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第三十二章 湖边竟现无头女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若离笑 2431 2017-05-20 01:54:34

  只见林捕头风尘仆仆的朝他们走来,三人惊喜万分,都铎秋有些激动,忙问道:“林捕头,是找到紫依了吗?太好了!她现在在哪?这几日过得如何?我现在就要去接她……”

林捕头跑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站在那里缓着,然后才开口道:“慢着,我话还没有说完,是在湖边找到了一具无头女尸,大人让我前来请你们前去府衙认尸。”

刚说完,都铎秋立马泪眼汪汪,吓得坐在地上,大哭道:“紫依,你死的好惨,你死了,要我怎么办……你晚上定要托梦给我,告诉我凶手是谁,我一定要替你报仇!紫依……”

都铎泽听完这噩耗,整个人也怔住了,他忽然感到心被什么东西揪着,一阵刺痛。虽然自己对紫依没有男女之情,但是自己一直把她当亲妹妹看待。都铎泽实在不敢相信几日前活蹦乱跳的紫依,居然没了。

而都铎秋的哭声让人越加心烦,离梦看着都铎泽渐变的脸色,忙拍了一下都铎秋的肩膀,安慰道:“先别急着哭,万一不是紫依呢,我相信像紫依妹妹心地如此善良的人,老天是不舍得让她离开的。而且现在事情也没有调查清楚,不能就此定论,紫依妹妹肯定不会有事的。”

都铎秋这才停止了哭泣,抹了抹眼泪“是的,紫依吉人自有天相,但愿我的担忧是多余的。”

三人便随着林捕头前往衙门,一路走的异常沉重。

进到衙门的停尸间,林捕头把他们引到一具尸体前,尸体用白布盖着,因为少了头,所以显得有点短。

捕头递了姜片叫三人服下,说是这样可以减少鼻子闻到的腐烂的味道。

林捕头说道“三位,我要揭开了白布了,请做好心理准备,尸体在水中泡的时间太长,有些发胀。”

三人摒住呼吸,十分紧张,紧盯着眼前的白布,只见白布一点一点的被林捕头掀开,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重的腐烂的味道。连口中含着姜片也没有任何作用了,实在臭得不行。

只见眼前尸体的皮肉胀的发烂,尸斑遍布了能见到的皮肤,都铎秋一阵作呕,赶忙跑到外面呕吐。

离梦紧紧抓住都铎泽的手,生怕他害怕,眼前的这具女尸没有头,无法知道相貌,只能通过着装来辨别了。都铎泽记得紫依出走之时穿的是一件粉色衣裙,他重新望了一下,突然向后退了一下,惊慌的说道:“离梦,紫依……出走那天穿的就是粉色的衣裙。”

“别急,穿粉色衣裙的人太多了,并不能说明什么,你再想想其他特征。”离梦安慰道“你再仔细看看。”

都铎泽强忍着心中的哀伤,又重新观察了下女尸。“离梦,我记得,紫依右手是有戴了一副玉镯,那是我父亲赐的,这个女尸手上没有。”都铎泽松了一口气。

这时旁边的林捕头开口了“公子莫怪我多言,这也有可能是一起劫杀案,所以即使有玉镯,也有可能被歹人夺了去。不过,这些我们都要调查。既然没有确认,要不你们先回客栈等消息吧。”

三人垂头丧气的回到云来客栈,现在不管女尸是不是紫依,三人都没有胃口吃饭了,特别是都铎秋,他一想到尸体腐烂的样子和那刺鼻的味道,不免作呕。心里真真希望不是紫依。紫依平时这么爱美,如果真是她,她定然死不瞑目。

汗高国,涵宇殿里,波尔明轩坐在榻上,细细的品着茶,慢慢说道:“云闽国的碧螺春果然名不虚传,形美、色艳、香浓、味醇。真让人回味无穷。”

才木多俊站在帘外“王子喜欢就好。”

波尔明轩继续说道“你刚刚汇报的我知道了,我眼下有另一件事要解决,不便分身,既然他们现在遇到了麻烦,你就派如歌去帮他们吧,就说是我的意思,切记,不可暴露我的身份。”

“奴才遵命”说完,木才多俊退出了宫殿。

“你们,终于在一起了。”,波尔明轩眼神里透着光,心里想着,既然这件事阻碍到你们了,那就让我来帮帮你们吧,波尔明轩又抿了一口杯中的茗茶,露出满意的微笑。

衙门自让他们认尸后就没有任何消息,尸体冻进了冰室防止进一步腐烂,县衙也打算当悬案处理,草草了事。

都铎泽一直处在深深的内疚中,不断的喝酒,离梦则比他更自责,她觉得如果自己不吃醋,也许紫依就不会出走了。但看着都铎泽这颓废的样子,离梦突然火气很大,一把抢过都铎泽手里的酒瓶砸在地上。

“够了,你还是男人吗?你还是以前那个足智多谋,从不服输的都铎泽吗?喝酒能解决问题?喝酒就能找到紫依?如果紫依真的死了,那我们就要找到凶手帮她报仇,如果她有幸存于世上,我们更要打起精神千方百计去找她,啊泽,不要再喝了,你再这样,我就走了。”

酒瓶被突然夺去,都铎泽有些蕴怒,眼神里充满愤恨之意,他不去看离梦,对着掌柜那边说了声“小二,再来一瓶白酒。”

“好嘞”小二答道,便忙从柜台上拿了一瓶酒过来,递给了都铎泽。

离梦真是失望透顶,生气的往外跑,一出门就撞到一个男人的怀里,这感觉很是熟悉,离梦抬头一看,不是上官宏,眼里闪过一丝的失落。

在离梦眼里,上官宏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起码不会像都铎泽这样选择逃避,他总是一脸的淡定,可是,明明很生气,自己看到都铎泽难过的样子,也会跟着心痛起来。

被撞的人没有生气,反而询问离梦有没有事。离梦抬头见眼前的男子一身素色白衣,仿佛尘外之人。

“在下如歌,有朋友托我过来办事,因为是急事,所以走路走着快,却没想到冒犯了小姐,愿姑娘见谅。”

离梦连连摆手,“不碍事,是我走路太快撞到你才是。”

如歌上下打量着离梦,眼神像认识了她好久一样“姑娘有礼了,在下是来云来客栈找两个朋友,一个姓元,一个姓乔。不知姑娘可以认识?”

“这么巧,我就姓乔,你现在看到的那个醉汉,原本姓元,现在……”离梦没有说下去,毕竟眼前的男子对她而言还是陌生人,还是小心为好。

如歌再次确认“那你们可认识上官宏?”

“原来你是上官宏的朋友,那你找的肯定是我们。”离梦激动道,暂时打消了如歌身份的怀疑。

“我只怕认错人了,没想到,居然如此轻易就遇见你们,不过上官宏跟我说,乔姑娘长得貌若天仙,看姑娘的样子,肯定不会错。”如歌微笑着说道。

离梦与如歌一番谈话下来,事情明了了。原来上官宏不放心他们两个,便私下打探他们的消息,一听到他们出事了,就让如歌过来帮他们。

不久,一旁的都铎泽酒意渐消,也介入了交谈中。

“上官宏不愧是好兄弟,还找人来帮我们,如歌,你尽力就好了,我们不会怪你,因为这件事真的很棘手。”都铎泽说道。

如歌则自信满满,嘴角微笑着,说道“放心,这世上还没有难倒过本公子的事情。”

若离笑

今日是5月20号,我爱你们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