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直播被影帝抓到后

直播被影帝抓到后

单边晴天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0上架
  • 1085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穿越

直播被影帝抓到后 单边晴天 2409 2017-04-20 11:50:11

  任熳毕业于中国美院,钱途一片光明,还没毕业,某贵族高中就直接来学校让她毕业了直接过去,但是她给拒绝了,表示要完成自己从小的愿望做一个漫画家。

眼看着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了,虽然已经小名气了,但是由于每天宅在家里,还不朽边幅,外加一直拒绝家人朋友介绍的对象,所以一直单着。因为在她心里她的对象早就在她脑海里了,从开始做个漫画家开始,每月总有几天都做着同一个梦,梦里面男人的脸一直都是模糊的,她真实的感受到梦里的她是无比安心、幸福又快乐。

就这样一直一年又一年不知不觉7年过去了,她从一个萌妹变成一个大龄剩斗士。眼看着30岁大关就要来了,还有3天,她便30岁了,看看朋友圈,看看微博,朋友们晒老公晒孩子,突然觉得有些累了,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坚持这么些年。最主要的是任熳特别喜欢孩子,光她的干儿子干女儿都快两位数了。

于是她终于做了个重大的决定,不再期盼了,不再等待不为所谓的老公,也要拥有自己的孩子,赶紧相亲结婚。当下做下这个决定的时候,她便告诉了自己的老妈,老妈还以为她还要死撑下去,很是开心,兴奋地要给她安排相亲,还说要动员亲朋好友一起帮忙介绍。任熳和她母亲好说歹说终于把明天的相亲见面推到了周日,因为她觉得自己得出去好好的吃一顿,为祭奠自己过往没有青春过的青春,开始迈入人生的下个阶段了,结婚生娃。

三天时间一转眼就到了,下午两点的时候特地给自己花了个淡妆,虽然不常化妆,但是学美术的天生会化妆。还换上了一条裙子,没有错衣柜里除了睡裙之外的唯一的裙子,这还是25岁的时候她老妈给买的。她暗暗庆幸虽然近30岁,起码身材没什么大的变化,依旧玲珑有曲线。任熳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突然间觉得很陌生,多久没有好好的收拾一下自己的了。于是当下决定去吃西餐,但在这之前最好是去弄一下头发。她一边穿上老妈选的中跟鞋一边想着,当时还为选鞋跟的高度和老妈在店里发生了一场关于年轻姑娘该穿高跟还是低跟的辩论,最后当然谁都没赢所以选了一双中跟的。她看着脚上的鞋子,笑了一下嘴角的酒窝显了下,但是转瞬就隐下了,毕竟今天30了。

任熳看看包里的钱包、钥匙、手机,都在就关门出去了。话说她是个马大哈,每次出门总会忘了些东西,不是钥匙就是钱包,特地编了口诀:伸手要钱。(手:手机。要:钥匙。钱:钱包。)

‘零零零......’任熳拿起手机看了下,原来是死党汤佳佳,她无奈的点开了接听键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她都会打电话过来,吐槽任熳的年纪大了姿色不复从前了,顺便炫耀自己的娃。“喂,佳佳啊!”任熳在汤佳佳开口之前抢先了,怕自己敌不过佳佳的开机枪的语速,怕是一句也插不上。“嗯,嗯,不是。”“喂佳佳,你听我说.....”“汤佳佳,听我说一句就好,我现在马上要出门了。”“?出门去做个头发,吃个饭。”“没有,你也知道我30了嘛,告别以前的日子,开始新生活,这周去相亲。”“嗯,你没听错!嗯,放下了。”“没有,自己一个人吃。”“好,那我先去做个头发。”“你也去,行。在新尚等你!”“好,那好,把我干儿子也带上。”挂了电话,任熳的心情变得轻松了些,为了见到自己的好友,还有自己萌哒哒的干儿子。

下了电梯,进了车库,想想自己的干儿子,为了和萌萌哒的干儿子做一辆汽车,决定打的去。任熳很快地打的到了新尚。她站在新尚门口,时不时地环顾着四周,时不时地低头看看手机。突然她的眼一亮,看到了对面的汤佳佳和她的五岁儿子小汤圆,正向朝着她招手呢!

小汤圆看到任熳看到他了,咧大了嘴,大声的叫着:“干妈,干妈!”他倏地挣开他妈妈的手跑过来。任熳看着赶紧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喊着:“快回妈妈那去。突然从拐角处窜出一辆小汽车,眼看就撞上小汤圆了,任熳加快速度,只听见“砰”的一声,任熳被撞飞了,她艰难地转头看着不远处已经吓坏了的小汤圆。汤佳佳顿时懵了,一时反应过来了,抱着儿子赶紧靠过来,拿起手机,手指颤颤巍巍地划开,手指仿佛失灵般,已经控制不住了,她的脸上满是泪水,一边努力划开手机,点着120,一边看着任熳。“熳熳,熳熳......”泣不成声。任熳想安慰她,想伸出手摸摸小汤圆,告诉他不要害怕,干妈没事。最终无力,只是努力扯着嘴角想安慰他们,自己感觉不错,但是眼前的视线却是越来越模糊了,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同时庆幸自己家还有个哥哥。

住院部3楼,一位美艳绝伦的美女,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就像一位睡美人,等待着王子的唤醒,因为受伤让白皙的脸庞更显得羸弱,更添一份叫别样的美,让人想一直保护她。

病床上写着的名字是任蔓蔓,女,26岁。她是今天早上午被送进医院的,朋友送她来的,这会她的朋友去打中饭去了。

此时的任熳的脑子里闪过些画面和名字,她捂着头,皱着眉。正在此时,买饭的朋友回来了,她下意识地叫了一声“李菲?”“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有哪不舒服不?”“李菲,你拿面镜子给我。”“你不是都不爱照镜子的嘛!”李菲低声嘟囔着,但是还是从包里拿出小镜子给她。任熳伸出嫩白的手,接过手心一般大的小镜子,看着自己的皮肤竟然比上等的陶瓷还有白皙有光泽。

她看着小小的镜子里,出现的那柔美的眉眼,微微的皱了皱眉,旁边的李菲看见了忙安慰到,“没事,没伤到脸。这次小车祸还好大家都没事,都怪那心急的家长怕小孩迟到,加快了油门。”

任熳听着李菲的话,低声地问了句:“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最快得明天下午了,你放心下午我去接臣臣。”臣臣,任熳心里念着,这是脑子里闪过很多画面,她忍着,转头对李菲说她还想休息一下。任熳刚闭上眼睛,思索着,她不是自己,这身体的名字是任蔓蔓。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叫任熳,三十岁,是为了救小汤圆。是的,自己已经死了,任熳已经死了。但是此时她心里毫无怨恨,只有感激,幸好救下了小汤圆。但是脑海里闪现的画面告诉她,她来到了一个新世界,脑子里出现的一切事物都很陌生。虽然一直想不起来任蔓蔓的老公是谁,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出现。但是,对于有个儿子的事确实发自内心的高兴,内心无比期待儿子的来到,当然也很忐忑怕这身体的儿子感觉出来不同。于是在小孩子到之前一直很矛盾。

单边晴天

打干妈两个字时脑子里竟然浮现老干妈三个字,泪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