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晨希烟雨梦

第四章 遇刺杀

晨希烟雨梦 丁晨希 2118 2017-04-15 15:39:48

  烟雨楼主楼有上下两层,一层大厅正中间有一个铺着红绸的方形木台,平日里供妙龄女子在上面莺莺燕舞,木台四周摆着十二张圆桌,供客人欣赏表演饮酒作乐,大厅右侧架着一座木楼梯,走上楼梯来到二层有十二间雅间,供达官贵人富家子弟单独玩乐。另外,一层最里端有个屏风,越过屏风就是内院,最大的院子凤鸣阁是妓子们平日居住的地方,内院里还有一些空置的小院子,比如影门少主尹天一住的相思阁就在内院的东北角。

自从与李妈妈谈妥交易后,墨晨希就不住在原先的小屋了,而是搬到了烟雨楼里独立的一个小院子——玲珑阁。玲珑阁地处内院的西北角,正好与尹天一的院子一东一西,都是平日里鲜少有人经过的地方。

车夫驾着马车抵达烟雨楼门口,墨晨希在来的路上就已经痛的晕了过去,马车刚一停,楚陵谦就抱着墨晨希下马车往烟雨楼里走。

彩月在前面带路,领着楚陵谦到了玲珑阁,楚陵谦把墨晨希放在床上,嘱咐彩月道:“你先寻大夫给墨小姐瞧瞧,如果严重就去楚家捎信,我再想办法。”

“好的,楚公子,奴婢明白。”彩月点了点头。

“好好照顾墨小姐,我先走了。”楚陵谦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墨晨希,转身往屋外走去。

“奴婢送您。”彩月把楚陵谦送到房间门口,突然,两道黑影从天而降,霎时间挥剑朝楚陵谦刺来。

楚陵谦见此,立马推开彩月,解下腰间黑色锦带一挥,原来是条长鞭。楚陵谦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相反他自幼习武,习得一手好鞭。眼见一黑衣人的剑快要刺到楚陵谦胸前,楚陵谦抬脚一踢,踢中其腹部,致黑衣人踉跄退后数步。另一黑衣人见状连忙挥剑而上,楚陵谦黑鞭一抽,逼退黑衣人。楚陵谦以一敌二略占上风,黑衣人暂时杀不了他,他也伤不了对方。

此时正坐在相思阁屋顶饮酒的影门第一杀手南宫特耳朵一动,察觉到有人打斗,提气循声而去。

打斗时间一长,楚陵谦渐露疲态,隐隐处于劣势。南宫特循声而来,见此状并未出手,而是抱着剑站在一旁。

“大侠既然来了,不如出手相助如何?”楚陵谦一边与黑衣人过招一边说道。

“一千两。”南宫特仰头看天,神情傲慢的回答。

楚陵谦右手黑鞭一挥打中一名黑衣人胸口:“大侠何必趁火打劫。”

南宫特冷哼一声:“我影门第一杀手南宫特平日里可不止这个价。”

“原来是南宫少侠,失敬失敬,一千两不亏,成交。”

语毕,南宫特往前一跃提剑加入打斗,楚陵谦的黑鞭也越使越快,黑衣人立马落入下风。只见南宫特一个虚晃,持剑刺入一黑衣人心口,一剑致命。楚陵谦挥鞭缠住另一黑衣人脖子,一用力,咔嚓一声,黑衣人断气倒地。

“多谢南宫少侠出手相助,银票楚某稍后会派人送上,在下不知可否再向影门买个消息?”楚陵谦收起黑鞭系在腰上。

“不知楚公子可是要问黑衣人背后受何人指示?”南宫特将剑收起背在背后。

“正是。”楚陵谦点头微微一笑。熟悉楚陵谦的人可能知道,他现在很愤怒,当然,任谁遭遇了刺杀都会生气。

南宫特眉毛一挑:“再加两千两。”

“成交,一共三千两随后送到。”楚陵谦说完转身离去,南宫特亦是提气跃上房顶,消失不见。

彩月哪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看着楚陵谦和南宫特的背影吓得不轻,同时也奇怪影门这个江湖门派的杀手怎么会在烟雨楼出现,好一会彩月才缓缓从地上爬起,看了看地上两具黑衣人的尸体,立马跑去找李妈妈。

李妈妈知道情况后,让彩月莫要声张,安排人清理了现场,扫了痕迹。而此时躺在床上还在昏迷中墨晨希什么也不知道。

影门是做情报和杀手买卖的江湖组织,不过影门也有做事的原则,那就是不过问朝堂之事。近十年影门生意越做越大,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杀手。除了明面上接生意的据点,没有人知道影门有多少人,有多少势力。

墨晨希在子夜时分才苏醒,脑子里不停消化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此时,属于原主的记忆已全部在脑海中浮现。

原本的墨晨希是徽州国墨家的嫡小姐,父亲是正三品兴国侯爷,母亲早逝,父亲娶了填房沈氏,那时墨晨希才六岁,自从沈氏嫁入墨家后,处处捧杀打压墨晨希,这十年来,墨晨希被沈氏教的骄纵任性、心思单纯,偏偏墨晨希觉得沈氏对她极好。

这次墨晨希被骗来陵州国是因为母亲在世时为她定了门好亲事,陵州国第二世家王家大公子王瑾瑜。可沈氏不会那么好心把这么一门好亲事许给墨晨希,沈氏希望嫁入王家的是墨晨希的妹妹,自己的亲生女儿墨晨忆。

于是乎沈氏安排彩月哄墨晨希在婚前去陵州国看看自己的未来夫婿,然后暗中把墨晨希卖入青楼。说起来原主也是单纯,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墨晨希暗暗决定迟早有一天,她会替原主把一切都讨回来的。

楚府书房。

楚陵谦招来随从良峰:“影门可有回复?”

良峰双手抱拳答道:“禀公子,据影门调查,今日暗杀乃三皇子璟王所为。”

“好个璟王,他胆子大了,去,把今日之事透露给七皇子。”楚陵谦右手重重锤向桌子。

“是,属下遵命。”良峰点头应是。

楚陵谦又交代了几件事后,突然想起自己从回来就在书房,竟忘了云凡,“云凡公子可有回来?”

“云凡公子回来了,属下见您一直在忙,便擅自做主把云凡公子安排在偏院了,让他明日再来见您,请公子责罚。”良峰小心翼翼的低头答道。

“行了,下去吧。”楚陵谦挥了挥衣袖。

楚府偏院。

云凡双手叉腰气鼓鼓的来回踱步。

“好你个楚陵谦,不就是要你请我喝酒吗?居然不见我,哼!”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人,气死我了,哼!”

“讨厌!看我明天不下药把你这花花草草都毒害了!”

“臭陵谦!实在太可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