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晨希烟雨梦

第二章 烟雨楼

晨希烟雨梦 丁晨希 2286 2017-04-15 15:36:30

  就这样,墨晨希落了个清净,好生休养了半个月,伤好了,不过额头上真的要留疤了。

墨晨希走到铜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也就16岁的样子,五官精致,着实是个美人。不知道这个美丽的小女孩家里究竟遭遇了怎样的变故才会身陷青楼呢?墨晨希不忍唏嘘一番。

女生都爱漂亮,墨晨希也不例外。伤在额头的正中间,像一条粉色的小蚯蚓爬在额头上。其实剪个留海可能就遮住了,不过墨晨希并不打算这样做。

大学的时候化妆课可不是白学的,要遮住这点小伤疤还是小意思。

墨晨希找了一支小号的毛笔蘸了点胭脂,在额头上描绘了起来。不一会,一朵梅花出现在墨晨希的额头,好看极了,不仅遮住了疤痕,更为精致的脸蛋增添了一股妩媚。

墨晨希休养的这段时间,从彩月口中对烟雨楼做了基本的了解。烟雨楼是陵州国皇城排名第三的青楼,生意一般。排名第一、第二的青楼分别是:醉仙楼和紫琼楼。

陵州国重文,皇帝治国有道,在街上茶楼可以看到很多学子高谈论阔,加上陵州国地处长江流域是鱼米之乡,不缺粮食,百姓也算安居乐业。

彩月端着吃食走进房间。“晨希小姐,吃饭了。”

“好的,谢谢。”墨晨希从铜镜前起身,彩月这才看到墨晨希的脸,眼睛都直了。

“晨希小姐,你的额头。。。。。。你真美!”墨晨希听完笑了笑,在桌前坐下。

“对了,彩月,帮我约见李妈妈,我要和她谈个交易,就说我有办法让烟雨楼成为陵州国第一青楼。”说完,墨晨希拿起筷子,不急不慢的开始吃饭。

“好的,小姐,我这就去。”彩月总感觉墨晨希哪里不一样了,好像不再是以前那个好欺负的墨家大小姐了。

烟雨楼的李妈妈一个时辰后来到墨晨希的房间。看了一眼墨晨希的额头,有点惊讶。

可语气依旧不耐烦的说到:“你找我什么事?我警告你,别给我耍花样,看样子你的伤已经好了,明天开始就给我接客。”

“李妈妈,你别着急呀,你先坐下。”墨晨希指了指桌对面的位置。

“我能让烟雨楼一个月内成为陵州国排名第一的青楼,当然了,条件是不能让我接客,事成后你再答应我一件事。”条件抛出来了,接不接就不是墨晨希能左右的事情了。

“先说说你有什么办法?我倒要看你个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招?”李妈妈阴阳怪气的语调似乎不怎么相信墨晨希。

墨晨希也不介意,笑了笑从旁边柜子抽屉里拿出一叠宣纸递给李妈妈:“您先看看这个,看完我们再说。”宣纸上是一份计划书,墨晨希养伤这段时间写的。

计划书的内容是把烟雨楼打造成“大上海舞厅”与“前世夜总会”的结合,在这个时代估计是前所未见闻所未闻吧。

果然,李妈妈看完计划书脸瞬间变了:“这是你写的?”

“是的,现在可以谈谈我们的交易了吗?”墨晨希微笑着看像李妈妈。

“你等着,戌时前告诉你。”说完这句话,李妈妈一阵风似的出去了。

烟雨楼相思阁,暗墙里出来一位黑色玄衣男子行至首位坐下。李妈妈毕恭毕敬的站在下首。

“少主,这是墨家大小姐写的东西,她说能让烟雨楼一个月内成为陵州国第一青楼。”李妈妈小心翼翼递上墨晨希的计划书。

“噢?”尹天一接过李妈妈递上来的东西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

“有点意思,这墨家大小姐不是草包吗?看来咱们影门的情报也有不准的时候。”尹天一嘴角扬起一抹邪笑。“她有什么要求?”

“回少主,墨小姐希望不要让她接客,并在事成后答应她一个条件。”

尹天一听完哈哈大笑:“有点意思,有点意思,哈哈,答应她的要求,全力配合她,下去吧!”

“是,少主”李妈妈弓着腰退下。

“墨晨希”尹天一嘴里念着这三个字,嘴角上扬。“你们墨家人把你从徽州国骗到陵州国,卖到青楼,本以为你是个草包,没想到你还有点意思。呵呵!”

墨晨希吃完晚饭正在房间里打转消食,不是她不想出去转,实在是这地方尴尬,出了这个门不知道会遇到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墨晨希微微一笑:“来了。”

果然,李妈妈推门进来,“墨小姐,按你说的办。”

墨晨希听到这话终于安心了,她生怕李妈妈哪根经不对非要她接客,那她可就没地方哭了。

“好,那从明天开始,烟雨楼暂停营业,所有人都要接受我的培训。”

李妈妈听到墨晨希的话愣住了:“培训是什么?”

墨晨希这才想起来是在古代:“就是给大家做一个特殊训练,让大家按照我说的去做。”

墨晨希又跟李妈妈交代了几件事情后,李妈妈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态度转变实在是快。

次日,墨晨希让烟雨楼全员休息一天,自己则带着彩月出去采购了。

陵州国的皇城很热闹,茶楼里学子们正在高谈论阔讨论某种政策的利弊;青石路上人们三三两两的逛着,其中不乏大家小姐、少爷;大街上小贩们正在沿街叫卖,贩卖的物种也很丰富。

墨晨希看的眼花缭乱,东瞧瞧,西逛逛,一扫近日来的烦闷,没想到古代这么好玩。

很快墨晨希就买了一堆东西,彩月付钱后让人直接送到烟雨楼。这时,一位老者的声音传入了墨晨希的耳朵。

“哎哟,哎哟,我的橙子。”墨晨希循声望去,见一老人推着板车,本来在车上的橙子滚了满地,周围几个百姓跑上去拿了两个橙子就走,其他人看着有人在抢,于是乎一窝蜂全部涌上去“拿”橙子。

老者哪里是那么多人对手,只能跪在地上干着急:“我的橙子啊,你们别拿,求求你们了,我儿子还等着卖了橙子的钱救命啊。”

墨晨希见到这一幕心里不是滋味,走上前去扶起老者:“老人家你别着急。”墨晨希正在思索这要怎么帮老人把钱讨回来时,一白衣男子映入眼帘。

白衣男子伸手递上一张银票:“老人家,这些钱你拿着给你儿子治病。”墨晨希看向白衣男子微笑示意。

“年轻人,我的橙子不是你拿的,你这银票我不能收。”老人家看着白衣男子递过来的一百两银票,说什么也不肯收。

“没事,老人家,您儿子治病要紧。”白衣男子微笑着看向老人。

可是老人说什么也不肯收下银票,墨晨希上前一步对老人是:“我有办法让刚刚那些人把钱给您送回来,当然了,也希望这位公子能够帮点小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