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第五章 云来对饮成三人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若离笑 2374 2017-04-23 00:38:25

  这些都在离梦的意料之中,她从楼道上款款走下,却用余光搜寻着上官宏的影子。

眼前的女子的确是绝色,元泽看着离梦,果然人靠衣装,仿佛眼前的这个女人跟昨天灰头土脸的女人不是同一个人,冰肌莹彻、眉目如画、眸含秋水、气质若兰,下巴微微翘起,笑起来还有一对浅浅的梨窝,紫衣素裹,身材玲珑有致,美的让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不过对于元泽来说,也不至于会动心,绝色的女子他平时见多了,也没什么特别的。

上官宏的眼睛却是发亮的,离梦此时在他眼中就像个仙子。

离梦留意了上官宏赞许的眼光,心里暗自开心。

“不好意思,让二位公子久等了。”离梦一脸歉意的说着,目光却全部放在上官宏一个人身上。

“没事,舟车劳顿,是要花时间洗漱一下。”上官宏回道,眼睛里充满着欣喜。一旁的元泽觉得自己仿佛像个局外人,闷闷的喝了口酒,真是无聊呀。

离梦轻轻的坐下,举止优雅,极力想在上官宏面前展示自己。元泽心里却暗暗发笑,又是一个庸脂俗粉,太假了。虽然心里觉得看不上离梦,但眼睛却还是很诚实的多看了她几眼。他突然发现,那个水蓝色的耳环不见了。

上官宏帮离梦倒了茶水,乔离梦却要求也要喝酒。

“对了,那些人为何追杀你?”上官宏问道。

这也是离梦想知道的答案,她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是谁要追杀她。

看着离梦为难的样子,上官宏发现自己问的唐突了。赶忙说道“不好意思,冒昧了,姑娘不方便说可以不用说的,只是我们都未知姑娘芳名?”

“我叫乔离梦,离亦可,来亦可,皆是梦。”乔离梦脱口而出,这是记忆里最深刻的一句话,还有那冰冷的声音。

上官宏为了缓解刚刚尴尬的气氛,对元泽说道:“元公子,你猜乔姑娘是不是罗国人?”

“肯定不是,罗国人长的丑,哪有这么好看的,哈哈!”瞬间一片安静,原来,元泽有点小醉,说的太大声了。

上官宏和乔离梦瞬间感觉周围投来哀怨的目光。赶紧跟众人解释“他喝醉了,我们三个也都是罗国人。”

大堂这才重新热闹起来,离梦和上官宏松了口气。

离梦继续说道:“不瞒二位公子,我现在只记得我叫离梦,其他的一概都不记得了,看来我是失忆了。”

“没关系,你会慢慢记起来的。”上官宏安慰道。元泽则若无其事,这女人说的,他还真是漠不关心。不过他倒是很好奇眼前的上官宏,年纪轻轻却武功了得,的确不是简单人物,如果接下来的游玩能让他带着,不仅有人保护自己,而且还多了个朋友。

“上官公子,你能跟我说昨日你救我的情景吗?或者我能回忆点什么。”离梦款款的站起来,帮上官宏添了酒。

“嗯,我这次来罗国,是帮我父亲带东西给他好友的,却不想在路过多罗山的时候听到有人喊救命,顺着声音,我看到一个黑衣人在追你,我打跑黑衣人后发现你已经昏倒在地,手被砍伤了,之后的事情,你们都是知道的,不好意思,我知道的只是这些。”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为何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的是我,公子说你此行来是来代父会友的,那我岂不是耽误公子了?”

“没关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至于代父会友我明日再去便是。不知二位有无兴趣一同前往,也好与我作伴。”

“好!”元泽和乔离梦异口同声,三人哈哈大笑。

一晚上,三人畅饮无比开心,元泽趁着微醉,向二人吐露自己是因为被逼婚被迫离家,只因未婚妻丑陋无比,性格骄纵,这才在大婚之日逃离,引来了上官宏和离梦的同情。

三人各怀心事,饮酒浇愁,直等到酒家催着说打烊了,这才悻悻然各自回房休息。

元泽喝的有点多,歪歪扭扭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回到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离梦则没那么潇洒,她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此时,记忆全无,除了酒意,还是酒意,她努力回想着自己以前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自己到底来自哪里?为什么会被人追杀?

她假设了好多场景,比如她是某位富商的千金,因为家财万贯,所以才遭到了绑架。又或者是她在半路探亲的路上,遇到了拦路抢劫的劫匪。又或者是她知道了一些她本不应该知道的秘密,所以有人要杀了她灭口。每种可能想了一遍,脑袋里一点回应都没有。

她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只水蓝色耳环,这是她在自己身上唯一找到的线索,另一只也许是在被追杀的过程中掉了。自己定要好好保存剩下的这一只,也许有一天它能帮到自己。

离梦试着闭上眼睛,突然耳边又传来了熟悉的笛声。笛声悠扬,略带哀伤,这分明是自己在梦中女子跳舞时听到的笛声,会是那位女子吗?也许吹笛之人认识自己,想到这里,乔离梦赶紧穿衣离开了房间,笛声把她带到了客栈的后花园,离梦看到了湖心亭子上吹笛子的身影,不是女子,不过那挺拔的身影像极了上官宏。笛声悠扬,忽而婉转,忽而轻快,忽而悲伤,仿佛在诠释一段美丽但又凄美的爱情故事,因为太动听了,离梦听得有些入神,呆站在原地。

曲毕,上官宏突然转过身来,看到了离梦,“是你?”说完,往她走去。

“嗯,睡不着,听到有人吹笛子,就过来看看了,想不到是你”乔离梦说道。

“那你可听懂了?”上官宏问道。

“嗯,这笛声我仿佛在哪听过,我听到了浓浓的相思之意”离梦试探着,想看清上官宏的眼神,可惜夜色太暗,看不清。

“这首曲子叫《梦霓裳》,我自己闲暇时作的曲子,你怎么可能会听过呢,不过的确,我就是吹给我相思之人听的。”

“这曲子真动听,这位女子很幸运,能遇上像你这样的男子。”离梦感慨道,心里却是酸酸的,说不出的感觉。

“幸运什么呢?我们相距甚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罢了,不提伤心事。夜了,你身体刚恢复,未免着凉,我们都回去吧。”

听完这些,离梦有些小开心,看来他们分离很久了,自己还是有机会的,想到这,离梦脸颊有些微微发烫。

回到房间,离梦还是睡不着,对着镜子坐着。自言自语道:“上官宏,总有一天,我们会在一起的。”

上官宏回到房间,卸了外衣躺在床上,他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但是,既然已经开始了,就不能后悔,为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总要牺牲一些东西。比如爱情。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水蓝色的吊环把玩着,然后小心翼翼的用手帕包裹好,藏进了胸口的衣服。

这一夜,上官宏和离梦都没有睡着,除了元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