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清酒一生醉

清酒一生醉

1105567817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08上架
  • 913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初见江南烟雨

清酒一生醉 1105567817 2690 2017-04-08 20:04:15

  烟雨朦胧着丝丝绿意,涟漪阵阵惊扰了鱼儿的思绪。青石桥上的油伞舞动着裙摆,匆匆过往的人们不曾停留在这静好的时光里,雨落黑瓦粉黛,绿砖石阶上溅起的滴滴水花轻落在生长缝隙中的小草上。

深巷小贩喧嚣的叫卖声,伴着青楼一首悠扬的小曲,别有一番情调。

炊烟袅袅升起,江边柳树垂钓,一叶扁舟煮着一壶温酒,一袭白衣飘飘,青丝万缕拂过耳畔,微微扇着挂玉折扇,立于船头,望着江南美景,嘴角微微扬起。

"公子,酒已煮好。"侍从双手捧着翡翠酒杯微弯腰递到白衣男子旁。

一只细长白净,骨节分明的手接过酒杯,置于鼻尖下,轻轻的晃了晃酒杯,然后一饮而下。

置空酒杯于侍从,而后伸出手,任凭雨落指尖流淌到手心消失于指缝。酒景交融,白衣男子浅吟道

"闻风又听雨,惊扰梦中鱼。温酒独自醉,最是人间乐。"

。。。。。。。。。。。

春雨湖畔上,有一对身影嬉闹着。

"小姐,你慢点,小心路滑!"

"呵呵,小苪儿,你快点。雨越下越大,赶紧来野亭里躲躲。"白衣女子轻撩了下眉间青丝,伸出白皙的手唤着随身的侍女苪儿。

"小姐,真是的。下雨天出来散心,着了凉,我又得挨老爷的训!"苪儿一蹦一跳的越过积水躲进野亭,嘟囔着嘴不满的埋怨起来。

"还不是你粗心,出门忘记带油伞!"白衣女子轻轻叩了下苪儿。

苪儿揉了揉脑袋,细声说道:"还不是因为小姐火急火燎的要出门,害得苪儿忙着跟着小姐,才忘记拿油伞"。

"我说苪儿。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老是顶嘴,看我不收拾你"话音刚落,便伸出双手挠苪儿腰间的痒痒肉。

"哈哈哈,小姐,奴婢知错了。再也不敢了,痒。哈哈"

"公子,船已靠岸,小人为你撑伞"侍从恭候在一旁。

"把伞给我,你们先回吧"白衣男子接过油伞,寻着清脆悦耳的笑声走去。走过一小段竹叶林,望见不远处两位貌绝佳的女子在亭中嬉闹,别有一番风趣。

"哎呀!小姐,这雨还不停,时候也不早了,再不回去,老爷该训话了。怎么办呀"

听闻,白衣男子便缓缓走向亭内。

"两位姑娘若不嫌弃,在下的伞可借给二位一用。"

"这。。。"白衣女子犹豫了下"伞借给我们,你怎么办?"

听闻,白衣男子眉头皱了下。将油伞放在一旁,双手作梗:"不劳小姐费心,在下告辞"。说完便转身离去。

白衣女子先是一愣,然后赶紧拿起油伞想归还于他,却发现人已不见。

苪儿手指绕了绕发丝,探了探头:"这公子脾气好古怪。自古宝剑赠英雄,今有油伞配美人。哎,小姐。苪儿发现你们都穿的白色衣服,看上去好搭哦!难道是千里姻缘一伞牵,白衣共修百年合!?"

"苪儿!你又开始胡说八道。我要生气了!"

"小姐,我错了还不行么"苪儿吐了吐粉色的舌头。

"哼!"白衣女子俏鼻一皱,轻哼了一声。

南晋,北晋原本同属大晋王朝。

后因晋康事变,太祖皇帝晋世帝的二皇子晋康王谋权篡位失败后分裂成南,北晋朝。

南晋则为正統,北晋实为叛军。

北晋,扬州城,深庭院。

"三皇子殿下,扬州城的城防图已经到手。请三皇子殿下速速离开,以防不测。"黑衣男子单膝跪地,手捧城防图。

烛火微微摇曳,白衣男子转身接过城防图"我只有安排,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黑衣人抱拳,起身离去。

这白衣男子便是南晋朝的三皇子晋怀王晋翊

望着手中的城防图,三皇子晋玄微微一笑:"博弈才刚刚开始。"

"安骆!"

"公子,有何吩咐。"一位剑眉鹰眼的中年男子,从帘后抱拳而出。

晋翊,将城防图丢给安骆。

"将此图,今晚送出去,走城门。最好让外面的钉子看着你离开。"

"诺!公子保重。"安骆接过防城图转身离去。

外面的雨更加淅沥,风声更紧了。

扬州将军府

"将军,末将追查到南晋乱党藏身之处,盐商大户家贾家,请将军下令捉拿乱党之贼,诛之"

扬州城守军主将杨志平,抚了抚胡须:"密切注意他们的动向,若要出城就放他们出去,但不要太过明显。下去吧"

"诺!"

杨志平从层层暗格中取出扬州的城防图。喃喃道"送你又如何,哼。这扬州城岂是尔等乱党所能指染的!"

扬州将军府的庭院深处。

亭台楼阁,灯火阑珊,只有少许的仆人来去匆匆,略显寂寥。

"小姐,这雨都下了一天了。闹心"芮儿嘟着小嘴看着自家的小姐静卧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白衣女子便是扬州城主将的杨志平之女,杨苏苏。

杨苏苏,将手伸出窗外,任雨水滴落到手掌心。

"芮儿,你说这雨会不会打落那些刚开的花?"

"不会的,小姐!"

"那。。。不知那位公子现在何处。"

"萧萧叶响沙沙,共看明月夜,不见君何容,共饮长江水,不知君何处"杨苏苏轻吟道

"春天来咯,小姐思春啦!"

"芮儿!"望着杨苏苏着咬牙,欲要扑过来的样子,芮儿提着裙子连忙跑开了。

连绵细雨,即使在老天再惆怅也会渐渐消淡。总算是放晴了。扬州的繁华开始渐渐展露出来。

宽敞的街道上满是叫卖的商贩,招呼客人的小二,胭脂水粉的青楼女子,耍杂卖艺的更是憋了一股子的劲,惹得围观百姓连连叫好,好不热闹。

"小姐,大晴的,你带伞干嘛!"芮儿抱着伞一脸的不情愿。

"要是遇到那位公子,得将伞归还于他。他人之物不可夺。"

"小姐这是那位公子送你的。何必呢!再说这扬州城那么大,人那么多。怎么可能遇得见。"芮儿一直翻着白眼。

扬州太守府。

"不知公子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太守唐延猪头肥耳的望着眼前的这位公子,不敢有丝毫怠慢。

"唐太守不必如此拘束,都是自己人。事后唐太守必当首功,享尽荣华。"晋翊抬手示意。

"呵呵,下官怎敢贪图荣华富贵,早有报国之志,安民之策,奈何这扬州城被。。。。"

唐延还未说完便被晋翊摇手打断。

"时候不早了,本公子该走了。打扰了太守的雅兴真是不应该。不过这扬州城还要靠太守才行。"

晋翊拱手告辞。

"公子,慢走。请公子放心。"

"请留步"

。。。。。。

"公子,马匹已备好。"

"不急,再看一眼这烟花扬州。"晋翊闲庭漫步于长亭,清清池畔,彩蝶化作仙子偏偏起舞。

"公子,时候不早了。该出城了"侍从催促道。

"嗯好,走吧!"

经过长亭的转角处,或许是天注定。杨苏苏抱着雨伞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晋翊,显然被着猝不及防的相遇吓着了。

好一会,杨苏苏红着娇滴滴的脸。对着晋翊细声道:"不知怎的,我们貌似有缘或是这伞是思主过胜唤你前来。这伞归还与你,谢谢"

晋翊接过伞:"不客气,告辞"。

"哎!"正当晋翊离开时,杨苏苏叫住了晋翊晋翊转过头问到:"姑娘可还有事?"

"没有,没有。"杨舒舒急忙摇手,"我就想请你去我家喝一杯茶,以示感谢。"

"我家小姐可是扬州城杨将军的女儿哦!"这时,芮儿在后面插了一嘴。

"要你多嘴"杨苏苏嘟着嘴不满的白了一眼芮儿。

"哦!你是杨将军的女儿?"晋翊嘴角微微上扬。

"嗯,是的!不知公子可有空去寒舍坐品几杯茶"

"有劳杨小姐好意,在下有要事在身,怕是要辜负小姐的美意了"

望着杨苏苏略失落的样子,"他日再拜访小姐,告辞!"说完便转身离去。

风吹过,桃花飘。长亭外,古道边。夕阳下,大雁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