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清酒一生醉

第3章扬城之殇

清酒一生醉 1105567817 3384 2017-04-13 13:41:56

  “殿下,温将军已经令人攻打北城。我们何时攻打南城?”一旁的安骆问道;

“杨志平那边可有动静?”

“回殿下,正与温将军交战。不过扬州城南城守军,怕是支援北城守军去了,想要一网打尽!但是却不见南城的守军人数减少,天黑瞧不清楚”。

晋翊听闻,寒光一现:"虚则实,实则虚。南城已无多少守军,只是障眼法而已,你看这照明比其他城口弱显然是以黑夜遮目,将稻草人披铠甲充军士,增加旗帜,掩人耳目。安骆!令将士们攻城,攻下城池必有重赏!"

"诺"安骆领命转身。

夜黑风高杀人夜,只有微弱的篝火照亮着几处,扬州南城的守军打着哈欠,望着漆黑一片的远方。

"全哥,一半守军都去了北城,你说,南晋军队会不会突然过来偷袭?"两个士兵在城墙闲聊着。

"他们都去北城送死了!那里埋伏重兵在关门打狗。再说。。"这位叫全哥的转过头看了看另一旁,挂着铠甲伪装成人的木架,伸手拍了拍:"放心,不会的。因为这里看上去依旧重兵把守!"

"哈!全哥,那我就放心了"这位不知名的士兵刚说完,就被一支利剑穿透喉咙,带着眼角的幸福倒在了血泊之中。

全哥一脸惊恐,顾不得他的生死,大喊:"敌袭!"

此时的扬州太守府。

"太守大人!三殿下已经开始攻南城了!"一个穿着衙役的人跑过来通报。

"恩好,知道了!"扬州太守唐延挺着肥嘟嘟的大肚子,晃晃荡荡的说道:"兄弟们!干完这票,咱就真正的荣华富贵了!走,去扬州将军府!"

唐延在三四个衙役的帮助下,艰难的爬上了马背。。。这马。。。。这马。。。。。。好像在哭。。。腿在打颤。。

一般衙役和家奴拿着火把浩浩荡荡的去往了将军府,准备火烧将军府。战线吃紧所以将军府并无太多士兵把守,不多时,将军府便燃起熊熊烈火。

南城的守军本来就不足,望着远处将军府起火,顿时慌了阵脚。在城墙上厮杀的安骆发现后,"大喊扬州已破,降者不杀!"身后的士兵也跟随着一起喊:"城已破,降者不杀!城已破,降者不杀!"

南城的守将,见大势已去,便弃刀投降。

"你们看好这些战俘,若有异动杀之";

安骆平定南城后,立即开城迎接三殿下晋翊。

正在与南晋主力对抗的杨志平,听闻南城被偷袭,大惊失色,连忙派人前去支援。可惜为时已晚,当看见自己城府被烧时,知道已成败笔。脸色惨白的扶着墙,旁边的众将都沉默不语。

望着士兵们都无心恋战,南晋士兵越来越多的登上城楼。杨志平叹了一口气:"这温宁,一介武夫怕是没有这样的足智,定有谋士相助。这谋士也非善人,将攻打北城的士卒为弃子换得一城。"杨志平将剑放到颈处:"但愿,我这一死。能换取妻儿的命"。

“将军不可!我们愿意与城共存亡,死也要拉几个南晋狗这种!”一旁的将士纷纷劝阻自家的将军。

"你们!这又是何苦。。"杨志平迟迟不肯放下剑。

此时,南晋主将温宁在亲卫的重重保护下驱马来到扬州城下,喊道:"杨将军!且勿做傻事!你若死了,你家人定要陪葬与你!你若不死或许换得一家平安"

杨志平望着楼下的温宁,多次想下令射杀,尽管机会渺茫。挣扎了片刻,杨志平还是无奈的放下了利剑,无力的挥了挥手:"开城门,投降吧!诸位"

公元401年

南晋军在三殿下的谋策下,用时一天攻下扬州城,而成为佳话。

于此同时,扬州城的太守府内。三殿下晋翊坐在上座,望着在座的诸位南晋将领:"多亏诸位将军相助,才得以攻破这扬州城。回朝我定会向父皇禀告,嘉赏诸位。"

"呵呵!哪里的话。若不是三殿下足智多谋,我等也不会如此轻松的夺得这扬州城!"温宁满面春风的摸了摸胡子。

"报!启禀殿下,一群衙役抬着扬州太守的尸首在太守门口,请殿下讨个公道"一名亲卫进来禀报。

"哦!"晋翊一脸的戏谑:"既然如此!便出去瞧瞧!";

"三殿下出来了!请三殿下为我们,为我们太守讨个公道啊!殿下"一全衙役和家奴都哭丧着脸跪着喊着,好不凄惨。

想想自己本以为跟了太守捣了将军府,然后有好日子过,没成想到。却在回去的半道上遇见南晋的士卒在友好的打声招呼后,对方听闻是太守唐延尽然一言不合的将他一刀宰了,理由就是太胖以为是头猪,宰了准备炖了吃,慰劳下自己。

所以只能带着尸首来太守府,讨个公道实则为自己谋取些利益。

望着这群鬼哭狼嚎的衙役和家奴,晋翊眉头一皱。旁边的安骆瞧见,大吼一声:"放肆!都安静!"

瞬时鸦雀无声。

晋翊指了一位衙役让他道明来意,那衙役手舞足蹈,添油加醋的讲完事情的原委,然后幽怨的望着晋翊。晋翊强忍住扇死他的冲动,

"既然如此,我便差人。帮你在军营中找出此人,如属实本殿下定会为你们的太守讨回公道"

"谢!殿下"一群人跪拜,然后便气势汹汹的开始去军营里寻找凶手了。

"走!去大牢"晋翊不带看一眼那群势利之徒,晋翊早已叫人准备待他们进入军营时以在军营闹事的罪名诛杀他们,去阴间继续追随唐延。

昏昏暗暗的大牢湿漉漉的,爬满了各种鼠虫。刑具上残留的血迹混着铁锈,散发着浓浓的腥味。

杨志平披头散发,带着手铐隔着铁栏望着眼前的三殿下晋翊。"不曾想到竟然是你!三殿下晋翊,谋划我扬州。我一直听说三殿下沉迷酒色,没想到啊,没想到。城府够深。"

"多谢,杨将军夸赞!晋某愧不敢当"晋翊呵呵一笑。

"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求放过我一家老小"杨志平直视着晋翊,一副视死如归。

"我说,杨将军。你这样可不是求人的态度哦!"晋翊伸出洁白的手,翻看着。

"你!你想怎样?"杨志平一时气结。

"我想怎样?你可以在这里安静的度过一生,陪伴着无尽的黑暗。至于你的妻儿?"晋翊看着杨志平:"听说美貌天仙,而我又是传言中的酒色之徒...杨将军你觉得呢?"

"晋翊!你。。。你不得好死!"杨志平气的眼睛发红,一手抓着铁杆,一手指着晋翊。

"呵呵,激动啥?!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晋翊一脸的戏虐。

杨志平听完顿时蒙了片刻,咬牙切齿的说道:"一点也不好笑"。

"杨志平!你是归降呢?还是归降呢?还是归降"晋翊正色问道

"不侍二主"杨志平白了晋翊一眼,转过脸去。

"想好了,再说!"晋翊盯着杨志平语气开始加重:"不归降,你就是死!我从不给自己添加多余的对手。你若死,我说过你全家都得陪你"

"你。。。你"杨志平感觉自己被一个无赖讹上了。

"就算我放你回去,你也得不到重用,因为我早就买通唐延在我率军攻打扬州之时,书信一封发现你有叛北晋之举寄给我的好二哥当今的北晋皇上。同时我也大张旗鼓的宣传了是你胁迫唐延放我们入城,然后杀死唐延。"

晋翊瞧了瞧杨志平,见他一脸的不可思议,也就是杨志平万万没想到晋翊无耻到了这个地步,晋翊继续说道:"攻一座城池哪有两三天就能攻破的,少则三四个月,多则一两年,扬州城城防工事完善。你觉得在外人眼里若是不故意而为之怎么可能迅速如此溃败"

"再者,我就是放你,放你一家老小离去,你若回去继续侍奉我二哥。你觉得一个败军之将他还会重用与你?而不是杀之泄愤?就算不杀,就算相信你不会叛变,但依然不会重用与你,因为他没有那种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魄力。你觉得呢?"

晋翊微笑的望着一脸颓废的杨志平,等待着他的答案。

时间一点一滴的消失,不流通的空气中弥漫着恶臭味。

思想斗争了会,"我愿意归降"杨志平做出了决定,单膝跪拜。

"我要你归降与我,而不是南晋"晋翊盯着杨志平

杨志平听后,内心顿时惊涛骇浪。

拿不准这主想要干啥?冷汗开始往下流,就这样沉默着。

"人生在世,总要为了功名铤而走险。而我喜欢精彩的人生,以及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成就感。"

果然,这货不是善主。杨志平不说话,依然单膝跪着抱拳,现在选错队伍往后依旧是个死,而且死的很难看。

见杨志平无动于衷

晋翊说道:"你见识了我的手段,应该入得了你的法眼吧!而且我说过不为我所用的要杀之,用者不疑。我欣赏你的统领之才,才来相劝。不知你是否有雄心或者识主之明"

杨志平听后,思考了一下,最终狠下心愿意追随三殿下晋翊。

晋翊亲自帮杨志平打开手上的铁链,扶着杨志平离开牢房送到太守府洗漱一番。

待杨志平洗漱干净换了件干净的衣服,出来正式拜见晋翊。

晋翊望着一旁恭敬的杨志平,说道:"我与你女儿有一面之缘,如此倾国之容,一向不沾女色的我也为之动容,对她一见钟情,我欲纳她为妾,护她倾国之容,保她一世安宁。不知杨将军可否忍痛割爱。"

杨志平听闻,暗叹着:自己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娶她女儿就彻底将他绑在le一条船上,但现在情况又不容拒绝,万般无奈之下:杨志平拉起笑脸说道:"那是我女儿的荣幸了"

"杨将军,我会择日订婚。这里战事刚刚结束,你也随我回都梁休息一段时日吧"晋翊走近杨志平,拍了拍他的肩。

"诺"杨志平应声道。

阳关大道,慢慢长路。芳草茵茵,怎抵江山如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