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晨希烟雨梦

第十六章 查看现场

晨希烟雨梦 丁晨希 2069 2017-04-26 21:11:23

  墨晨希回到玲珑阁后,匆匆吃过晚饭,便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欲往外走。

“小姐,您这是要去哪?”肆儿疑惑的看着墨晨希,满脸不解。

“你守在这里,任何人要找我,就说我身体不适,不见客,我要偷偷去主楼。”墨晨希淡淡的答道。

肆儿一惊:“主楼和前院都被封了,小姐您去不合适吧?”要是被人发现了可是大罪啊!

墨晨希微微一笑,敲了敲肆儿的头,“笨,所以我说偷偷去嘛。”

“啊?小.....小姐。”肆儿摸摸了额头,小姐并没有用力,一点也不疼。

墨晨希拍了拍肆儿的手,安抚道:“好了,你就守在这里,我去案发现场看看有什么线索。”

“呃......好吧......小姐,您小心点。”肆儿知道小姐与云凡的关系,她此行必去,也不好再劝说什么。

“恩。”墨晨希应了一声便提着灯笼悄悄往前院走。

前院是通往主楼的必经之路,前院是最大的一个院子,原先是妓子们居住的地方,被官府查封后,李妈妈在外面租了一个小院子将她们安排了过去。

而烟雨楼的里院并没有被查封,除了墨晨希住的玲珑阁,还有三个小院子,其中一个是李妈妈住的,至于为什么不把那些姑娘们安排在里院空置的院子里,那是因为里院一向不许人随意进,原因嘛,墨晨希也不知道。她能入住里院,在烟雨楼的人看来已经是一个奇迹。

前院已经被封,墨晨希悄悄撕下封条,走了进去。

要说撕封条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墨晨希一点都不担心,在古代又没有监控,封条也贴的并不严实,轻轻一撕就下来了,到时候再原封不动的贴回去,神不知鬼不觉。

要说这个时代的人还真守规矩,这种封条居然也没人敢撕,或许是律法太严格,又或许皇权在每个人心中都是不可侵犯的存在吧。

墨晨希从廊里走过,虽然天色渐暗,还是可见前院的各个屋子都被翻的乱七八糟,看来官府想必已经全部搜查了一遍。

走了大约一刻钟,主楼就在眼前,墨晨希打开门,穿过阻隔的屏风,大厅就呈现在眼前。

此时的大厅,已不复开业那晚的繁华辉煌,现场一片狼藉。李公子死的地方,地上还有早已干枯的血迹。

墨晨希走上前,举着灯笼,弯腰查看了一番,这块用来跳舞的空地,除了地上的血迹,周围并没有桌椅、酒杯,倒也“干净”。看来舞池是查不出什么了。

墨晨希想着还是到舞台上找找线索,这时,一男子的声音从大门口的方向传了进来。

“奕王殿下,烟雨楼已经被查封,属下这就取下封条,随您进去。”

“不好,有人来了。”墨晨希心中暗道不妙,转了半天,最后吹熄灯笼,在通往前院的屏风后面躲了起来。

这时,外面的人也走了进来。片刻后,大厅已不复刚才的黑暗,明亮了不少。

只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你们都出去吧,本王独自查看即可。”

“是,王爷。”

墨晨希在心里暗道:“这王爷的声音真好听。”低沉又富有磁性了,这恐怕就是听了会怀孕的声音吧。

躲在屏风后面的墨晨希,听到一阵脚步声,随后又传来关门的声音。

“出来吧!”

墨晨希又听到了这独特的声音,只是他在跟谁说话呢?

不对,他刚刚让手下都出去了,难不成在跟自己说话?可是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

“还不出来吗?”奕王的声音冰冷如霜,没有丝毫感情。

“看来确实在跟我说话。”墨晨希捏紧了拳头,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这位王爷要治自己的罪,那便认栽罢了。

墨晨希低着头愤愤的从屏风后走出来,眼神里充满着不屈。

这样的墨晨希落在奕王眼里,感觉她就像只被人捉了,受了惊吓的小鸟,还要垂死挣扎,不过倒也挺可爱的。奕王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奇怪,可他莫名的不讨厌这种感觉。

墨晨希高傲的抬起头,双眸倔强的看像奕王。

奕王身穿一件暗红色的缎子衣袍,衣领处绣着黑色流云暗纹,腰间锦带镶着一颗蓝色宝石,在这昏暗的烛光下,依旧闪闪发亮。

墨晨希往前走近几步,奕王的脸尽收眼底,浓眉星目,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庞。

好一张冷俊的脸!和楚陵谦的温雅不同,奕王给人更多的感觉是冰山美男,他墨黑的头发,挺的笔直的背脊,无形中给人一种距离感。

“你在这里干什么?”冰冷的声音再一次传来,让墨晨希有一种想跑的冲动,看来这位王爷不好惹啊。

“我......我走错了。”墨晨希一紧张,随口说了一个自己都不信的理由,心中狂汗。

“错的还真巧。”语毕奕王瞪了墨晨希一眼,墨晨希差点给跪了,这王爷的威压还真是......难以承受,好在只瞪了一眼。

墨晨希吸了口气,强行镇定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走错了。”对,就是走错了,这个时候只能坚持到底了。

“既然来了,那就说说你有什么发现吧?”奕王边说着边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

“啊?”墨晨希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这话峰转的也太快了吧,这是不怪自己撕封条擅闯了?

奕王冷哼一声,并没有接话。

“这.....这个......我还没开始查看,你就进来了,我能有什么发现?”墨晨希在心里白了奕王一眼。

什么狗屁王爷,吓死人了,跟这种人待久了真的会折寿的,还是和楚陵谦这种谦谦公子相处比较舒服。

墨晨希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不由得点了点头。

这一幕,奕王没有错过,在本王面前也可以出神,这姑娘心够大的。“还有时间胡思乱想,看来你也不急着为那位朋友脱罪。”奕王冷冷的道。

“啊?这个......”想到刚刚自己出神了,心中万分后悔,叹了口气:“王爷可否准许民女查看一番再回答王爷刚刚的问题。”

既然这位王爷都开口了,自己不趁机光明正大的查看一番,都对不起一直在冒的冷汗了。

“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