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情缘终难了4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535364082 1225 2017-08-04 21:16:07

  云梦山的锁魂桥,花若站在那,有一瞬间的失神,当年魔族战将游龙对在西天礼佛的她下了一张战贴,说是在这锁魂桥一决高下,来雪耻当年灭亲之仇。只是当年她被佛祖揪到坐下讲道,等结束时已是三天后。

  她只听到小狐狸告诉自己,姥姥幻了她的样子去了云梦山锁魂桥。等她赶到时游龙已经祭出焚天烈焰扇,那一击,狐狸姥姥已经躺在了锁魂桥上。再也未曾醒来。

  十几万年后她又站在这里,只为了去参加旧情人的大婚,不对,连旧情人都算不上。离开宴还有三个时辰,花若并不急着过去,按现在的情势来说,仙君必会派使者前来恭贺,而作为十重天的神,天尊离殇不来,也必会让他身旁的蛮久来。思来想去还是去花无悔那处坐坐,等快开宴时再进去罢了。

  当她打定好主意,正准备往花无悔的住处走去时,抬头却瞧见天上两个熟悉的身影。来人正是凛轩与仙君的大儿子萧何。

  “你怎么会来?”她问道。然后打量着一副正经模样的凛轩。

  “天尊被仙君请去议事,只好让我前来”言罢,便将原本跟在花若身旁的两个徒弟给打发了回去。

  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踏入了魔界之地,魔都城。

  魔界的使者在外面高喊着“恭迎神界神尊凛轩,圣尊花若,大皇子萧何”

  魔界虽然地处阴暗,百花不开,却独独种了满城的彼岸花,按魔界的规矩,天界的使者都是单独被安排在一处侧院里休息,待开宴后再进场,以示尊重。当花若端坐在一旁看凛轩与萧何下棋时,却被一个侍女请去了公主的厢房。凛轩皱着眉头也要跟着去,花若打趣道“怎么,你对女孩子家的厢房这么的感兴趣?”

  “我只是不放心”他道。

  花若回了个安心的表情,然后便跟着侍女来到了一间诺大的寝殿。寝殿很大,大红色的装饰已然挂满,殿内密密麻麻的挂了许多铃铛,风一吹铃铛哗哗作响,一股蔷薇花的清香传来,她迈步掀开了一片珠帘,只见一个穿着大红喜袍的女人正坐在一面铜镜下,笑脸如烟。

  花若镇定的往前走了走,道“花开花落,十几万年的时光,到底还是你赢了”

  她说的有些许无奈,却也是无可奈何而已!

  曾经蔷薇未出现时,她以为她能独占那个男人,可能上天给她的劫难太少,于是便在情劫上加了阻绊。

  蔷薇的美是她所不能及的,天上地下,无人不惊叹,只可惜生在魔界之中。她道“有时候,我并不想以这种方式赢得他”

  “终是没有想到,你我也能如此心平气和的说说话”花若一直觉得,自己与她应当是势不两立才对。

  可是转念想想,她与他最大的不待见,也不过是因为无天罢了。

  蔷薇起身,娇艳的笑了笑,道“若没有无天,你我定能秉烛夜谈,成为知己,因为你我都一样,太多的身不由己,太多的使命与责任”

  花若也一笑,从袖口出摸出一个很精致的玉盒打开,拿出了一根与簪子,那是一根通体白色的玉簪子,当年她从无天的书房里偷出来的,却遇到半路回来的无天,那时他一脸嫌弃的看了看自己道“你用的上么?这是我雕来送给蔷薇的”

  许是那时不知廉耻,即便他这般说了,这簪子也不曾还给他,还一脸天真的说道“我不管,我拿到了那就是我的”现在想来也是好笑。

  花若走近蔷薇,轻声道“有些东西想来终究也是要还的,”然后将簪子轻轻的别在了蔷薇的凤冠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