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晨希烟雨梦

第三章 初相遇

晨希烟雨梦 丁晨希 2384 2017-04-15 15:39:25

  一行人行至茶楼门口。

“还不知公子贵姓?”墨晨希微微欠身说道。

白衣男子略俯折,双手合抱举,自上至下,引至胸前行礼。“在下楚陵谦,敢问姑娘芳名?”楚陵谦身形修长,一抬手,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衣袖显露无疑。墨晨希对楚陵谦这个谦谦君子颇有好感,楚陵谦就是那种任何人与之相交都会觉着很舒服的人。

楚陵谦是陵州国四大世家之首楚家的嫡长子,父亲是楚家家主楚原瞻,母亲是当今皇上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华安公主,华安公主当年对楚原瞻一见倾心,下嫁至楚家。成亲后怀孕七月早产生下楚陵谦,可因生产时流血不止,就此去了。皇上痛心喜爱的妹妹离世,亲自为华安公主的幼子取名,赐“陵”字,取名楚陵谦。

“原来是楚公子,小女子墨晨希,今天有劳楚公子帮忙了。”楚陵谦这时才看清墨晨希的样貌,身着一件淡粉色长裙,外披白色纱衣,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倾泻于地,细致乌黑的长发挽成发髻,一支梅花白玉簪显得清新优雅,墨晨希相貌娇美,肤色白腻,额头画着一朵梅花更是点睛之笔,衬的整个人更具灵气。

“哪里哪里,墨姑娘宅心仁厚,在下岂有不出手相助之理。不如我们进去边喝茶边等好消息?”

“可,请。”二人相视一笑,步入茶楼,在二楼临街雅间内坐下,楚陵谦的小厮带着彭老在一楼靠近门口处坐着。

。。。。。。

此时,大街上有几个妇人大声聊天:“你们听说了吗?今天城门口有个卖橙子的,满车橙子全没了。”

“听说了,橙子落了满地,全被路人捡走了。”

“我知道那老头,那老头姓彭名三,住在城外洛东村,我家二婶跟他一个村子的。说起来那也是个可怜人啊。”

“彭三打小就苦,十岁的时候父母不小心冲撞了权贵被官府判了流放,在流放的路上死了。全家就剩下彭三和一个五岁的妹妹。可怜彭三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扛下家里的重担还要照顾年幼的妹妹。”

“没想到他小时候这么可怜。”

“这才是磨难的开始哩。后来,因着彭三本分勤劳,隔壁村一个姑娘不介意他的家世相中了他,婚后男耕女织,本以为日子可以过好了,可那妇人生完孩子没养好,坏了身子,不久就重病在床,彭三妹妹自小得哥哥照顾,眼见哥哥家里遇到了难处,想帮哥哥分担一二,于是卖到青楼做下人。彭三知道后想阻止,可卖shen,契已签,无法挽回了。”

周围有些人听到这里,悄悄抹了抹眼泪。

“现在彭三家里唯一的儿子病重,今天卖橙子就是为了给儿子买药治病,可不曾想这橙子全没了,真是苍天不给活路啊。”

“是啊,我也听说了,那彭三特别可怜,今天的橙子又全没了,不知道彭三要怎么活呀。”

“这彭三才三十几,可你看他样子像五十多的老人家,真是惨啊!”

说着又有几位妇人加入了进来:“真是可怜,刚刚我家小崽子拿了两个橙回来,我当他是哪来的呢,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这就去给彭三送钱去。”

“听说彭三现在在城东的茶楼,我们一起去给他送钱。”

“好嘞!我们一起去。”

墨晨希制造流言让大家知晓彭三的事迹,不过也得亏楚陵谦属下办事的能力强,不仅第一时间打听清楚了彭三的家世,还迅速安排好了散播流言的人。

这个社会总是同情弱者,彭三遭遇可怜,家里儿子重病,等着钱买药治病,百姓们还是善良的,陆陆续续给彭三把钱送过去了。有些是真拿了橙子的人,有些是听说彭三的故事后,想帮助一二的。

两个时辰后,彭三收到了五十两的橙子钱,再多彭三说什么也不收了。彭三捧着银子跟随小厮来到二楼。

“两位是我大恩人,可我的橙子卖不了这么多钱,别再让乡亲们给我钱了。两位的大恩大德小人没齿难忘,请受小人一拜。”说着彭三跪地就要磕头。

墨晨希连忙起身扶住彭三:“彭老快快请起,你要谢的不是我们,是那些百姓,他们都是好人,拿橙子的人你也莫要放在心上,不过是爱凑热闹罢了。”

“姑娘说的是,不管怎样小人还是要谢谢二位。”彭三还是起身行了个大礼,这次墨晨希没有阻止,总要给彭三一个感谢的机会,墨晨希不希望因为这点事让彭三觉得欠了自己。

楚陵谦想到彭三还要回家照顾孩子也不好多留,对站在彭三身旁的随从说:“良峰,你带彭老去药店抓药,最好再寻个大夫去看看。”

“是,大公子”良峰点头应是,正欲带彭三往外走。这时,一男子声音由远及近。

“谁要看大夫啊?不知我仙医谷大弟子可否够格?”语毕,一青衣男子走近,和楚陵谦给人的感觉有所不同,青衣男子似乎更为洒脱,无拘无束透着一丝风骨。

楚陵谦听到声音眼角带着笑意说道:“原来是云凡兄,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陵谦兄别来无恙啊!”云凡看到墨晨希眼角微微上扬,语气里满是八卦的味道:“这位姑娘是?”

“这位是墨小姐,云凡兄来的刚好,若云凡兄愿意不知可否去看一位病人?”楚陵谦知道云凡所想,把话题转了回来。

“哼,你大公子开口了,我能不去吗?”云凡仰头给了楚陵谦一个白眼。

楚陵谦不在意的笑了笑“云凡兄此言差矣,不是你毛遂自荐的吗?”

云凡扯了扯唇角,眼里有些尴尬:“罢了,合着就我爱多管闲事,那我且去看看好了。”

“良峰带云公子去吧。”楚陵谦挥手示意良峰。

“是,大公子。”良峰点头,转身对云凡弓腰伸出右手“云公子,请。”

“陵谦,等我回来晚上请我喝酒。”云凡挥挥衣摆,走了出去。良峰、彭三紧随其后。

三人走后,墨晨希也欲告辞,刚刚起身,话还没有说,突然一阵头痛袭来:“啊,我的头。。。。。。好痛。”

“墨姑娘,你没事吧。”楚陵谦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墨晨希。

“我。。。。。。痛。。。。。。好痛”墨晨希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眼看就站不住了,楚陵谦一把抱住墨晨希往雅间门外走。

彩月见状连忙跑过来:“楚公子,我家小姐怎么了?”

“墨小姐说是头痛,先不说这些了,墨小姐家住何处?先送墨小姐回府。”楚陵谦抱着墨晨希走向楚家马车。

“我家小姐住在烟雨楼。”彩月连忙跟上楚陵谦答道。

楚陵谦一愣,随即又大步走向马车,对车夫说:“去烟雨楼。”

车夫听到一惊:“公子,烟雨。。。。。。烟雨楼是。。。。。。妓院。”

楚陵谦抱着墨晨希上了马车,转头对车夫说道:“墨姑娘善良大爱,我等也不可拘泥于小节,休再多言,走吧!”

“是,公子。”车夫不再多言,驾着马车朝烟雨楼驶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