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全息之石

033 判得最长宵,数尽厌厌雨

全息之石 嘉月格格Doria 2091 2017-05-08 15:34:29

  9

  故事结束了,我回到现实中来,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

  这一刻突然觉得,这个女子是多么可怜。痴情如她,娴静如她,命运却是这般造化弄人。终其一生,她都没有等到那个她深爱的男人。

  不远处传来一阵打斗声,在一片红色缥缈之中,我看到红衣女子一脸凶残和扭曲,与白衣飘飘的多利亚对峙着。多利亚银色及地的长发在身后微微扬起,蓝色的眼眸波澜不惊,甚是冷峻。

  “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你了,现在的你,只是一点仅存的能量,为何还要如此徘徊不去?”

  “不,你胡说,这是我的世界,是你们的到来破坏了我的世界,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只是一个能量的世界,你是知道的,能量再得不到重生,就会永远消失了。”

  “呵,我都等了几百年,你觉得我还会害怕消失吗?几百年了,我就是在等待这一天,只要吞噬了你们,那么你们身上所带有的强大能量,就归我所有了。”

  红衣女子惨笑起来,烈焰红唇犹如嗜血的狂魔一般吓人。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能留你了。”

  说着,多利亚闭上了眼睛。冥思的瞬间,额头出现了一点银色的光亮,光亮随即扩大,环绕全身,她把两只手掌相互重叠在一起,举在胸前,再一瞬,手间爆发出一股滚烫的白色光波。

  红色缥缈的空间刹那被照耀得白色通亮,光波震得整片空间开始摇晃。

  红衣女子将布满红色尖锐指甲的双手一伸,四周凝聚起了血红可怖的能量。

  白色和红色两股能量在下一秒猛烈碰撞在一起。

  万丈刺眼。

  ……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把遮住双眼的手拿开,再看眼前时,这一片金碧辉煌的宫殿,已经倒塌了。

  红衣女子和多利亚双双落在碎石上。那些红色的绸布掉落在废墟中,有些已经碎成了好几块,随风飘在半空中,显得格外凄凉。

  红衣女子看着眼前破碎的一切,颤抖着双唇,绝望到说不出一句话。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着了魔一样四处张望,然后伸出去扒着那一堆堆坚硬的碎石,一边找寻着什么,一边绝望地惨叫。

  “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她扒得双手鲜血淋淋,然后跪了下去,抱头痛哭起来。

  那声音划破天际,凄凉悲惨,颠沛流离。

  “多利亚?”

  我走过去,试图与多利亚会合。

  但就在那一刹那间,被红衣女子抓住了。她用那满是鲜血的双手掐住我的脖子,蹬着我的眼里满是深深的怨恨,她的眼睛流出腥臭的血,咧开的嘴时不时地吐着青色的烟,那狰狞的面目,仿佛下一秒就要将我给碎尸万段。

  “放开她!”多利亚凝聚着手中的白色能量,却因为我在红衣女子手中而无法下手。

  “你们这些可恨的人类!”红衣女子的怨气越来越可怖,她扭曲着面孔说,“我在生的时候,就饱受你们卑劣言论的攻击,没事,我不在乎,可是,一直到死,你们都不放过我!”

  “你是,在找这个吗?”我颤抖着,举起那把紫檀木梳。

  “合欢花……还给我!”她一下疯癫起来,狠狠掐住我,抢过了那把木梳。

  就在她握住木梳之时,我胸前的全息石吊坠突然发出刺眼的光芒。

  在那一片光芒之中,我轻轻唤了她一声:“静姝。”

  她的手在那一瞬间停下了。

  她眼里满是惊叹和痴情,看着我,她问:“你叫我,什么?”

  “静姝。”我又唤了一声。

  那仿佛,是我在唤她,又仿佛,不是我在唤她。

  她滚烫的泪水低落在地面上,溅起一朵空灵幽美的合欢花。

  “你再叫一声,好吗?”她问。

  “静姝,静姝。”

  她颤抖起来,放下了掐住我的双手:“是你吗?”

  “是朕,静姝,不要再错下去了。”

  全息之石依旧闪耀着七彩的光芒,在那光芒的润泽下,我看见静姝原本扭曲苍白的脸孔慢慢变得红润,变得那般温婉动人,娴静美丽。

  “静姝,你可能不知道,在你饮下毒酒前夕,朕也早已离世。朕一直没有去找你,是因为皇宫纷争不断,为了不让他们发现你的存在,朕终是无能为力,只能将你藏匿在深宫之中。只是,命运造化弄人,那一天,原本我已安排好要去与你会面,在西苑湖里,不慎跌入水中,险些淹死,虽被救起,却从此落下病根,朕心知自己来日不多,各方皇权安顿好了,只是,内心对于你的牵挂和愧意,它们日日夜夜折磨着朕,让朕睡不得安稳,无从消逝。静姝,你知道吗?这一刻能够见到你,朕心甚悦,已无遗憾。”

  望着那把紧紧握在手心中的紫檀木梳,静姝早已泪流满面,她面若芙蓉,似水的眼眸温柔无比。

  “静姝,朕是真的爱你。”

  “这一刻能够见到你,静姝也很高兴,这几百年的等待,已经足矣,足矣。”

  惆怅彩云飞,碧落如何许?

  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

  总是别时情,那得分明语。

  判得最长宵,数尽厌厌雨。

  多少红尘,多少泪,也许,命运就是这般造化弄人,天道不测,多少缘起缘落,落花有情,终是不得善果。亦是,非也。只要我们心中相互存有这么一份爱,心有灵犀,相依相伴,即便是瞬间也算是永恒了。朝朝暮暮,花开花落,深爱过,你我便无悔。

  七彩的光芒乍现。

  昏暗的天空瞬间亮起,就像从那黑夜来到白昼。

  那一片废墟也瞬间化为乌有,再也没有碎石,没有红色缥缈,没有金碧辉煌,没有遗憾,没有颠沛流离,也没有怨恨。

  静姝和男子的身影在光芒之中随之变得透明,透明,最终消失在了天际。在那天际之处,一把木梳掉落下来,我看见钟诗雅也随之摔落到地面上,双眼紧闭,情况不明。

  “诗雅……”我一怔,连忙爬起身子想要过去看她,不料身子一时支撑不住,又倒了下去。

  在这一个白茫茫的世界之中,多利亚过来将我扶了起来。

  “她没事,这是她被吸进来的灵魂,如若晚一步,就要被吞食了。”

  “还好。”我舒了一口气,“还好到这最后,静姝终于解脱了,不用再生生世世被困在这里。想不到这人世间的爱,竟是如此悲惨,却是如此真挚。”

  “爱得越深,恨得越深,到头来,内心所有的的恨都会消散,轮回辗转,始终无法忘却,这就是我们所在的人世间的爱。”

  我望着他们消失的天际,握紧了胸前的石头吊坠。

  在我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眼前浮现的,是一个黑色的身影。

  他的身影,儒雅如画。

  就像他唤她静姝一般,他唤我,念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