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全息之石

039 每个人的内心,其实都有一个恶魔

全息之石 嘉月格格Doria 3202 2017-05-16 23:31:35

  5

  一直到晚上,洗漱完毕,躺下准备睡觉的时候,我才从那心寒的感觉中缓过神来。

  杰克说的没错,放眼当今社会,有多少离异的家庭?这种家庭,大多是家财万贯,放纵自己的孩子挥霍金钱,他们以为,他们尽到父母的本分就是给予孩子很多很多的物质,他们以为借此就可填满孩子缺失的爱。可是,并非如此,孩子需要的,只是一点温暖的爱,一点真心的陪伴。缺乏爱和陪伴的孩子,大多长成了不健康的心理,自甘堕落,造谣生事,甚至做尽各种坏事。

  可是,这个世上,又有多少父母真正懂得孩子的需求?去减少这些悲剧的发生?

  我昏昏沉沉地睡下,竟梦到了李昊然。

  梦中,他像个孩童一般对着我微笑,那般清澈和灿烂,可是,下一秒,我竟看见他的背后长出了一对黑色的翅膀,纯真的笑脸转瞬变成邪恶的狂笑,在他的额头上,竟然长出两个尖锐的黑色的角,他一边叫唤着我的名字,一边从嘴里流出黑色恶心的液体,在看到的一刹那,他向着我狂扑过来……

  啊!我惊醒过来,大冬天的,竟吓得一身冷汗。

  梦中的他的造型,是恶魔吗?

  定了定神,我暗自笑话自己小时候看的动漫太多,才会做出这种奇怪的梦。

  就在我准备继续睡下的时候,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我拿起,看见上面大大地写着三个字“李昊然”。我奇怪地拿着手机,许久不敢接。现在是凌晨3点多了,他给我打电话,会是什么事?

  犹豫片刻,我终于接听了电话。

  电话那一头,传来他酩酊大醉、混混沌沌的声音:“那个,唐小馨……我现在,在,天台……唐小馨,你过来,过来找我,快,我命令你快点过来……”

  “哐当”一声,像是手机掉在地面的声音,我对着电话叫了好几声,他再也没有回应。

  天台?醉酒?我吓得不敢多想,立马动身披了一件羽绒服,就直往外赶。

  我记得,晚上举行派对的场地外面,有一个楼梯是通往天台的,估计他会在那里。

  当我匆忙赶路的时候,在心里做了无数种假想。我甚至想到,要报警,要制止李昊然的轻生动机。做足了最坏的打算,我才敢推开天台的门。

  但愿,一切安好!

  就在我推开门的时候,看见李昊然正只身一人坐在地板上,旁边堆放着几个喝掉的空酒瓶子。

  还好,他很安全。

  我舒了一口气,走过去,对他说:“李总,大晚上的好冷,我送你回去。”

  “不,我不回去。”他原本一身高档儒雅的西装,此刻被地面的灰尘和泼洒的酒水搞得十分狼藉,衬衫上方的扣子被解开,领带散落,裸露胸膛。

  就在我准备起身,去叫其他人的时候,突然一下就被他拉住,将我拉回他的身边。

  “小馨,唐小馨,你知道吗?每当夜深人静,我就会觉得,觉得……很孤独,很害怕……”他说着,拿起身旁喝了一半的酒又灌了起来,“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第一次见面,我就,就,很喜欢你……”

  不行,他完全喝醉了,我得叫一下杰克来帮忙。我掏出手机,准备给杰克打电话。

  “不要打电话!”他吼了一声,把我手中的手机甩了出去,手机掉落到地面上,我准备去捡的时候,又被他给紧紧拽了回来,“小馨,在你心里,我是什么?我是,是那个……恶魔吗?哈哈哈,恶魔,恶魔!”

  我用力掰他的手,可是怎么也掰不动,他的力气很大,紧紧抓住我不放。

  “小馨,来,陪我喝酒,来,你喝酒!”他说着,将酒瓶子直往我嘴边塞。

  “我不喝,李总,我不喝。”我使劲挣扎。

  砰的一声,酒瓶子被摔在地面上,一下破碎了。

  “你,你敢拒绝我?!”

  这个举动好像一下激怒了他,他用两只手紧紧抓住我,将我推到在地,大吼到:“唐小馨?你敢拒绝我?我告诉你,我李昊然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

  他将我重重地压在地面上,我下意识地用手掌去撑住地面,被地面那一堆酒瓶子的玻璃碎片给狠狠扎了一手的血。鲜血低落到我白色的羽绒服上,可他却丝毫没有觉醒的意思,面对一身鲜血的我,他竟然狂笑起来,就像在我梦中那般,邪恶地狂笑。

  然后,竟然动手拉开我羽绒服的拉链,十分残暴地开始脱我的衣服。

  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到了喉咙里的求救,竟然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这是在干嘛?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放开我,放开……”我使劲挣扎着,可是他压在我身上的力气非常大,无论我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他开始脱我最里面的衣服的时候,发现了我戴在胸前的石头吊坠,可能是觉得吊坠碍事,竟一下将绳子扯掉,扔到一旁的地面上。

  全息石,全息石!

  我忍不住抽泣起来,全息石,拜托你,此刻我只能拜托你了,求求你救救我!

  就在这一刻,身旁的全息石突然发出耀眼的七彩光芒,将整个漆黑的夜幕照得通亮。

  在一片光芒之中,一股看不见的能量将压在我身上的李昊然撞倒在地,然后,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我身边,紧紧扶住了我。

  “唐小馨。”他唤着,将羽绒服重新为我盖上,看着我,眼里满是疼惜。

  “苏,瑾墨。”我一下哭出声来。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拾起我满是鲜血的手,紧皱双眉,很是懊悔。

  我忍住了抽泣,哽咽道:“还好有全息石,不然,我真的不敢想象……”

  他抓着我的双手,闭上眼睛,接着,一股星星点点温暖的光亮围绕在我的手掌上,再一下,我双手的伤口竟然完全愈合了,手上和衣服上的鲜血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有受伤过一样。

  他转头,看了一眼在身旁直直叫嚷的李昊然,对着他,一挥手,李昊然就那样一下安静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吓了一跳,问他:“你对他做了什么?”

  “没事,只是让他睡着了,还抹去了他今晚的记忆。”苏瑾墨冷冷地说,“他都对你做出这样的事,你怎么还担心他?”

  “他喝醉了,我知道他实际上不是这样的人。”

  “一个人在神志不清的时候,才是最真实的时候。”苏瑾墨说,“你以后在公司要多提防着他,他的性格中带有两极化,可能有双重人格的倾向。”

  “好。”我点点头。

  “走吧,你住哪,我送你回去。”他说着,扶我起了身。

  “你等我一下。”我捡起掉落一旁的手机,给杰克拨去了电话,在告诉他李昊然在天台上宿醉之后,我才对苏瑾墨说,“我们走吧。”

  刚走了一步,踉跄一下,又险些摔倒。

  “走得了吗?”苏瑾墨担心地又一把扶住我。

  “没事,还可以,我体质一直不太好,可能有些透支了。”

  苏瑾墨没再说什么,就那样扶着我走,感受到从他手中传来的温暖,我竟由衷地觉得心里很暖,很暖,有一种,他在我身边,就很安全的感觉。

  一直到回到房间,坐下,紧张的情绪才缓了过来。

  苏瑾墨给我倒了一杯热水,然后站在我的面前,就那样看着我,一脸疼惜:“还好吗?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我喝了一口热水,舒了一口气,“刚刚有点冷。”

  “以后深夜一个人不要随便出去,不管是谁喊你,都不要出去。”他的口气带有一丝责备,“这个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是善良的,有些人秉性邪恶,是你所改变不了的。”

  “好,我以后会注意的。”我点点头,“谢谢你,又救了我。”

  “如果今晚全息石没有爆发出能量,我就不会知道这件事情,你该怎么办?如果你以后自己不留点心,再有下次,或者说,以后没有我了,怎么办?”

  我握住胸前的石头吊坠,有些失了神。

  兴许是发现自己的口气有些冷冽了,他叹了口气,说:“对不起。”

  我抬起头不解地看着他。

  他继续说:“从一开始,把你卷进全息之石的事件中,是我的不对。”

  “这不是你的错,妩音姐都说了,与全息石这根深蒂固的缘分,是我命中带有的。”面对他的懊悔,我竟觉得悲伤起来,“你自己不是都说过,很多事情不是你我能轻易改变的。”

  “即使如此,我还是愿意相信,命运是可以被改变的。”他说。

  “最近发生了好多奇怪的事情,我想告诉你,也许你可以给我答案。”我低下头,看着手心中的全息石吊坠,竟觉得有些晕眩。

  “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他发现了我的晕眩,伸手来扶我,在触碰到我的身子的时候,愣了一下,“你怎么浑身这么烫,发烧了吗?”

  “嗯,可能吧,头好痛……”我看着他,眼前开始模糊,一阵反呕的感觉升了上来。

  晕倒的一刻,我倒在了他的怀抱里,突然就觉得,时间一下静止了,在这一刻,他的怀抱很温暖,很熟悉,刹那间,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一副似曾相识的画面。

  那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将蜷缩在他脚边的小女孩抱起,就那样紧紧地抱在怀里,小女孩柔软地靠在他宽大的怀里,漫天飘下白色的雪花,她就那么想着,就让时间,永远地停留在这暖心的一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