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第二十四章 两人落难食人族(二)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若离笑 2002 2017-05-12 02:06:59

  “你终于回来了,我的亲外孙。让外公好好抱抱你。”老酋长拥着元泽,激动的说道。

亲外孙!这三个字犹如一把大刀架在他脖子上,元泽大脑一时转不过来,心想,我堂堂云闽国的王子,什么时候成了食人族的外孙?莫不是酋长发疯了吧。不管了,保命要紧,将计就计吧。

于是,离梦看到面前的两个男人拥抱在一起,花白胡子的老人家眼里含着眼泪,年轻的元泽眼睛则饱含着委屈,扶着老者坐下。两个人又开始一顿咿咿呀呀,说着离梦听不懂的话,聊的不亦乐乎。

“外孙,那女人是谁?看起来好好吃。”老酋长兴奋的问道,指着眼前的离梦。

“啊,外公,她不能吃,她是您的外孙媳妇。”元泽忙回道,心想这食人族果然名副其实,看到人就联想到吃。

“今天是外公六十大寿,真神居然赐给我这么一份大礼,让我见到我的亲外孙,虽然没有人肉吃了,不过你回来我更开心,谢谢真神,我们部落酋长之位终于后继有人了。”老酋长十分开心,望着元泽,元泽不禁起了一身鸡皮,被食人族的人如此深情的望着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后继有人?”元泽突然反应过来,惊讶的反问道。难不成是要让他接替酋长的位置,做这里的老大?不会以后让我带领他们吃人肉吧?太荒唐了。

“我老了,酋长之位自然要传给子孙,你的母亲不争气,为了外族人背叛我们的真神,但她做得唯一的好事就是生下了你。”老酋长感慨道,眼神却飘到了洞外。

老酋长提到了元泽的母亲,倒是触碰到了元泽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从他记事时起,他就知道他的母亲早已去世,他从未见过母亲的样子,只是在画中看过母亲,那画里温暖如春风的面庞,实在跟食人族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元泽感觉老酋长说的像真的一样,他从怀里拿出母亲唯一给他留的香包递给老酋长,老酋长拿着香包,说道“我们是提灵族,这是我们的族花,叫提灵花,只有王室才可以佩戴,他们就是通过这个认出你的。”

元泽从刚刚的逢场作戏只为保命,变成开始相信老酋长就是他亲外公的事实,忙问道“外公,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离梦坐在一旁,努力猜测他们说了什么,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她环顾四周,发现其他人还是像看食物的样子看着她,背脊有些发凉,不过看元泽与老酋长聊得这么欢,想来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了。她坐在一旁,无聊的看着石桌上摆放的骨头饰品,突然有些困意,便趴在石桌上睡着了。而此时酋长才开始给元泽讲起那尘封的故事……

时光倒退到二十年前……

生性贪玩的云闽国王子博泉,背着父王从宫里偷偷跑出来,周游列国,在路过罗国的一片小树林时,突然听到有人呼喊的声音,寻着叫声,博泉发现原来是有人掉进猎户捕捉猎物的陷阱里了。

里面竟然是个女子,穿着奇怪的衣服,与其说是衣服,不如说是树叶。女子脸上虽然画着奇奇怪怪的图案,但是容貌却长得很秀丽,有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博泉心生疑惑,这是哪家的女子?为何如此奇怪?

博泉尝试与她交谈,但似乎女子不明白他说什么,而女子的语言也十分奇怪,他也听不懂。女子咿咿呀呀说了半天,发现实在无法沟通,只好改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用手比划着。

博泉知道她在求救,马上在附近寻了一些比较结实的藤蔓扔入陷阱中将她救了上来。

“姑娘,请问你是哪里人?”博泉还是坚持问她,为了让她听懂,他说话慢了一些。女子忽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博泉,嘴角挂着微笑,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博泉只好放弃了询问了。

女子为了表示感激之情,突然跪下来,向博泉磕了几个响头。

博泉赶忙扶起她,微笑着,说道“快回家吧,免得家人担心。”

女子听完咿咿呀呀的说了一通,便起身离开了。

博泉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竟有些心动的感觉,虽然语言不通,他却深深的被她身上的灵气所吸引,只是今日一别,怕是很难再见了。

博泉继续只好赶路,却发现怎么也走不出去了。暗自后悔刚刚应该认路的,一着急救人把进来的路都忘了。

夜色渐重,博泉在森林游走累了,只好寻了处地方坐了下来,他心里突然浮现那张秀丽的脸庞,还有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嘴角荡着笑意。如果再遇见她,定要问她是哪家姑娘,娶了她。

突然,博泉脑袋一疼,晕了过去。

博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笼子里,不用说,落入了食人族的手里了,元泽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平时表情严肃的父亲也有这么狗血的经历。也许是他年轻的经历,父亲才会如此管着他,不让他出宫的吧,看来这外面的世界果然是比宫里复杂的多了。

老酋长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继续说道,“说到这里,你应该知道了,你父亲差点成为了我们的晚餐,你母亲看着笼子里的父亲哭着哀求我放了他,说他是她的救命恩人。”

“那您肯定放了我父亲吧?”元泽问道,心里想着原来父亲母亲竟有这么一段奇妙的缘分,如此看来,母亲嫁给父亲也算报答恩情吧。

“没有,他是我们献给真神的祭品,行完祭祀之礼的祭品就是真神的,我们不能放。”老酋长有些无奈,叹了口气。

元泽心里暗自嘀咕“黑心肝啊,连救命恩人都不放过,那就是说,好在他还没有行祭祀之礼,不然我和乔离梦便真的要被人宰了。果然是名副其实的食人族。”他心里这样想着望了望离梦,发现离梦已经趴在石板上睡得香甜,低叹道,这女人心真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