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直播被影帝抓到后

相处一

直播被影帝抓到后 单边晴天 2285 2017-04-21 23:26:43

  任辰星,性别男,年龄3岁差两个月,小名臣臣。据说小包子还一岁的时候,李菲抱着他拉着任蔓蔓去超市的路上,看见一个萌萌的孩子和她的家长,这小小姑娘在前面跑着,后面的家长在后面叫着,“小糯米、小糯米慢点!”

后面的李菲深深地觉得每个还是都得有个萌萌的小名才行,央求任蔓蔓给任辰星也起一个,照任蔓蔓的性子怎么会理她,只是好女也怕姑娘缠,那会刚好路过屈臣氏,任蔓蔓就给自己儿子起了个小名叫臣臣。李菲心里想,这起名也太糙了,这么随便是多么不把自己的孩子当回事,还好大名挺用心的。其实她压根不知道,大名根本不是任蔓蔓起的,是李菲一直想见见的爸爸起的。

虽然任辰星还不到三岁但是已经上幼儿园了。唉,知道的人都感叹这是亲生的吗?的确,任蔓蔓也觉得原主对待自家小朋友真是过分的冷淡。

任辰星在幼儿园相当的乖,老师们都很喜欢他,连送自己孩子上学的家长们对着这精致的娃都喜欢不已。任辰星虽然年纪小,但是智商超高。虽然他在幼儿园不活泼,但是却深受其他小朋友的喜欢,为了争他最好的朋友这个位置而大打出手。

他明白地知道除了妈妈以外的人都很喜欢,但是他们都是外人,李菲姨姨是算半个外人。不知李菲知道后是难过还是该欣慰。他有时觉得很奇怪,因为妈妈有时候会盯着他一直地看,看的自己都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难道是吃东西的时候脸没擦干净?后来小臣臣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没问题啊,还是肉肉的白白净净的脸,无果于是对着镜子严肃的看了镜子一眼点了下头,自己没出错。

任熳一直觉得很庆幸,虽然小包子被原主这么对待,但是性格上没有大的缺陷,只是不太爱说话而已。

任辰星虽然不明白孤独这个字的含义,但是在书上他看到了图片中一个小朋友独自一人站在院子的画,他很不喜欢这张画,因为他觉得自己也是这样,因此还偷偷哭过。虽然在学校里有小伙伴,在家李菲姨姨有时来,但是这种陪伴是不一样的,他也想有爸爸妈妈带着他出去玩,总是听其他小朋友提起和爸妈一起出门玩。

他也很想.......他曾经问过妈妈,爸爸呢?当时虽然年纪很小,但是妈妈当时的表情很恐怖,他知道妈妈不喜欢他问,从哪以后便没问过。乃至后来接手任蔓蔓身体的任蔓蔓还想从小盆友这打听关于他爸爸的事,毫无线索,所以老公一页是空白的。

任辰星现在在妈妈的怀抱里觉得太幸福了,这就是老师说的温暖的妈妈的怀抱,当然还有妈妈的味道,香香的。他觉得自己当时两岁时许下的愿望实现了,如果妈妈每天抱一下就好了。小朋友还不知接下不止有抱抱还有亲亲呢!不知会不会被吓到!(任辰星害羞着说:才不会呢,那是妈妈爱我!)

李菲提着晚餐进来,看到抱在一起的母子两人,眼中闪过诧异,但是又觉得肯定是这场车祸让任蔓蔓开窍了,看到她可爱的儿子了,天知道自己这条单身狗有多喜欢臣臣,三年来时不时的对任蔓蔓开玩笑让臣臣做自己的干儿子,一直就没消息,但是她是不会放弃的。

看着他们两个还抱着,这感情来得也太浓郁了,都忽视她了。于是李菲把晚餐放在病床边的桌子上,顺便拿出小碗把小包子的饭分出来,看看他们俩决定还是打断一下,先吃饭,吃饭最大。

任蔓蔓听到李菲的声音才意识到她回来了,看看怀里的小朋友,低声温柔地说:“小臣臣,吃饭了,我们看看李菲姨姨给咱们买了什么吃的?”小朋友突然脸红了,看了看自己妈妈温柔的眼神,嘴角的微笑,用自己的小手握住妈妈的手。任蔓蔓低头看到小朋友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软绵绵的小手也挤进了自己的手心,不知为何,心底好像被触动一下,让她不由自主的亲了一下小朋友的额头。第一次卖萌就马到成功的任辰星心头高兴,再绷不住平时的严肃,小脸漾满了灿烂的笑容。

任辰星直到上了学以后才知道,原来别人的妈妈和自己的妈妈有多么不一样,他一直希望自己的妈妈像别的小朋友形容的妈妈一样有时候会很爱你,抱你亲你给你做很多好吃的;有时候又很坏,限制你做一切你感兴趣的事。他一直期盼着,今天妈妈抱了他亲了他,他希望妈妈不要变回以前那样,他喜欢现在的妈妈。

任蔓蔓还是舍不得放开小朋友,转头对着李菲笑了下道了声谢。李菲惊到了,因为任蔓蔓很少笑,更别说温柔的对着她笑,李菲咽下口水,笑着对任蔓蔓说:“那可是看着我干儿子的份上的。”李菲知道任蔓蔓肯定不会理她,谁知道,任蔓蔓转头对小包子说:“臣臣咱们谢谢干妈,今天多亏了干妈!”“谢谢干妈。”小朋友乖巧的道谢。李菲喜地说话都结结巴巴了,“你可是答应了?我可是听到了,反悔无效哦!”“是,是的!咱们吃饭吧!”“让我来喂小臣臣吧!”任蔓蔓想着就饱了这么一会就有些累了,原主得有多废材,为了儿子,决定出院后每天早上起来跑步。“臣臣,今天这顿让干妈喂,回家后妈妈喂你吃,好不好?”“妈妈,我都是大人了,能自己吃的!”任辰星觉得妈妈和干妈都小瞧了自己,自己在幼儿园每周都是“好孩子”的得主。看看妈妈,看看干妈,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她们都没听进去,不禁想起小胖说的女人是很奇怪的话,马上否决了妈妈才不奇怪呢,不过干妈有些怪怪的。

吃过饭后,任蔓蔓觉得自己这样不行,迟早会露馅的,现在儿子和儿子的干妈都在,于是她干脆把自己受伤失去部分的记忆的事说了出来。李菲和臣臣听了后很着急怕是车祸的后遗症,怕还有其他什么后遗症,便急着跑出去找医生来看看。任蔓蔓好不容易把她劝住了,表示起码自己没忘了她,也没忘了自己的儿子什么的,再说之前全身检查的时候医生说没事。李菲放下心来,但是任辰星这小包子紧紧的握住妈妈的一根手指(没办法手太小了呗)上上下下的仔细得看了看,没看出什么,但是还是不放心得紧紧挨着妈妈。

后来,李菲在任蔓蔓的劝说下,依依不舍地回家了,表示明天是周六会一早过来带早餐过来。任蔓蔓劝不了,只能随她去了,想想晚上抱着软软的小朋友睡觉,别提多开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