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晨希烟雨梦

晨希烟雨梦

丁晨希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15上架
  • 36738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梦初醒

晨希烟雨梦 丁晨希 2506 2017-04-15 12:01:09

  烟雨楼。

墨晨希缓缓睁开双眼,脑子还不是很清楚,愣愣的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感到很茫然。眨了几下眼睛才看清楚,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古色古香的床上,大红的被子盖在身上。

墨晨希伸手撩开紫色的帷帐往外探,屋内桌子凳子都倒在地上,满屋装饰品也东倒西歪。看到这个金色和红色为主装饰的房间,她第一感觉,这个房间。。。。。。

很情趣!

对,就是情趣。可是细细看这房间布置的古色古香又不那么的撩人。就在墨晨希思考的时候,一阵强烈的头痛席卷而来。

“啊。。。。。。我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在电视台的演播厅录节目吗?怎么会在这里?对了,演播厅上方的灯掉下来砸到我了,好像还感到电流在身体里穿梭。

又一阵疼痛袭来,剧烈的痛感让墨晨希无法思考,顿时只觉天旋地转,头脑发懵。

这时,一女子走进房间,看到墨晨希醒了显得特别吃惊,顿时打翻了手里的水盆“小。。。。。。小姐,你。。。。。。你醒了?”

墨晨希用手锤了锤头,摸到额头上好像有伤口,“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面前的人又是谁?

墨晨希看了看面前的女子,14.15岁的样子,细细看她的穿着打扮,实打实的是古装啊!难道穿越了?墨晨希此时有太多的问题萦绕在心头。

“小。。。。。。小姐,你受伤晕倒了,我正准备帮你擦拭一下身体”女子颔首小心的说着,边说边偷偷看墨晨希。

“你是?”墨晨希的头疼好了点,缓缓的坐起来靠在床头,看眼前的小姑娘小心翼翼的样子,猜想她应该是自己这副身体的丫鬟吧,看样子穿越还穿到的一个千金小姐身上,不错不错!总算有点欣慰,顿时心情好了点,至少不用受苦不是。墨晨希不是一个悲观的人,她很会苦中作乐,可能是前世从小就不太顺利,吃的苦多了,日子再难墨晨希也总能找到一点安慰,苦中作乐。

“晨希小姐,我是彩月啊,你不记得我了?”彩月抬头不可思议看着墨晨希。

“彩月?我。。。。。。啊!我的头。。。。。。好痛”又一阵头痛袭来,脑海里闪过一些小时候的片段,在一个鸟语花香的院子里,和一个小男孩在互相追赶,欢声笑语很是快乐。随着这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墨晨希的脑海,墨晨希双手报头,脸色苍白,牙齿紧咬嘴唇。

彩月看到墨晨希这个样子,连忙炮过来扶着墨晨希。“小姐,你怎么了?”

好一会墨晨希才缓过来,她知道刚刚闪过的儿时画面应该是这副身体主人的,可是只有儿时的几个画面,有用的信息实在太少了,墨晨希还是不知道这身体主人到底是谁。

“我。。。。。。彩月?我不记得你是谁了。”

“小姐,你难道失忆了?”彩月直直的看着墨晨希,眼里闪过一丝怀疑。

墨晨希没有错过彩月的眼神。“我。。。。。。我也不知道。”墨晨希心里想,只能破罐破摔了,难不成还告诉她,自己是穿越来的吗?估计她会把自己当妖怪吧。干脆就说自己失忆好了。

“我,我的头好痛,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为什么会受伤了?”

“小姐,我是你的丫鬟,你摔伤了头,流了好多血,我去帮你请大夫。”

彩月说完就往房门外跑。墨晨希仔细检查了自己的身体,额头的伤看不到,身体其他地方有点擦伤,不过好在都不是太严重,过几天应该就好了。

很快,一盏茶的功夫,彩月就跑回来了。

“晨希小姐,我跟妈妈说了,妈妈派人去请大夫了,大夫一会就来了,我先把屋里收拾收拾。”

墨晨希听到彩月的话很是奇怪,‘妈妈’是什么鬼?

“妈妈是谁?这里是哪里?”古代不是叫母亲为娘吗?妈妈是现代的叫法吧?

“噗嗤!”彩月听到墨晨希的话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小姐,妈妈就是妈妈呀,看来你是真的不记得了,这里是烟雨楼,陵州皇城的青楼。”彩月边把倒在地上的桌子凳子摆好,边笑着回答墨晨希。

“什么?青楼?”什么鬼啊?刚刚还在庆幸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小姐的身体里,至少不用吃苦了,结果还真是‘小姐’啊!汗!这还不如死了算了。。。。。。

“是啊,小姐,您受伤就是因为有个客人指明让您接客,您不愿意,撞墙伤了头,这才。。。。。。”彩月不着痕迹的把墨晨希受伤的原因说了出来。

“我为什么会在青楼?你到底是谁?”墨晨希简直不能接受,这也太苦逼了吧!

“我是您的贴身丫鬟,从小就跟着您了,晨希小姐您家里发生了变故,现在全家就剩您一个人了,小姐您走投无路,才会来青楼。”彩月坚定的看着墨晨希,深怕墨晨希不相信自己。

“其实小姐您不记得也是一件好事,都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只会徒增烦恼。”彩月说着叹了口气。

“这样吗?”墨晨希很希望能想起些什么,可是除了那零星的儿时画面,其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妈妈带着小厮和大夫走了进来。

“大夫,你可来了,快,快帮我们小姐看看。”彩月连忙把大夫拉到墨晨希床边。

大夫仔细为墨晨希检查了一番。

“这位小姐失血过多,身体略虚,需要好生调养一段时间,切不可劳心劳力,我去给你开张药方,你们按药方去抓药。”大夫写完药方交给彩月后又起身为墨晨希包扎额头上的伤。

“额头上的伤我给包扎好后不要碰水,伤口有点深,估计好了也会留疤。”大夫边说边给墨晨希上药,然后用布缠了几圈。

妈妈不耐烦的挥手对跟进来的小厮说“阿才,带大夫去取银子。”

小厮领着大夫出去后,妈妈打量了墨晨希一番,冷笑一声,上前一把揪住墨晨希的头发。

“我跟你说,你要是毁容影响以后接客,我饶不了你,我烟雨楼可不养闲人,哼!”说完,一甩衣袖,大步朝门外走去。

墨晨希吃痛的“嘶”唤了一声,好一会才缓过来。

“彩月,跟着我真是难为你了。”想着这丫头从小跟着自己,现在还陷入青楼内,实在是委屈她了。

“小姐,您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呀,彩月不委屈,我这就去给您抓药。”

彩月听完墨晨希的话,顿时安下心,看来墨晨希是真的不记得了,转身出门去街上抓药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墨晨希一个人,她把发生的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作为21世纪当红的女主播,本来好好的正在电视台演播厅播报即使新闻,结果一盏灯砸在头顶,电流穿过身体。。。。。。然后就穿越了?

真的有够狗血,穿就穿吧,结果居然穿到青楼里,这是要闹哪样?难道就这样堕落了?每天接客?不!不能这样,太可怕了!怎样才能保住自己的清白呢?墨晨希真的觉得这个问题要好好想想,这是现在最严峻的问题,一个不好就万劫不复了。

一个时辰后,彩月端了晚药进来“晨希小姐,喝药了。”

墨晨希接过彩月手中的碗,闻了闻,捏着鼻子一饮而尽。“彩月,有糖吗?或者梅子之类的也行。”前世就听说中药很苦,没想到这么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