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第六十四章 必不可免的争吵

强势王妃,鬼怪王子躲远点 若离笑 3449 2017-06-20 00:20:36

  云阳殿,天朗气清。

今日仍不见都铎泽前来,倒是梅妃来了。

“臣妾拜见大王!”梅妃盈盈一笑,着一身藕合色丝竹长尾裙,头上的金缕梅花步摇随着她的盈盈细步摇摆着,让人不禁想到那风中微微摇曳的梅花,别有一番风情。

“平身,坐下吧。”都铎博泉这几日的心情都不错,自从都铎泽那日献了救灾之策之后。

“离梦,在这云阳殿可还习惯,如若不习惯,我便向大王讨了你去,到我那梅洛宫当差。”梅妃说着,望了一眼都铎博泉。

离梦笑而不答,安静的站在一旁。

“爱妃今日想是跟寡人抢人来了?离梦如今可是寡人的心腹。”都铎博泉知道梅妃在开玩笑,佯怒道。

“好了!臣妾知错了。”梅妃掩嘴笑着“臣妾知道,离梦这孩子乖巧,定是招人喜欢的,大王也定不舍得。对了,啊泽呢?近日听说他可是经常往这云阳殿来,今日怎得不见他?臣妾可是很想他。”

“寡人也正在纳闷,这孩子,总让人猜不透。你看,这上朝也是,总共就去了两次!”都铎博泉无奈的摇摇头。

“大王,臣妾从小便将他带大,深知他的性子便是如此,无拘无束,自在洒脱,大王莫要怪他。不像平儿,每日只知读书,一丁点年轻人的活力都没有,臣妾倒是颇为担忧。”

离梦在一旁听得梅妃话里的意思,表面上是在求大王原谅都铎泽,实际上是在夸赞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铎平。哎,果然每个人都有私心,都是宠爱亲生的。不过梅妃的话,她倒也有几分赞同。

“恩,平儿乖巧,甚得寡人心。前些日子,他还帮寡人解决了补贴款的难题。”都铎博泉点点头,他拿起桌上的点心,递给梅妃“爱妃,这是今日御膳房刚做的红枣糕,寡人知道你最爱吃。”

梅妃接过红枣糕,笑得灿若桃花“谢大王!”

据离梦了解,都铎博泉年轻时在后宫有妃嫔共三百人余人。都铎博泉到了知命之年后,便只留了些宠妃在宫中,其他的人都被打发回家,而且还允许她们再嫁。

如今这九云后宫就只剩下三十多位。梅妃是后宫里位分最高的,也是都铎博泉最看重的,因为梅妃不仅仅自己生了个王子,还是都铎泽的养母。梅妃生的王子就是二王子,都铎平,为人谦和有礼,落落大方。

如果抛开感情,从理智上来说,她宁愿是都铎平当储君,或许,梅妃娘娘也是这样想的。因为她在听他们的谈话中,梅妃总是若有似无的在都铎博泉前夸奖都铎平。不过都铎泽也没确实没什么值得夸奖的地方。但是,他唯一的优势就是,他是嫡长子,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都铎泽,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长大?离梦心里暗暗问自己。可是如果有天他真的受命为王,后宫佳丽三千之时,他还会像现在这样爱自己吗?这真是一个难题。

“儿臣拜见父王,母后!”不知什么时候,都铎泽一脸笑容走了进来。

“果然,说曹操,曹操就到。”梅妃笑着“好孩子,过来坐在母妃身边。”

都铎泽坐了下来,抬眸望了望站着的离梦,感觉她消瘦了些。

“母妃近来身体可好?”都铎泽上前帮梅妃捏着肩膀。

“好好好!你这孩子,回宫后,都是母妃去找你,你都不来找母妃。每次平儿来请安,都问你怎么不来。你说你这哥哥,也不做好榜样。”梅妃一副苦口婆心的语气。

都铎泽吐了吐舌头,“母妃,只要知道儿臣心中有母妃就好了。”都铎泽撒娇似的笑笑,又时不时望了下离梦,迎上了离梦的一记白眼。

“恩,所以母妃听见你这几日时时来给你父王请安,心里可是不悦,怎么你这孩子,只记着爹,不记着娘啊。所以,母妃今日便来你父王寻你来了。”梅妃笑着。

“咳咳”都铎博泉假意咳了咳。“哎,看来该伤心的人是寡人,你们母子,一个来这云阳殿是为了见离梦,一个却是为了见儿子。寡人寡人,果然是孤寡之人。”

离梦也忍不住笑了,都铎博泉可是难得的幽默。

望着都铎泽他们一家三口,离梦心生羡慕,家人,她的家人在何地?她也好想,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喝着茶,开着玩笑。

都铎泽余光瞧见了她心里的落寞。

“父王,母妃,儿臣可否讨个人情,将离梦带出去走走。也不打扰父王母妃聊私房话。”都铎泽大大的眼睛忽闪着。

“去吧去吧”都铎博泉摆摆手。都铎泽便急忙牵着离梦跑了出去,走到半路,又跑了回来,原来这殿里,还有一个被大家遗忘的司徒晋。

“忘了,还有你。”都铎泽另一只手把司徒晋拖了出去。

“这孩子……”都铎博泉摇摇头。

“恩,不知泽儿何时才能长大。”梅妃也说道。

离梦敏锐的耳朵听见了都铎博泉和梅妃的谈话,不由得多想起来。以前她喜欢的是都铎泽无忧无虑、潇洒自在的性格,但现在,她把她自己也当成了云闽国的一个子民,渐渐觉得都铎泽很不上进,作为一个王子,他竟然是如此的不成熟。

“司徒晋,你就在门口守着吧。本王子同离梦出去走走。”都铎泽交待完,便拉着离梦往御花园走去。

“诺。”司徒晋凝视着他们的背影,心里酸酸的。

离梦的手任由都铎泽拉着,都铎泽今日的手有些凉。

“终于出来啦。”都铎泽一脸喜悦,“你看,今日御花园的花开得多艳。想必宫外的花开得更好,趁着我还未出使娄缚国,我跟父王请旨,带你明日出宫,带上羽清、喜儿去云朵草场放风筝,可好?”

“阿泽,你怎么整日就想着玩。”离梦松开都铎泽的手,快走了几步。

都铎泽追了上去,“等等我,怎么了?不喜欢吗?没关系,那我们就在宫中,我让羽清准备烤具,我们在云一亭烤肉吃,如何?”

“阿泽,你该长大了。怎么每日只知道吃喝玩乐呢?你看你,每天吊儿郎当的,连上个早朝还睡觉。”离梦发火了。

都铎泽一愣,怎么昨日还好好的,离梦居然发这大火,“离梦,我只是想让你开心而已,如果你都不喜欢这些,我不做便是,如果你喜欢我上朝,我便天天去。别生气了好不好。”都铎泽一边说一边想靠近离梦,却被离梦一把推开。

“都铎泽,你能不能上点心,每日只知道儿女私情,你就不关心一下国家大事?我不需要你为了我去上早朝,你能不能为了整个国家,也为了你自己?”

都铎泽低头不语,果然,离梦跟其他人一样。

离梦说道,“你看二王子每日按时上朝,你呢?作为大王子,却没有一点大王子的样子?”

都铎泽这次真生气了“离梦,我告诉你,我父王从来也不敢对我说什么,你凭什么说我,你只不过是个低贱的侍卫!”话一出口都铎泽立马后悔了,这话说得有点狠。

离梦未料到自己一片苦心却换来了这样一顿冷嘲热讽,心一阵冷“王子,我知道了,您是王子,卑职只是区区一个低贱的侍卫,王子教训的对,我没有资格说您,没什么事卑职便退下了。”离梦说完,留下一个冷冷的背影。

都铎泽话说出口便不愿改了,想想自己区区王子却要让一个女人,越想有些生气,一声不吭往反方向走去。

也许,这场争吵是必然的……

------------------------------------华丽丽的分割线---------------------------------------------------------

爱情是什么,离梦不知,她只知道,她已有十日未见到都铎泽了。都铎博泉问离梦原因,离梦只道不清楚。

子夜,离梦不眠。她也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开始回忆他们之前的点点滴滴,一路走来磕磕碰碰,最后真走到一起了,却开始嫌弃对方了。离梦反思着自己对都铎泽是不是要求的太多,想着想着恍恍惚惚进入了梦乡。

梦里,乔离梦又来到了那个桃园,好久没有梦见这个场景了,离梦不知道这次又会碰见谁。

突然迎面走来一袭白色的身影,如歌?她这次居然梦见了如歌,他不是上次在客栈帮他们解围的如歌吗?也是上官宏的好友,如歌。他怎么会在我的梦里?

离梦急忙问道“如歌,你怎么在这?”

如歌朝他慢慢走来,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白露,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替我受罚?”

离梦愣在原地,如歌走上前来,牵起她的手,一阵关心的语气“让我看看你伤在哪?师傅下手太重了。”

眼前的场景似曾相识,离梦呆住了。

如歌突然将离梦拥入怀里“白露,我答应你,若我报仇雪恨,我定娶你为妻。”

梦醒了,离梦一身冷汗。白露,怎么这个名字老是出现在自己的记忆中,如歌怎么也在梦中,真是不可思议。是因为想念上官宏才想到如歌吗?不管了,梦都是虚的。

不过,离梦这次真是睡不着了,她突然忍不住想去偷偷见那个让自己几次失眠的家伙。

月牙儿高挂,伴着几颗残星。

云熙殿,一片寂静。

正门已锁,离梦偷偷翻墙而入,走至都铎泽房门口,却发现屋里面早已熄灯。这家伙倒是真睡得着。

她偷偷推开窗跳了进去。如一个窃贼,轻轻移步至床沿前,掀起帘帐。

空无一人,他去哪了?

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地方有可能,那便是云月宫。

离梦到了云月宫,望见了那屋里透着的光,一颗心定了下来。

她慢慢的走到房门口,停了下来,抬起的手几次停下,脸上是尴尬的神情,她不知道,争吵后的见面,还要说什么。

就在离梦几番纠结之时,房门突然间被打开了,里面的光亮透了出来。离梦一脸惊慌失措“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都铎泽笑道“这么大的影子,你当我是瞎子啊,进来!”

若离笑

今日还有更新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