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第三十三章 如歌是办案人才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若离笑 2480 2017-05-21 01:25:00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事实证明,如歌真的不简单。

如歌做的第一件事就让离梦他们放下了心头大石。不过如歌的行为真的很惊世骇俗,连一同前往的陈仵作都被如歌的举动吓到了。刚开始,陈仵作对如歌提出对尸体重验一事还颇为不满,后面便不吭声了。

因为他见到如歌用超于常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从那具高度腐烂的女尸里,取出了一根肋骨,然后用超于常人的眼力判断死者的年龄是在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之间。

都铎泽心放下了,紫依今年才十六岁,当然不是她。那县衙见如歌如此厉害,百般恳求如歌干脆一并帮忙破案,如歌也很爽快的应了下来。

不过,凶手像是为了迎接如歌一样,翌日,便又收到衙门的消息,说在东桥底下又发现了一具粉衣女子的女尸,死状跟之前一具一模一样,也是失了头颅。如歌又给第二具尸体按同样方法验尸,但是,让大家失望的是,这次测到的骨龄是在十五岁到二十五岁之间。

所有人又陷入了沉重当中,十六岁,紫依今年十六岁。刚好在如歌推算的范围内。都铎秋之前刚刚恢复的平静又消失了,陷入了狂躁和不安中。

看着焦急的众人,如歌倒不紧不慢,淡淡说道“眼下最重要的是破案,因为只有抓到凶手,谜底才能解开,才能确定紫依姑娘是否遇害了。你们如今在这里瞎猜测,岂不是浪费时间。”

虽然大家感觉如歌说的是废话,但还是在理的,便连连附和道,会极力配合如歌的计划,县衙大人提出愿意派人手给如歌随意遣用,但如歌却说不用,因为这样阵仗太大,不利于找到凶手。

如歌总结道,“两具尸体的共同点都是女性,都穿粉色衣裙,但年龄层则没有什么特别的,杀害手法都是砍去头颅,手段非常残忍,要么有着血海深仇,要么凶手就是变态。”

“大人,有人来报案!”如歌话音刚落,林捕头在门外说道,走了进来。

“大人,有线索了,报案人说,他们家夫人在半个月前说要回娘家,可是一直不见她回来,所以便来报案了,我让他们过来认尸,家人声称死者喜欢在肚兜里绣她的名字。结果证明第一具尸体的肚兜真的绣着死者的名字,嫣儿。”

“确有此事?”县衙大人有些激动,突然脸色一沉“陈仵作,你是如何验的尸?连死者身上肚兜绣着字都不知道。”

“大人息怒!此事不怪陈仵作,肚兜本是敏感之物,陈仵作没有检查到,也可以原谅,再说,我也很惭愧,没有验到这个。”

县衙大人见如歌帮陈仵作求情,便不骂他了,转而对着如歌堆笑着道“罢了,我便原谅他了,不过公子,如今有了这些线索,应该能很快破案了吧?”罗国的刑法规定,命案必须要在半个月内破案,否则,则立为悬案,若是悬案累计有三件,便会被撤职,后果极其严重,所以他不得不上心。

“大人,别急!如歌自有打算!不出三天,凶手定会自投罗网。”如歌笑道,又往停尸房走去,他想重新看看是否遗漏了什么线索,就像肚兜上的名字一样,谜底其实都已经藏在尸体的身上,他始终信奉一点,尸体是会说话的。

如歌从死者家人了解到,死者姓郑,夫家姓陈,相貌长得出众,但性格刁蛮,常常与人冲撞,所以得罪人是正常的,但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她得罪的人不足以为了这些去犯杀人的死罪。

更何况还有另一个死者,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她们都碰到过同一个人,并且发生了一些事。

如歌反复检查,发现死者衣裙的群底上染到了一些颜料,各种颜色都有,看来像是都去过染坊类的地方。咨询了下捕头,罗城只有两家染坊。如歌检查到颜料,陈仵作又被县衙大人骂了一顿,陈仵作则倍感委屈,验尸不就是验尸吗,连衣服也要看。

有了这些线索就可以做排除许多无用的猜想了。罗城的染坊一家在城东,另一家在城西,第一位死者据说是回娘家,走的是城西方向,那最有可能就是在城西那遇上了谁。如歌想着,何不将计就计,来一招请君入瓮。

翌日,辰时三刻,离梦换上了粉色的衣裙,为了提高命中率,身上的发式,装饰都是按照死者家属描述的陈氏的风格,连出行的时间也是严格按陈氏出门的时间,离梦往城西方向走着,故意走进了染坊的那条路,一眼便看见两边都有染坊的工人在干活。

这时,离梦的裙底也跟那两位死者一样,染上了颜料。她为了吸引凶手的注意力抬高了嗓子,骂道“真是晦气,一出门就把衣服染花了,让你们老板出来。”

突然有个大胡子工人气冲冲的跑到乔离梦面前“泼妇,你明知道这里是染坊,是来捣乱的吧!”

离梦也不示弱“我知道我衣服会变脏我还不从这过呢。我不管,叫你们老板出来!”

大胡子气不过,想要上来打离梦,另一个工人上来拦住了他。

“哑巴,你别拦我,就你好性子,这样的人不教训,我可不依。”说完,大胡子就要上前打离梦,离梦装成弱女子的样子躲开了,直呼救命。

一旁的哑巴咿咿呀呀的,大胡子不理他,他就跑进去把老板叫出来了。

“知获,你又莽撞了,快给夫人赔不是。”老板阴沉着脸,对大胡子说道。然后向离梦鞠了个躬,客气的说道:“夫人,我代我的工人知获给您赔不是,我也听说了,我们的染料把您的衣服弄脏了,我们会赔偿你的。”

见老板态度好成这样,离梦也不好说什么,“算了,我也就说说,我还要赶路。还有,管好你的员工,别一天到晚瞎嚷嚷。”

“是,是,是,夫人慢走。”老板低声说道,连连道歉。

离梦离开染坊,然后听到背后传来老板训斥知获的声音“都跟你说多少次了,你这暴脾气,得罪了多少人,这次扣你半个月的工钱,快去干活!真会给我惹事!”

隐蔽在深处的如歌,都铎泽和都铎秋看到了知获充满仇恨的眼光,一旁的哑巴,一直安慰他。

都铎秋小声的说道“凶手肯定是那知获,以死者陈氏的个性,衣服脏了想必也会撒泼,他既被扣了工钱便怀恨在心。”

如歌笑了一下,“你呀,太嫩!”

都铎秋一脸不服气,说道“那我们骑驴看剧本,走着瞧吧!”

都铎泽插嘴了,“秋,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如歌,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如歌说“好办,我们两个跟着离梦,以防不测。至于秋嘛,给你个任务,既然你说那大胡子是凶手,你就在这里盯着他吧。”

“放心,我一定会抓住凶手的。”都铎秋自信的说道。

离梦离染坊越走越远,大概走了将近半个时辰,便出了城门。前面便是一片小树林,如果凶手真的盯上她,大概也会在里面动手吧。

离梦进了小密林,故意找了个地方歇脚喝水,给凶手多点时间赶上来。

她打开干粮,正准备吃时。突然看到眼前走来一个人,手上拿着刀,渐渐向她逼近。

“居然是你?”乔离梦万分惊讶。

若离笑

下次更新,5月22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