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第六十一章 都铎泽上早朝了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若离笑 2217 2017-06-17 12:48:31

  “能不回去吗?”都铎泽可怜巴巴的望着离梦。

“不行,我今夜能来云熙殿,还是大王特别恩准的,他可没忘记之前给你的惩罚,一个月不能见我。”离梦歪着脑袋,无奈的笑着,眼前的都铎泽似个小孩,惹人怜。

“那,你明日会跟父王上早朝吗?”都铎泽问道,牵着离梦的手不愿放。

“恩,虽然司徒晋回来了,不过大王明日还是要我一起上早朝,我想着,这样也好,我也想多了解一些国家大事,毕竟我现在也算是云闽国的一份子。”离梦点点头,今日比武完,都铎博泉还专门与她谈话,大致意思是她这次的表现没有让他失望,希望她以后能跟司徒晋一样,成为他的心腹,从最开始的怀疑到现在的信任,离梦感觉自己再也不是毫无价值的存在。

“那好!明日见!”都铎泽大大的眼睛忽闪着,用手刮了下离梦的鼻子。

“你要来上早朝?”离梦一脸不可思议,她是绝不相信,平日里睡觉总要到日上三竿才肯起床的都铎泽,会愿意这么早爬起来去上早朝?不会是在开玩笑,哄她开心吧?

“对呀!”都铎泽笑着,“我父王没有规定不让我上朝吧。到时,我就可以见到你,光明正大!”

“恩,那好!希望你明日能够起得来,明日见!”离梦松开都铎泽握得紧紧的手,心里也有些恋恋不舍。

翌日,早朝炸开了锅……

“诶?这今日是刮了什么风,泽王子怎么来上朝了。”有人轻声问道。

“可不是吗?百年一遇,这是他第一次上朝,你看他那副睡不醒的样子,嘿嘿。”

“小声点,你不要命了。”

都铎泽跟都铎平和吕相站在一起,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全然不理他人的窃窃私语。

“吕相,父王怎么还没来?”都铎泽困得不行,为了能准时参加早朝,他可是吩咐了羽清,喜儿他们准时来叫他,结果,不用他们叫,自己一晚上紧张,反而失眠了,睁着眼睛到天亮,这才熬到卯时,上了早朝。

“王子,稍安勿躁,快了。”吕相回道。

“哟?难道我不在都城这两年,泽王子转性了?竟然来上早朝?哈哈!”耳边传来梅硕那刺耳的笑声。

“与你何干!”都铎泽撇了一眼梅硕,翻了下白眼,这梅硕管的可真多,他虽是梅妃的哥哥,可是,他还真不想管他叫一声舅舅。

“大王驾到!”恢宏的钟乐响起,都铎博泉走上了红毯铺就的台阶,一身王者之气,坐在了明黄色的宝座上,离梦和司徒晋各站一边,倒像是一对金童玉女。

“离梦”都铎泽突然浑身精神起来,刚刚的疲惫感顿时消逝了,嘴角自然的扬起。

离梦一眼也望见了都铎泽,看来他还是做到了,心里暗喜,这都铎泽虽然平日看起来不太正经,若是说要做什么,还是可以做到的,如果真的做不到,究其原因,便是懒。

“众爱卿,有何启奏?”都铎博泉问道,环视了下台下的人,突然发现了都铎泽,有些诧异,他几番要求都铎泽来上朝,他都是各种推脱,最后都没有见他来过,今日他肯来,想必也只是为了见离梦罢了,他暗自哀叹,便打定以后每日都带离梦来上朝,让都铎泽多来上朝,也许多来几次,耳濡目染,便会对政事有兴趣了。

“大王,臣有事启奏!”吕相上前说道。

“准!”

“我们云闽国与汗高国的免战协议即将到期,据边境回报,最近汗高国正紧锣密鼓的备战,居心不良,蓄势待发。如今,我们云闽国与娄缚国的联盟迫在眉睫。”

“臣附议!”又有人站出来。

“联什么盟!”梅硕站了出来“那娄缚国在我们后面,还要靠我们阻挡汗高国,巴结我们还来不及,照我说,汗高国要与我们打,我们便跟他们打,不就是打战嘛,有何难!”

“梅将军,你这话有失偏颇,正因为娄缚国在我们后面,如果他们与汗高国联合,我们将会腹背受敌,到时于我们云闽国可是大大的不利,而且打战不是儿戏,到时候受苦的可都是老百姓。”吕相反驳道。

“正是因为我们一直处处忍让,那汗高国才一直对我们虎视眈眈,依我说,我们把娄缚国和汗高国都给灭了,我梅硕就不信,我们云闽国的实力会办不到!”梅硕脸憋得通红,说得义正言辞。

离梦这几日可是习惯了吕相和梅硕两人抬杠,仿佛他们两个不抬杠,便不是早朝一样,关于免战协议,她私下也了解了一些,这汗高国称霸之心昭昭,奈何受免战协议束缚,好不容易快到期了,自然蠢蠢欲动起来。

娄缚国与云闽国的关系倒是极其微妙,表面上看起来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但从紫依从小便在云闽国长大这件事上,说明都铎博泉对娄缚国还是有防备之心的。可怜紫依,只不过是个质子,而所谓的为了躲掉十六岁的劫难,也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娄缚国的联盟条件自然也很容易猜的到,那便是他们的公主能够成为云闽国的王后,他们才肯真心实意的联盟,而都铎博泉选了都铎泽与紫依成婚,那说明,都铎博泉在心里已经认定了都铎泽将是他的继承人。

离梦有些心烦,都铎泽若以后是这云闽国的国主,她是否真的要留在他身边,与众多女子分享他,她望了望台下的都铎泽,结果发现,他居然站着睡着了,头微微晃着。

“好了好了!寡人觉得你们讲的都有理。对于汗高国,我们不能示弱,对于娄缚国,我们要尽量拉拢,再过些时日,便是申屠念的生辰,寡人已安排了泽王子携紫依公主去娄缚国拜贺,同时,向申屠念求娶紫依公主,同时把联盟协议给签了。”都铎博泉这样说着,望了下台下的都铎泽,皱了皱眉。

“大王英明!”

离梦听都铎博泉此番话,崇敬之情油然而生,通过这些时日的观察,她觉得都铎博泉是位为百姓着想的明君,在他的国家,没有名目杂乱的赋税,反而是奖励制,种的越多,收的税越少,如果家里有老人或小孩,则可以减免税,百姓都非常的拥戴他。

离梦也渐渐理解当初都铎博泉为何让她离开都铎泽,因为他对都铎泽是寄予了厚望的。可是,他寄予厚望的那个人,如今正光明正大的站在台下睡大觉。

“都铎泽!”都铎博泉突然喊道。

“在!下朝了吗?”都铎泽擦了擦口水。

若离笑

下次更新,6月18日,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