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第三十九章 毒药本秀色可餐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若离笑 2190 2017-05-27 02:37:09

  “大王,不关太医的事,是臣妾自己思念大王,所以才消瘦了。”诺蝶拉住波尔哈赤,撒娇道。

“蝶儿,你就是心软。奴才做的不好,就要罚,不过念在你求情,也就算了。其实也怪寡人不好,一个月都没来见你。”波尔哈赤厚厚的大手握住了诺蝶纤细的玉手,边说边牵着诺蝶坐在了琉璃榻上。

“大王不要自责。对了,在大王闭关期间,臣妾自己在小厨房研究了一些菜谱,这几日便专心学习厨艺,想着大王出关,给大王尝尝。”诺蝶一脸讨喜的模样,靠在波尔哈赤身上,用手顽皮的扯着波尔哈赤的胡子。

波尔哈赤大笑,“蝶儿对寡人真是有心,那就快上菜吧,你这一说,我就感觉饿了。”

“臣妾这就命人上菜,枕儿,吩咐下去,另外把我们凤栖宫里秘制的山楂酒拿过来。本宫要与大王对饮。”

“诺”枕儿退下,往厨房走去。

不一会的功夫,桌上便摆满了诺蝶亲手做的菜肴。

“这道臣妾叫它游龙戏凤,这道叫情意绵绵,还有这汤水,我给它取名叫金玉满堂……”诺蝶向波尔哈赤介绍着桌上的每一道菜,波尔哈赤乐开了花,忙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诺蝶给波尔哈赤舀了些金玉满堂,一口一口的喂着波尔哈赤,望着波尔哈赤很开心的喝着她所调制的毒药,笑魇如花。

轩阳殿里……一束阳光透过纱窗投入房间的地上,倒映出了些许斑驳的影子,映射在满地散乱的衣服上。

欧阳晴昨夜哭了一夜,最后抵不过困意,沉沉睡了过去。醒来发现自己还在被窝里,望见一屋子的满地狼藉,这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不免羞愧和委屈,赶忙起身将衣裳一一捡起穿上,匆匆离开了波尔明轩的宫殿。一路上幸好也没有撞见什么人。

看着欧阳晴离去的身影,波尔明轩有些心疼,虽然自己不爱欧阳晴,但毕竟也当她妹妹看待。哪个女人碰到这样的事都会无地自容吧,所以便吩咐了下人躲起来,好让欧阳晴的羞愧感减少些许。波尔明轩盘算着过几日再去看看欧阳晴,看她的样子,应该不会寻短见。

波尔明轩听说父王闭关出来,的确先去了蝶后那里。也留在那里用膳。看来,这诺蝶说话算话,她开始行动了。

之后的几日,诺蝶变着戏法给波尔哈赤做菜,引得波尔哈赤赞不绝口。波尔明轩则没有再去找诺蝶,隔岸观火,看这火烧的旺不旺了。

都铎泽他们这几日则是在赶回宫的路上。如歌在他们上路前就跟他们告别了。四个人便置办了一辆马车,都铎秋和都铎泽轮流做车夫,离梦和紫依则坐轿子里。

此时,都铎泽在外面赶马,都铎秋陪着她们。每到这个时候,都铎秋就在马车里给离梦讲都铎泽小时候做过的丑事,引得乔离梦捧腹大笑。

“原来啊泽小时候这么逗啊,快说快说,他还有哪些奇葩的事情。”

“我怕我说多了,他饶不了我。”都铎秋嘟囔道。推了推紫依“你说,他不敢对你怎样。”

紫依说道,“怕什么嘛,我说就我说,有一次呀,泽哥哥被他父王训斥,说他不努力读书,肚子里的墨水不够。泽哥哥很伤心。你猜怎么着,他还真把墨水端起来喝了起来,吓得他父王再也不敢说他没有什么,缺什么,怕他做出傻事来。”

其实都铎泽在外面听得一清二楚,忍不住反驳“你们两个够了啊,等下把我媳妇吓跑了,我到哪再去找这么一个倾国倾城、德艺双馨的妻子。还有,我哪有你们讲的那么笨,那是小时候不懂事。我现在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都铎泽。”

离梦应道“好啦好啦,你这爱吹嘘的毛病又犯了。你放心,就算你变成傻子,我也不会离开你的。”刚说完,引来都铎秋和紫依的起哄。

离梦和紫依他们在里面笑得正欢,突然马车急刹,摇晃了一下。

“阿泽,怎么了?发生什么事?”离梦问道,半晌,听到都铎泽说了句“你们到底是何人!”

离梦忍不住掀开了帘子,发现马车已被一群黑衣人包围住,举着亮闪闪的大刀盯着他们,场面僵持着。

“啊秋,保护好紫依。”离梦说道,从车里钻了出来,与都铎泽站在一起。

“看来我们得合作一下了。你负责前面的,我负责后面的。”都铎泽嘿嘿笑道。

“哎,我实在是担心,你的三脚猫功夫。”离梦嘴角一扬,快脚将地上散落的石块踢出,精准的打到了黑衣人的眼睛上,几个黑衣人发出惨叫,捂着受伤的眼睛,朝离梦他们砍过来。

“哼,我这几日闲的发慌,你们居然这么贴心,找上门来了。”离梦便打便说道,不一会,便收服了几个黑衣人,她将夺到的刀扔给都铎泽和都铎秋,又继续与黑衣人厮打起来。

黑衣人自知打不过,便全部将重心集中到都铎泽那里,只留两个人与离梦周|旋。

“哎呀,你们欺弱怕强!”都铎泽打得有点累,有点招架不住了,在与黑衣人抗衡时险些被砍伤,幸好离梦早已挣脱,帮他挡掉了。

离梦摇摇头,“还真是三脚猫功夫,起开。同啊秋一同保护紫依去。我看他也快招架不住了。剩下的,本小姐帮你搞定。”离梦霸气的说道,冲向了黑衣人。

都铎秋功夫比都铎泽还差,保护紫依的时候手臂受了些伤,幸好后面有都铎泽的帮忙,才抵抗住了黑衣人的攻击。

黑衣人越来越少,在离梦快如闪电的刀法中受伤倒地,逃离了现场,离梦抓了一个黑衣人,正要质问时,黑衣人却吞药自尽了。

风雨过后,一片平静,四人望着躺了一地的黑衣尸体,搜寻着有无特征,可惜的是一无所获,这些亡命之徒并没有留下任何身份的线索。

都铎泽突然想起上次刺杀离梦的黑衣人手臂上有乌鸦图案,便蹲下一个个检查,结果发现没有一个人有乌鸦图案。

“离梦,看来这次的黑衣人目标应该是我。他们的手臂上没有乌鸦刺青。我记得上次要追杀你的那群黑衣人手臂上是有乌鸦的。”都铎泽分析道。

“恩,你上次不是也是说被人追杀吗?我猜应该是同一批人所为。”离梦推测道。

“恩,的确是冲着我来。只是,究竟是谁呢?要谋我什么呢?看来我要回宫好好查查。”

若离笑

困意袭来,大家晚安,下次更新5月27日,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