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第十八章 晴儿虎口终脱险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若离笑 1808 2017-05-06 00:44:24

  欧阳晴被关在地牢里已经三天了。刚开始还哭哭啼啼,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只能呆坐在地牢里,反正已经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自己何不省省力气。她靠着墙坐着,呆呆的望着对面的墙。突然,她听到了脚步声,一转头,看到了两个人。

“欧阳晴,怎么样,这里不错吧,知道你寂寞,等你老子挂了后,我们会把上官宏也抓进来陪你的。”女人说话了。

“你们把我父亲怎么了,我跟你们拼了。”欧阳晴拼尽全身力气摇晃着铁门,将手从里面伸出来,试图抓住女人,但是却毫无作用。

“小丫头片子,就你这小身板,还要跟我们拼了?省省吧。”乌群哈哈大笑道“蓝姬,你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主人让你早些回去,省得被发现。”

“你把门打开,我要进去跟她谈。”离梦说道,乌群有些不情愿“有什么话在这里问就好了,非要到里面?”

“不用刑你说能问得出话吗?再说有你在身边,怕什么。”离梦向乌群抛了个媚眼,乌群一时心生荡漾,乖乖的把门打开了。离梦走了进去,估摸着元泽和上官宏应该赶到了,怎么到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要自己动手?万一他们没赶到,她和欧阳晴就难以逃脱了。可是再不采取行动,就会失去这次救欧阳晴的绝佳机会,她暗下决心,刚从衣袖里拿出暗器,就听到乌群忽然大叫一声倒地了。

回头一看,上官宏和元泽站在那里。

“怎么样,计划顺利吧,是不是对本公子很钦佩呀。”元泽讨功道,竟笑得灿若桃花,离梦心里翻了个白眼,这男人是不知道如今他们还处在危险地带吗?

上官宏立马走到欧阳晴身边,在牢里急忙寻了把剑,一下砍断了欧阳晴手上的枷锁。

“元泽,不要废话,趁没被人发现,快逃出去。”上官宏说道。

“就这样走吗?很快就会发现的。晴儿,你快脱衣服。”元泽说道。

“你要干嘛?”欧阳晴一脸惊讶,双手护住身体。

“那乔离梦你脱。”元泽摇摇头,改口对着离梦说道。

“你怎么改不了这下流性子。”离梦骂道。“晴儿别理他,他又在这犯荤话。”说完,便要带着晴儿离开。

“我说你们怎么不动动脑子,牢里一下子少了个人,不是很容易被发现吗?再说,我们现在以什么身份出去,我的意思是,你们脱下女装给那家伙穿上,扮成晴儿的样子。然后我们其中一个人扮成乌群的样子,另外两个人扮成随从,反正他们这里都喜欢蒙着脸。”

“元泽说的有理,就按他说的办吧”上官宏附和道。“动作越快越好。”

四人很快行动起来,欧阳晴和元泽扮成随从,上官宏因为身材跟乌群差不多扮成乌群,离梦则还是蓝姬的样子。他们给乌群换上欧阳晴的衣服,把那张人皮也贴在他脸上。然后点了他的哑穴,这个穴要到二十四个时辰才能自动解除,他们要逃出去是够时间的。当然,还要处理了路上打晕了的守卫。然后四个人大大方方的走出了溶洞。

水路自是花了一些时间,因为是要倒着回忆的,还好。三个人的推断还算一致,他们很快顺利的靠岸了。接下来才是问题,因为走楼梯上去后,那个石门怎么打开?这个时候,离梦后悔了,怎么忘了问这么重要的信息。这样他们即使爬上了那一百多层的楼梯,想来还是出不去的。不过为了不被人发现,还是先走上去,到时再想办法。

欧阳晴有些虚弱,上官宏扶着欧阳晴走在后面,离梦和元泽则在前面开路。元泽时不时打趣道:“怎么样,吃醋了吧,后悔把她救出来了吧?”离梦真的不想搭理这个烦人的家伙,连逃命都能叽叽喳喳说的不停,他是忘了他们在逃命吗?

“元公子,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你不知道我们在逃命吗?学学人家上官公子,稳重,什么叫稳重,知道不?”离梦终于忍不住了“再说就把你舌头割下来。”

“上官宏,你看,这么凶的女人还是离远点好,晴妹妹,还是你好,说话温柔些。”元泽还是没有住口,倒是被上官宏拍了下肩膀“离梦说的没错,你话的确有点多。”元泽只好住口,默默的跟着走。

四人走到石门前,寻找着机关。和上次一样,没有见到任何机关,这时元泽还是忍不住了“没找到机关不代表没有啦,不过现在情况那么危急,上官宏要不你发发力,直接把它打掉算了。”

“不行,楼道这么狭窄,况且我们在石板下面,我们一发力反而会被封在里面,而且很有可能会被砸死。”上官宏说道。

“我们再找找看吧,肯定有。”离梦开始努力回想,这地方自己肯定是有住过,自己努力想想说不定能找到。但是越想头越痛,之前的画面又不断的浮现了。“白露,本王很钟意你。”这句话不断的在她脑子里重复着。“钟意我,怎么会?神经病!”离梦心里暗暗否定了这个画面。突然,她发现右边的墙壁上有块地方居然没有青苔。难道这就是开关?她用手用力的按进去。果然,石门开了。

四人急忙从出口逃出,救出了欧阳晴。

若离笑

大家好!从今日起,我的文文正式从《风依依,云锁离兮》改名为《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啦,我会继续更新的,谢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