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全息之石

040 这一世,他会对她隐瞒所有的感情

全息之石 嘉月格格Doria 1982 2017-05-21 21:06:49

  6

  夜深了。

  北方的夜晚很安静,静到可以听到临近大海浪花拍打堤坝的声音。

  望着眼前熟睡的女孩,瑾墨感到一阵不安和心疼。这一世的她跟前几世一样,坚强,独立,善良,可还是让人放心不下。自己都已经在这个世上跟了她这么多年,还能跟多久?他终究要离开,终究不属于这里。那个时候,她该怎么办?

  女孩微微动了动苍白的嘴唇,他连忙上前扶住,她睁开了眼睛,是一双蓝色碧眼。

  “头好沉。”多利亚试图坐起身来,却觉得浑身无力,“这是生病了吗?”

  “嗯,今晚吹到冷风,发烧了。”瑾墨扶她坐了起来。

  “原来地球人生病的感觉是这样。”她浅笑一下,“所以这是我,从这个人类的身体苏醒过来之后,第一次生病,感觉挺难受的。”

  “她从小体质就不好,经常生病。”瑾墨顿了一下,“每次生病都会这么难受。”

  多利亚看着他,有些悲伤:“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

  他没有回应。

  她叹了口气:“虽然我不太懂得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但是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们会离开他们。”

  “我会处理好的。”

  看他如此冷漠的回应,多利亚也不再多说什么。他拿起放置床头桌面的全息石碎块,久久凝视。

  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这颗石头。所发生的一切,看似命中注定,却也因人而起。命与运,就像人与血液的关系,相互融合,到最后,谁都说不清这两者的关系了。

  所以,这一世,他会对她隐瞒所有的感情,就让她把他和所发生的一切,都当做她这段生命旅程中的一个短暂的过往,没有感情,就没有伤痛,也就不会把恩恩怨怨带到下一世。

  他的眼神有些冷峻:“全息石的事情我们不能再拖了,接下去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剩余的碎块。”

  “要怎么做?”多利亚问。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跟水晶研发一款能量波探测仪。这个探测仪,可以不受任何时间和空间的阻碍,在地球上具有非常强大的穿透力,以此,用来探测全息石。”

  “探测全息石?”

  “我们在探测仪所注入的能量波,与全息石所具备的能量波基本一致,所以,一旦开启了这个探测仪,以后不管全息石碎块有没有爆发出能量,我们都能第一时间知道它们在这地球上的准确距离和方位。”

  “研发,成功了吗?”

  “不出意外的话,地球时间五天后就可以正式启动。”

  “太好了。”多利亚顿了一下,“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大大加快找寻全息石的速度了。”

  “五天后的启动仪式,需要注入你的能量,到时候我会去接唐小馨,想办法让你苏醒过来。”

  “我能做什么?”多利亚的眼神暗淡下去,“我现在,被困在一个低级人类的躯壳里,除了一些简单的能量,其他的什么都使不出来。在这里,沉睡中,我反复梦见月星被屠杀的那一幕一幕,即使是醒来了,眼睁睁看着它就在我的眼前,我却回不去,也没有一丝办法。我现在,就是个没用的人。”

  窗外的明月高高悬挂,从这个星球望上去,它是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可是,谁又知道,现今的它是一片一片被尘土覆盖的废墟,随时面临着毁灭的危险。她作为这颗星球的公主,肩负着逝去的父王留下来的使命,她必须更加强大起来,才能重振这个家园。

  到那个时候,所有的血海深仇,她会一一加倍,奉还。

  夜更深了。

  窗外的月光如流水一般洒进屋里,拂在沉睡的她的面容上,看起来是这般柔和,可是,却是如此沉重。

  她轻轻动了一下,脸色苍白,连嘴唇也是苍白的。

  他起身,用手中用热水泡过的毛巾,轻轻为她擦拭额头的冷汗。

  她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他,像是有许多话想说,可是这一刻喉咙里却被噎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要喝点水吗?”

  她颤抖着嘴唇,点了一下头,试图起身,却又被他按了下去。

  “我来倒就好,你坐好。”他将温热的水端到她的面前,将她扶了起来,看着她咕噜咕噜一口喝完,这才露出舒缓的神情,“慢点喝,别烫着。”

  她擦擦嘴巴,顿了顿问:“你怎么,还在这里?”

  “你都生病了,我不在这里照顾你,还有谁能照顾你?”他浅笑一下。

  他的体贴和温柔,让她觉得打从心里很熟悉很温暖,又顿了一下,她说:“我刚刚,又做了那个梦。每次发烧,我都会做那个梦。那些穷追不舍的红点,不停地坠落,万丈深渊,那种感觉很可怕。”

  “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他无奈,轻叹口气。

  “可是,这一次的梦,跟之前的,有些不一样。”她试图回想,却觉得头痛欲裂,“不行,想不起来了,头好痛……”

  他连忙捧过她的脸,为她注入一股温暖的能量,当她平静下来,他说:“别想了,睡吧,我在这里,我会陪着你。”

  她闭上眼睛,再次沉沉睡去。

  他看着她,满脸心疼。她每次生病,他比她还要难受,他多么希望能够为她承受更多,只可惜,他注定只能这样默默地看着她,护着她。

  她九岁那年,随父母外出,在路上出了车祸,是他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赶到,护了他们周全。

  她高考毕业那年,外出旅游,被隐藏在森林深处的邪气驱使,一个人倒在了黑暗的森林里,如若不是他及时赶到,她的能量可能就被邪气给吞食了。

  ……

  这些,她都不知道,他也不会让她知道。他怜惜地看着她,轻叹口气。他只愿,这一世他能够将这一切恩怨都做个彻底的了结,下一世的她,就不用再遭受这些罪了。

  她可以如愿以偿过她想要的美好的生活,他也可以放心离去。

  再也,不会打扰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