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若离笑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19上架
  • 407262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命中注定遇上你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若离笑 2200 2017-04-19 02:44:49

  背景:无名年间,虽众国纷纭,唯有云闽国、汗高国、娄缚国能左右天下,三国均有称霸之心,尤以汗高国为盛,致民间烟火弥漫,百姓苦不堪言,后云闽国与娄缚国休战合力对抗汗高国的侵犯,汗高国惨败,国力大减,无奈签下十年免战协议,民间始得一时太平。

一晃八年,罗国境内,凉风四起,月色如歌……

女子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干草上,左手一阵刺痛,低头看到碧绿色的衣袖上被划开了一道大口,手臂上赫然躺着一道让人触目惊心又长又深的伤口,里面的血还在慢慢的渗着,染红了衣裳。

“等等,我是谁,这里是哪里?”她问自己,脑海中一些零碎的画面开始浮现。

“你姓乔,叫离梦,离亦可,来亦可,皆为梦。而你也只会记得你叫乔离梦。”记忆中的声音是一个男子的冰冷的声音,犹如冰山上刺骨的寒风。

头好痛,离梦不愿再想,晃了晃头,些许清醒后,看着身边的一切。现在的她应该是在一间破庙里,因为旁边正横躺着一尊断了手的佛像,佛像旁边的地面洒了一地的竹签,竹签上布满了灰,许是求签的签文。凌乱的台面,油灯也早已失去了它的作用,这屋里的光,全来源于她面前正在燃烧的火堆,火星在跳跃着。离梦心里想着,难道有人救了我?

“有人吗?”离梦用尽力气喊着,但没有人应答,她想起身寻找,却突然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意识渐渐苏醒,离梦发现自己此时已置身于一片美丽的桃林,微风把一树一树的花瓣吹落,花瓣一片一片的盘旋落下。她看看自己,穿着一袭桃色的衣裙,漂亮的花瓣落在裙角,非常美丽,离梦爽朗的笑着,开心的在这花瓣雨中游走,旋转,欣赏着这突如其来的美景。突然,耳畔响起一缕清扬的笛声,她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发现了远处一抹鲜红的身影,原来是有位红衣女子在迎风起舞,女子体态轻盈,宛如天上仙子,挥着长长的水袖,婀娜多姿,令人驻足观赏,离梦陶醉的看着,心也随着女子的舞蹈荡漾开来。

离梦听到女子在呼唤自己“过来呀,过来呀”离梦听着那甜美的声音,忍不住的往女子的地方走去。

“姐姐你是谁?”离梦好奇的问道,女子突然停止了舞蹈,转过身来。乔离梦看到了女子那张没有五官的脸,离梦还没反应过来,女子手中的水袖突然变成锋利的刀刃向她刺过来。

“啊”离梦从尖叫中惊醒。

“叫什么叫,吓死我了”声音来自蹲在旁边的男子。

元泽觉得自己倒霉透了,难得背着父亲从家里偷偷溜出来游玩,却未曾想会遇到来历不明的黑衣人的追杀,幸亏自己平日里练了一些防身术,加上自己机智过人,这才逃脱了黑衣人的魔爪,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如今天色已黑,本想进城的元泽此时又迷了路,在树林里兜兜转转,不知道该往何处去。苦恼之时,忽见远处有一微弱的光,猜测定是有人,便决定去看看。

顺着光亮,元泽来到一座破屋前,门半掩着,门前躺着一块牌匾,虽然已经布满了灰尘,但还是能看到里面的字“多罗寺”,原来是座小破庙。

元泽观察周围,除了一片死寂,还是一片死寂,转身看看身后,是无尽的漆黑。不由得害怕,赶紧往庙里走去,祈祷里面的人是好人。

庙里的火光在燃烧着,元泽小心翼翼的靠近,试探性的询问了下有没有人,确定没有回应后,便打算今晚就在此借宿了,只是担心黑衣人会不会寻到此处,但迫于无奈,只能随遇而安了,若是真的被寻见,也算自己倒霉了,元泽这样想着,便寻了处干草堆刚要躺下,双手触碰到一团软绵绵的物体,猛地弹跳起来。站定后发现居然地上躺着一个人,元泽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会是死人吧,今天果然不适宜出行,算了,得马上离开以免麻烦上身,但强大的好奇让他突然改变了主意,他开始鄙视自己,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可怕的,过去看看也没什么损失吧,他安慰自己道。

元泽慢慢的靠近那个人,发现居然是位女子。元泽颤颤巍巍的把手指伸到了女子的鼻息处,感觉到了温热的风,终于松了口气,还好是个活人。

眼前的女子闭着眼睛,元泽细细观察着眼前的女子,有些嫌弃的表情,他平日里最爱干净,可眼前的女子脸上全是灰,看不清模样,头发也是乱的。头上唯一的亮点是她那水蓝色的耳环,只不过,只剩一边。元泽突然眉头一紧,发现女子左手受伤了,流出的血染在衣裳上,就像美丽原野上的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花,一时看得竟有点入神,过后则狂骂自己变态。

元泽的同情心发作了,有些心软,赶忙撕下自己衣角的一块面料,帮女子包扎起来。刚打好结,就听到了女子的尖叫声。

“叫什么叫,吓死我了”元泽望着她说道。

离梦看着眼前的男子,一袭白色的衣裳,男子俊朗的五官在昏暗的光线下若隐若现,还有那双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的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离梦下意识的看着自己的左手,发现手臂被包了块布,还打了一个很乱的结。

“这结打的真难看”离梦脱口而出。

“什么?有你这么对救命恩人的吗?嫌弃本公子打的结难看,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元泽有点生气,这是什么女子,如此无礼。

离梦看元泽气呼呼的样子,还将她比作狗,有些生气,不想理会他,便扶墙站了起来,强忍着疼痛,往门口走去。细想此人虽然脾气暴躁,但也是好心帮自己,转身对他说了声“公子请见谅,小女方才言语有失,多谢公子为小女子包扎伤口。”

本来还在生气中的元泽,听到眼前女子向自己道歉,气也消了,但见女子说完双脚却要踏出门口,急忙拦住。

“站住,现在这么晚,你能去哪儿,太危险了。”元泽明明很关切,但不知道为什么,话一出口,语气变得很粗鲁,似在审讯般,说完顿觉后悔,尴尬的望着眼前的女子,正要解释,女子就抢先说话了。

“孤男寡女,这样不好。”冰冷的话从女子口中说出。离梦继续往前走,却撞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