢志不渝。”

  我顿了一下说:“可是这样,最终只会伤到你自己,又何必呢?”

  “爱,本来就只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我爱他,所以我爱他,与他爱不爱我没有关系。所以,我愿意,就好了。”她又嘤嘤笑了笑,竟有些淡然,“我经常问我自己,到底是爱他的什么?他的权力?他的地位?还是他的容貌?不,都不是,我最后想明白了,我爱的是他的品性。他曾是那般正义凛然、气宇轩然。我爱的就是这个他啊!后来,他变了,彻底变了,变成了一个邪魔,他不再是那个正义温柔的他。可是,可笑的是,在面对着一切的时候,我竟然还觉得自己深爱着他。我真是可悲的女人啊。在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竟然说,他要娶了我。你知道吗?从前的他从来没有回应过我的,他曾经多少次告诉我,他是有未婚妻的,而且他也深爱着他的未婚妻。那时候我开始在想,只他变成这样,我还爱他吗?”

  “还爱吗?”我问。

  妩音顿了一下,眼里的笑意妩媚动人,她说:“爱,很爱,我才发现原来我爱他,已经爱到灵魂里了。”

  “那,你嫁给他了吗?”

  “没有呢,因为我知道,他娶我,是为了利用我啊。”她的笑声有些凄惨,恍如尖锐的音律,一下就可划破人的耳膜,“不过,这凡尘的记忆,过去了,不要忆起为好。”

  我忍不住按住耳朵,妩音嘤嘤笑着,笑着,突然一下又停止了,转过身来,正正地看着我:“你知道吗,他的未婚妻很美很美,在那之前,你知道我有多羡慕她吗?可是,我又很恨她。凭什么她能够得到他?就因为她的地位,她的出身?凭什么我就配不起他?”。

  “妩音姐,你喝醉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感觉到她的酒意上升,怕她想太多,我连忙站起身想要扶她回去。

  “不要。”她一把拉住我,又是一杯幽灵下肚,“我要跟你说话,我要跟你说话,你听着,我还是像从前一样深爱着他,凭什么他却爱着这个女人?”

  “妩音姐,别喝了。”我急忙拦住她的酒杯。

  “呵,你少来了,你知道我爱他,你是在可怜我。哼哼,我不需要你可怜。”她说着,一把凑上前来,按住了我的下巴,盯着我的眼里,在一点一点变得邪魅,仿佛,在看着另外一个灵魂。

  “妩音姐?”

  她按着我下巴的力度越来越大,我有些受不了,可她却一点也没有放手的意思。那一瞬,在她的眼眸里,我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又一瞬,就消失了。

  “妩音!”

  一声冷峻的叫唤。苏瑾墨走上前来,一把拉过了我,“妩音,你喝多了,先回吧台休息一下吧。”

  妩音这才把手放了下来,收回了目光,按了按额头,怜惜地看着我说:“不好意思,小馨妹妹,姐姐有些喝多了,刚刚有些迷糊,抱歉,弄疼你了。”

  “没事没事,不疼。”我揉了揉下巴,对她笑笑。

  妩音站起身,看了我一眼,又看了苏瑾墨一眼,转身就走了。

  我舒了一口气,苏瑾墨看着我,很是担忧:“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只是担心妩音姐想太多。”望着她离去的方向,我叹了一口气。

  这时,那群原来跑到舞池去载歌载舞,玩得很嗨的小伙伴们一见到苏瑾墨,像疯子一样围了过来,嚷嚷着“哇,苏老板!”然后借着酒劲,还吵着要苏老板请客。

  苏瑾墨有些无奈地笑笑,余思思一把拽过起我,给我满上一杯酒,递给我的同时还不忘向我使眼色:“哎,唐小馨,你家苏老板来了,为表示你的一片情谊,还不敬酒?”

  “什么我家的。”我苦笑道,“我的思思姐你小声一点,说这么大声,会让人误会的。”

  “哎哟,还怕误会?姐我今晚就是喝多了,说话就是大声,怎么着?”余思思一副不灌醉我不罢休的姿态,还故意提高了音量说,“小伙伴们,你们说,我们今晚为了磨练唐小馨,煞费苦心,可是这妞竟然一点都不领情,你们说,该不该自罚三杯?”

  “喝、喝、喝——”更让我无奈的是,这一群平日里多么照顾我的伙伴们,竟然也跟着起哄。

  无奈,我只能硬着头皮,干掉了手中的这杯酒。

  “这样才对嘛,来,还有两杯,继续喝。”余思思说着又给我满上一杯,那激情澎湃的模样,一看就是喝大了,还不是一般的大。

  我暗暗在心里数了一下,今晚我喝的酒可真不少,先是之前的两杯啤酒,再是妩音姐的一杯幽灵,现在又是一杯,这可是我这二十多年来喝过的最多的酒了。

  头一阵晕眩,我端着手中的酒杯,正当我准备再喝下去的时候,一双手接过了我的酒杯,苏瑾墨笑了笑,对围在面前的一群小伙伴说:“恭喜你们都找到了工作,今晚你们尽情吃喝,所有的东西我请客。”

  小伙伴们再次雀跃起来,在一片闹腾声中,苏瑾墨拉着我钻了出来,在不远处一个小包厢里坐稳,我这才大大舒了一口气,无奈道:“我这群损友们就是这样,你别见怪。”

  苏瑾墨坐下我身边的沙发:“没事,我觉得他们这样挺快乐的。”

  是啊,是挺快乐。”我笑了笑,“你看,大家多喜欢你啊,虽然不知道在你眼里,我们是不是很幼稚,但我还是希望,如果可以的话,以后你多跟大家一起,嗯,一起分享快乐。”

  他顿了一下,就像我第一次在这里见到他时一样,星光迷离,五彩的光芒打在他的脸上,透过一股冷峻的清流。他浅浅笑了笑,没有回话。

  恍然一世,她不知道吧,他终是不属于这里。

  这座星球,虽是渺小,但却教会了他什么是爱。爱是伟大的,也是脆弱的,也只有爱过、拥有过,才比任何人更害怕失去。他不想再承受这种失去的痛苦了,也不想再看着眼前的人受到伤害,所以,这一世,多少爱恨情仇,都应该斩断。

  邱晨希在台上唱起了一首忧伤的曲子。

  我看着苏瑾墨,突然觉得心里万般疼痛起来。

  在这首幽静的曲子中,我突然就想起,第一次在这里见到苏瑾墨时候的场景。

  他说,念月,这个名字,始于我内心一个深藏很久很久的秘密,当每一次夜幕降临,仰望月升月落的时候,内心的那一份追念,就更加的深刻。

  这一瞬,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穿黑色袍服的男子,他背对着我,墨色的长发及腰而落,他站立在江南岸边的絮絮柳树之下,儒雅如画。

  他转过身来,我看不清他的脸。

  他唤着,念月,念月。

  我捂住疼痛的胸口,一滴泪滑过脸颊。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喝醉了,竟会没来由地觉得心里很痛,好似不是我在流泪,又好似是我在流泪。

  耳边突然又想起妩音刚才的那句话。

  这凡尘的记忆,过去了,不要忆起为好。

  ……

  “怎么了?”见我许久不语,苏瑾墨问,“不舒服吗?”

  “没事,可能是喝了酒吧,感觉有点困了。”我回过神来,连忙摇摇头,“对了,刚刚看妩音姐好像不太舒服,你等下回去多照看一下她。”

  “没事,她经常这样,酒醒就没事了。”

  半晌,我问:“她也是你们红灵星的人,对吧?”

  “嗯。”苏瑾墨点头,“她是我们红灵殿里能量最强的女将士,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为了抵抗外来力量消亡了,所以她从小在我们王殿里长大,岁数比我还要大呢。”

  “别提女人的岁数,她听到又该不高兴了。”我连忙打了个嘘的手势。

  “她刚刚跟你说什么了吗?”

  “她说,她很爱一个人,即使他从来没有爱过她,听起来挺伤情的。”我顿了一下。

  “嗯,她的那段感情确实很久远了,只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苏瑾墨说。

  “挺可怜的。”我轻叹一口气,“对于女人来说,感情这种事情最伤人了,特别是得不到回应的感情。”

  凡尘的记忆……

  我又想起她刚刚在我耳边呢喃的话语。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脑海中总是出现一些陌生的片段,一些人,一些景,再而便是没来由地觉得心里很痛。这种感觉特别难受,就好像,是曾经丢失了一些什么东西,又或者是,害怕失去一些什么,我自己也说不上来,就是很难受。

  我握住胸前的全息石,掌心中的它,正微微颤抖着。

  为什么?刚刚在妩音的眼眸里,有那么一瞬,看到了多利亚,那个凄美的月星公主?

  “对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苏瑾墨打断了我的思绪,“你最近多留意一下,我感觉到你的这群同学中,有微弱的,全息石的能量。”

  我诧异地转过头,不远处的小伙伴们依旧雀跃欢呼着。

  全息石继续在掌心中颤抖着,滚滚发烫。

  也许,谁也不知道,这即将又该发生一段怎样的故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