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第四十五章 黑蝶身份被拆穿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若离笑 2043 2017-06-02 01:09:10

  波尔明轩正式成为了汗高国的国主,但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不顾大臣劝阻,执意立了蝶后继续为王后。一时间这件事成了汗高国老百姓饭后的谈资,个个都在议论这蝶后是多倾国倾城,才惹得两父子为之如此着迷。

欧阳晴却是万分的不开心,波尔明轩从此没有再来找过她。不,应该说波尔明轩本来就没有主动找过欧阳晴,而如今欧阳晴也不愿厚着脸皮去见波尔明轩了。

宫里的人都是趋炎附势的主,宫女对欧阳晴的态度越来越差,渐渐的也没人愿意伺候她了,她只好自己干活,照顾自己,心里万分的委屈。

其实欧阳晴心里明白如果自己现在去找明轩告状,明轩也不会不理她。不过现在去找他算什么呢,乞讨吗?欧阳晴暗自流泪,想念起欧阳山庄的好来。

这边是欧阳晴暗自垂泪的画面,那边却是蝶后和波尔明轩无限缠绵的画面。波尔明轩满足的抱着怀里柔软的女人,轻声说道“蝶儿,怎么样,寡人没有出尔反尔吧。现在寡人是大王,你是王后。”

蝶后媚笑着,娇艳如花“算你有良心,不过你真打算不管你的晴妹妹了?”蝶后试探道。

波尔明轩大笑“你是吃寡人的醋吗?你若不提醒,寡人倒忘了宫里还有这个人。罢了,你若不喜欢她,寡人便打发她回欧阳山庄。”

蝶后盈盈一笑“我既做得了一国之母,度量是有的。你也不用打发她回去,随便给她个名分,免得叫人笑话我诺蝶小气。”

波尔明轩看着眼前娇艳的像牡丹花一样的女人,吻了下去,“你这女人的嘴啊,真是厉害。”

此后的半个月,波尔明轩除了上朝,就是待在凤栖宫里。蝶后一时成了众臣口里的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

经过许久的相处,蝶后竟然觉得自己对波尔明轩有了一丝丝爱意,不过她的理智告诉她这一切皆是梦幻泡影,动情无益。

蝶后对镜描眉时,镜中闪出了一道身影,蝶后没有向后看,仍是淡定的描着眉。

那人向她靠近,走到她旁边,笑道“怎么,你这王后当的乐不思蜀了。恐怕把帮主忘了吧?”

蝶后冷哼了一声,默默不说话,过了一会,说道“你又不是我,怎能说我乐不思蜀,我才不稀罕这王后之位,没有一点自由,我只不过是他波尔明轩把玩的对象而已。放心,我答应大王的事情会办到的,我也记得答应你的事情。你快走吧,不送!”

“那好,听你好消息!”男子很快离开了。

蝶后轻笑,拿起了一张鲜红的胭脂纸含了下来,饱满的唇着了颜色。

如果不出所料,今晚,自己便能获得自由。蝶后满意的对着镜子打量着妆容,眸子闪着光芒。

波尔明轩又像往常一样来到宫中,蝶后没有来迎驾,而是换了身粉色舞裙从里面跳了出来,看着眼前赤脚而舞的女子,波尔明轩心都醉了。

那纤纤玉足走出的舞步,仿佛仙女下凡,那女子身上的流苏随着身体的摆动而摇曳,波尔明轩说道“王后为了我,真是煞费苦心了,寡人定不辜负“他大步向前霸气的抱起了前面舞动的女人,吻了下去。

蝶后推开了波尔明轩“大王好坏!”便一脸娇羞的拉着明轩坐下,倒了杯水给他“上朝辛苦了,大王先喝水吧。”明轩听诺蝶的话把水喝下,便着急的把她又抱起往房间走去,一把将蝶后扔在床上。

蝶后谄媚的笑着,像一条冷艳而绝色的毒蛇,心里却在掂量着时间。

终于,她等到了这一刻,眼前的波尔明轩突然站不住了,两条腿无力的跪了下来,双手抱紧脑袋,痛苦的声音从他口中传来“蝶儿,怎么寡人感觉全身无力,整个人好晕。”

蝶后确认道“大王,你真的是感觉到一点力气都没有?”

波尔明轩用力的抬起头,蝶后看到了一张苍白的脸“蝶儿,快来扶寡人。”。

蝶后上前,波尔明轩伸出手,抓到的是空气,随之却是蝶后的两脚,他被重重的踢倒在地。

波尔明轩十分惊讶,但已说不出话来“蝶儿,你怎么……这么……如此对寡人?”

诺蝶大笑“蝶儿,我呸,就你也配叫我蝶儿,你已经中了我的毒,再过半个时辰,你就会虚弱枯竭而死,而你的王位,自会有人替你。”

波尔明轩挣扎道“为什么?寡人如此待你。”

“为什么?”诺蝶抑制心中那微不足道的情愫,冷笑道“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和父王的王位本来就是夺来的,本该属于我们主人,我现在帮我家主人拿回本该属于他的东西有错吗?没错,我是故意混进宫来,我先是勾引你父王,最后离间你们父子的关系,好借你的手除掉你父王,最后只要除掉你。我们家主人就可以拿回属于他的一切。我早已在我的唇上涂了一种慢性毒药,叫做轻慢,这种毒无色无味,只要你的嘴唇碰到这种毒,它便会在你喝水时被带下,神不知鬼不觉,只要超过三十日,你就会全身无力,最后枯竭而死,而我早已吃了解药,涂多少,我都不怕。”

波尔明轩大怒“你真让寡人失望,你老是主人主人,你呢?你会得到什么,可笑!”

蝶后的脸开始变得扭曲“闭嘴,我会得到自由,主人答应我的,会给我自由!”蝶后肆意的笑着,身体也随之颤动着,其实她自己知道,主人怎么可能会轻易的给自己自由,那都是欺骗她的说辞罢了。

突然,蝶后觉得自己竟也全身无力,瘫倒下来,手努力的撑起来,但却是再也没有力气了。而后她惊讶的看到眼前那个即将应该要死去的人,站了起来。

波尔明轩笑道“你真可笑,你以为寡人真的爱上你了吗?你这个愚蠢的女人!父王,我真不明白,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好,值得你一再的给她机会,她却只想到要害你。”话音一落,波尔哈赤走了进来,旁边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若离笑

发现自己是个很容易入戏的人,昨晚看个电视看到坏人害好人时,生气的胸口发闷,其实不过一场戏而已,哈哈。亲们呢?下次更新时间,6月3日,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