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第二十七章 神秘入口吃人命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若离笑 2336 2017-05-15 00:47:51

  一缕阳光射入山洞,照射在石壁的青青爬藤上……

“上官宏”离梦又从梦中惊醒,在梦里,上官宏似乎吻了她的额头,然后离开了。

离梦见自己躺在一个山洞的石床上,她听见了哗哗的流水声,往身后一看,才发现山洞里原来有个小瀑布,泻下的水淌成小水池,池水幽深,池上晃动着几株紫色的睡莲。

离梦用池水稍微洗漱了一下,走出了洞口,看到坐在地上打着瞌睡的元泽,一把把他踢醒了。

“死猪,怎么坐在洞口前睡,不怕着凉?”离梦说道。

元泽揉揉眼睛,料想离梦肯定是忘记昨晚发生的事情了。

“为你把风咯,怕我外公半夜起来把你吃了。”元泽嘿嘿笑着,说完拍拍身上的尘土,拉着离梦就往外公的山洞走去。

元泽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你说那个塔拉谷是真的吗?该不会是外公骗我的吧。我从未听过一个地方会突然消失然后又会突然出现的,当然,除了海市蜃楼,可是那是梦幻泡影,作不得真。”

乔离梦点点头“我也是很好奇,这个塔拉谷是否真的如你外公说的这般神奇,眼见为实,只有真的到了那个地方,才知道真假。”

两人边走边聊来到老酋长的山洞里,二话不说,元泽拉着外公就往外跑,“外公,快带我去塔拉谷。”

一大清早刚睡醒,眼睛还没睁开,就被两个小朋友拉出门外,实在有些郁闷“乖孙,一大早要带我去哪,累死你外公了。”

元泽依旧需要用咿咿呀呀让离梦听不懂的语言回答“您昨晚说要带我去看塔拉谷出现的地方,怎么给忘了。”

老酋长反应过来,放慢了脚步“也不急在一时吧,塔拉谷下一次出现是在两年后,你还是乖乖继承我酋长的位置,两年后就可以去找你母亲。再说,外公老了,实在走不动。”

“您若走不动,我背你。外公,我现在就想知道怎么进那个地方,况且我不喜欢做什么酋长,自由自在一个人多好,而且外公您还老当益壮,不用这么急找继承人。”元泽一脸讨喜的笑意,望着老酋长。

老酋长摇摇头“真是说不过你,我带你们去吧,不过不要失望。还有,这塔拉谷是真神居住的地方,你们要抱着虔诚之心。”

元泽欢呼道“外公万岁!”三人便开始前往那个传说中的塔拉谷。

走了将近半柱香的时间,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见到,真是荒山野岭,难怪没有人知道,元泽嘀咕着,默默的和离梦跟着老酋长一路往前走。

老酋长一路走走停停,大概走的一百步的样子就会停下来跪拜,元泽和离梦只好跟着老酋长一样跪拜,万一真如酋长所说这是真神的地方,虔诚一点总是好的,起码所谓的真神会善待他的母亲,元泽心里真是这么想的,虽然他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

大概又过了一个时辰,他们听到了海浪的声音,酋长把他们带到了悬崖边,悬崖下的海浪波涛汹涌,不断拍打着岸上的礁石。

“外公,入口呢?”元泽看着看下悬崖下拍打的浪花,这哪像是有入口的地方,分明是绝路。

“别急,让外公与你细细道来。”酋长寻了处平整的石头坐了下来。

“相传,真神住在塔拉谷,那里鸟语花香,犹如仙境,更重要的是,谷里藏着许多巨大的宝藏,这吸引了许多贪财又不怕死的人前来寻宝,打扰了真神的修行,于是真神用结界把塔拉谷与外界隔离起来,任何物体都进不来,同时为了让入口更加隐蔽,真神用海水附在了结界上面,并规定了二十年只开启一次的规矩,我跟你说的入口,正在这海底下,你母亲便是在入口开启时被我们送进去的。”

“送进去?这么高的悬崖,怎么送?”元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外孙,你要知道,我们提灵族是真神的子孙,真神的子孙进谷,真神便会来迎接,我们不得质疑。你母亲,我们是在入口开启之时将她扔下去的。”老酋长眼神里满是坚定。

“什么,你们将我母亲扔下去了!”元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瘫坐在地。

“你们这群疯子,我就不该相信你们,什么狗屁真神,都是吃人的东西,什么提灵族,脑袋是被门夹了吗?这种事情也相信,一个大活人就被你们扔下去了。”元泽显出狰狞的表情,怒指着老酋长,手指因激动微微颤抖着。

在一旁的离梦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语言不通,只能通过动作表情观察他们,怎么刚刚还好好的,元泽就像发了疯一样,而后,她看见元泽突然站起,跑开了。

“外孙,等等外公……”老酋长追赶着,但毕竟年纪大了,追了一段,累的坐了下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自言自语道“外孙,你怎么不相信外公的话呢?”

离梦也跟着元泽跑了起来,想知道他到底为何发疯,但平日里走路懒懒散散的元泽此时像是野兽一般,跑的飞快,离梦只好停了下来,站着歇会,准备用轻功追上他。

没想到,元泽突然跑了回来,站着,看着气喘吁吁的离梦。

离梦看着此时的元泽,气不打一处上来,“你是疯了吗?追的我好累……”

离梦话还没说完,嘴巴却突然被一个温热的物体包裹住了,因为实在太累了,乔离梦没有了挣脱的力气,稍微尝试了挣扎,便投降了。

元泽的吻温柔而缠绵,离梦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搂住了元泽,任由这个她讨厌的男人侵犯她的领地。心里却很好奇,这个男人这么讨厌,为何现在竟然接受了?难道自己是喜欢上他了吗?

元泽肆意的吻着,眼角的泪却顺势滴到了离梦的脸上,离梦推开了元泽,望着他。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离梦问道,掩饰着尴尬,脸上却有些绯红飘着。

“离梦,我的母亲,她,真的死了。”元泽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眼神有些空洞。

离梦不知如何安慰他,望着元泽难过的表情,又见元泽冷笑道“什么塔拉谷,这就是个吃人的地方。我不该相信一个食人族说的话,他们连人都敢吃,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别难过”离梦觉得自己最不会安慰人,想了好久才挤出这三个字。没想到元泽突然上前抱住了她“谢谢你,离梦,我想家了,你愿意和我回家吗?”

离梦感受着这个男人的温度,第一次见到如此悲伤神情的元泽,心生怜悯,回道“我愿意,你去哪,我便去哪。”但说完,却有些不安,她不知道这样的回答是否是出自自己的真心,还是只是同情他。

回家?她的确也想有个家……

“离梦?”元泽欲言又止。

“怎么了?”离梦不知元泽又要说什么。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身上都很臭?”元泽嘿嘿笑道。

离梦“额……”

若离笑

明天周一上班,大家加油!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