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晨希烟雨梦

第十四章 局不易破

晨希烟雨梦 丁晨希 2088 2017-04-24 19:56:59

  墨晨希来到楚府,已是未时,倒不是她起的晚,而是李妈妈一早找到她,给了她烟雨楼三成的股份,让她帮忙打理。昨夜烟雨楼被查封,实在乱的很,想来李妈妈也是慌了,没有办法,见自己确实有些本事,便想着让自己帮她。

墨晨希没有拒绝李妈妈,欣然接受了,主要是她实在是没钱,总不能一直住在烟雨楼吧,既然她想要搬出去,肯定是需要有钱傍身的。

楚管家将墨晨希引到前厅,楚陵谦已经在里面了,同在厅内的还有一名男子,身着墨色缎袍,相貌堂堂,一身贵气,看样子就知道绝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

“晨希,你来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七皇子。”楚陵谦见墨晨希走进来,连忙上前为墨晨希引荐。

墨晨希微微欠身道:“七皇子,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七皇子抬手示意:“墨姑娘不必多礼,快请坐,刚刚还听陵谦说起你呢。”

“噢?他怎么说我的?”墨晨希说话时看了楚陵谦一眼,楚陵谦轻咳一声,连忙别过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楚陵谦的反应七皇子全部看在眼里,他挑了挑眉,难道楚陵谦这是害羞了?真是难得,那可要好好调戏一下楚陵谦:“他当然说你......”七皇子话还没说完,就被楚陵谦的一阵咳嗽打断了。

“你没事吧?”楚陵谦突然一阵咳,墨晨希吓了一跳,忙上前关心道。

“没......没事,喝茶,呛着了......”楚陵谦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了,我们说正事吧!”

墨晨希见楚陵谦确实只是呛着了,没什么大碍,舒了口气,回到座位坐下:“好......说正事。”

七皇子见楚陵谦这个样子心里痒痒的,很想调戏他一番,不过刚才的机会错过了,现在也只好说正事了。奸计没有成功,七皇子语气有几分忿忿不平:“那......说正事吧,不知陵谦你查的怎么样?”

“据良峰查到的情况来看,这李公子是被利器所杀,应该是匕首一类的东西,当时人很多,比较混乱,杀手动作很快,一刀致命,李公子来不及反应就死了。凶器就在李公子的脚边。”说到正事,楚陵谦已没有刚才的尴尬,一本正经的说道。

“可有查到什么可疑的人?”墨晨希听完楚陵谦的话,脸不自觉的沉了下来。照这么说来,事情确实是麻烦了。

“暂时没有,云凡当时就在边上,死者倒在他怀里,官府现在认为云凡极有可能就是真凶,情况对他极为不利。”这也是楚陵谦最担心的地方,周围其他人都是在死者倒地后才发现有人死了,而云凡一身是血的站在旁边,现场的人都指正云凡是凶手。

“这可真是难办。”墨晨希不自觉皱眉,也许她自己也没有发现她想问题的时候喜欢皱眉头。“如果事情是这样,那云凡可不好脱身啊,凶手想必是有准备的出手,而当时舞池人多混乱,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李公子到底是怎么被刺的。”

“晨希分析的有道理,目前的情况对云凡确实很不利。”楚陵谦自然确信云凡没有杀人,不过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云凡,这可如何是好?

“难办的事情还有呢。”七皇子适时地补刀,“我听说今日早朝,户部尚书在大殿上痛哭流涕,让皇上为死去的儿子做主,可这嫌犯是云凡,而他是仙医谷的大弟子,也不可把他当一般平民百姓对待,于是皇上提出由刑部主审。”

“只怕刑部尚书张大人不愿意吧?”楚陵谦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这刑部尚书为官多年,老奸巨猾,自是不肯接手这烫手山芋。要是他爽快的答应了,那才是奇怪了。

“你还说对了,这刑部尚书当场提出派位皇子来主审此案。”七皇子一脸赞同的看向楚陵谦。“只是我不太明白,刑部尚书怎么就不愿主审?这三皇子璟王和太子可都抢着要办此案呢!”

墨晨希听到这里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了,忍不住分析了一番。

“死的是户部尚书李大人的儿子,刑部尚书张大人只是与之同级的官员,此案如果偏袒云凡,虽可得仙医谷的好处,但户部尚书李大人想必心中自是不快,不会放过张大人。”

是人都有生病的时候,越使位高权重的人越怕死,仙医谷救人无数,得到仙医谷的人情固然是好,可也要受得起才行。

“而如果是皇子主审......皇子是皇室中人,既不用怕得罪李大人,又可卖仙医谷人情,届时再给李大人一些好处,如果李大人识抬举这事就过了,要不识抬举,他们恐怕不会放过李大人吧!”

最是无情帝王家,对于这些想登上皇位的皇子来说,个把人命他们定不会放在眼里,为了更大的好处,想必根本不会在乎户部尚书儿子的死活。如果这李大人想明白了,他自然会发现,不管怎样,他儿子都白死了。

“想不到,墨姑娘一介女流竟然看的这般通透,墨姑娘大才!”七皇子不禁举起大拇指,夸赞一番。

没想到这墨姑娘看着柔柔弱弱,心智却这般缜密,难怪陵谦待墨姑娘与其他女子不同。

楚陵谦双眼不自觉的看向墨晨希,眸中有着常人无法察觉的温柔:“晨希说的很对。”

只一秒,眼眸又黯淡了下来:“只是我担心云凡无罪也变有罪了。”

“陵谦你此话怎讲?”七皇子抬起头,满脸的疑惑。

他不明白,有罪就是有罪,无罪就是无罪,难道这还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墨晨希听到楚陵谦的话,心中为之一振,满是不安。

“陵谦说的不错,刚刚分析的那些,都基于云凡是真凶的原则下,他们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如果云凡不是真凶,这些就都不成立。而他们是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的。”

只有真凶真的是云凡,他们所想才会成真。但是,他们所有人,包括皇上也许都没有想过,真凶如果不是云凡呢?

也许,他们根本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在这个皇权至上的时代,真凶不是云凡,也是云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