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往事如烟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535364082 1556 2017-08-05 22:46:07

  曾听过这么一句话,说是爱一个爱的久了,就会忘了曾经爱过他!

  清风吹过,花若站在明月楼向下凝视,曲曲折折的小道两旁撒满了蔷薇花,这场婚宴的排场很大,仙君为了显示自己的威严与大度特意从仙都派了一些能歌善舞的仙娥前来助兴。

  花若微微眯眼,便看到那个在她心理住了十几万年的男人,紧紧的牵着蔷薇向大殿内走去,月光下,男人穿着同样大红色的喜袍,他的脸色平静,那双眸深沉如水,缓缓而行。

  渡一世情劫,道一世生死无常,而她这情劫,生生渡了十几万年。世人常说,今生种种皆是前世因果,可她是由天生,哪来的前世呢?

  她爱上他的第一年,她兴致勃勃的去东海荒泽地寻他,那时他被师父派到荒泽降伏一条作恶多端的蛟龙,怕她受伤于是将她安排在了东海龙王的府邸等他归来。他那时皱着眉,呵斥她不该来此处,说她一个女孩子家应该好好的保护自己。那时候他不晓得,几经流转,低沉的呵斥声,让她温暖了数万年。

  许是后来被她缠的有些烦了,他总是不耐烦的虎着张脸,只是那时候她脸皮厚,哪里管他烦不烦,依旧我行我素的缠着他,她常说“无天,我花若这辈子就认定你了”

  他下凡历劫,她也吵着要跟着去,统共三世皆是无果而终。爱上的那一刻,注定是输家!缘起即灭,缘生即空。

  昆仑山的雪景很美,一片片的雪花在天空飞舞,琼宇宫中已没了当年的景致,荒凉一片。纯乐一生共收了八名弟子,除了她,花无悔,还有无天外,其余全部归隐。沿着大殿来到后堂,那是他们练剑的地方,那时候她不喜欢练剑,总觉得长剑太过柔软,于是师父便将她安排到了无痕无恙的身边,跟他们一块耍刀,无痕无恙是个十足的莽夫,下起手来总是没轻没重,每跟他们练一次总是旧伤还未好又添了新伤,那时候无天总能像变戏法似的从袖口里摸出一瓶极乐真人研制的伤药。

  重回故里,已然苍凉一片,只是此时她倒是没想到会在此处碰到严富植。

  这严富植乃是老魔君的大儿子,生来没什么本事,却总爱惹事生非,有事没事就喜欢追着欺负一些小神仙们,她那时候看不下去,一遇着他就爱上前逗弄一番,一来二去,这小魔君竟对自己生了几分情意出来。

  “我听说当年你冰封月宫后,月小菟下过死命令,说是若你敢踏足昆仑半步,便格杀勿论”花若看着四处乱逛的严富植说道。

  “想我严富植也活了几十万年,岂会怕她这么一个乳臭未乾的小丫头?”他轻哼一声,撸起袖子擦了擦落在脸上的雪花。

  论样貌,严富植长的还是不错的,当然,除了自身的衣品,与那不着边的品性外。也算的上眉清目秀,一眼看上去怎么也不会觉得他是魔界中人。

  “本尊以为你早就死了,竟也没想到能苟且到今日啊?”她今日本就心情不佳,说话自然而然的也就恶毒了起来。

  严富植却不以为然的说道“那些年也不是白被你追着打的……不过……”他看着花若头顶隐约浮动的招魂幡,思索道“前段时间本大爷听小妹提起过,说你失了法力,又说你闯入幽灵谷放出了死神,本大爷还以为你的法力恢复了,没曾想竟是用了法器招魂幡呀”

  “要你管……”花若翻了个白眼,不客气的说道。

  “哎……本大爷这是关心你好吧,这招魂幡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用多了可是会永堕魔道的,难不成你想成为下一个无天?”

  严富植所说的她比谁都清楚,倘不用这招魂幡她又怎能飞到这昆仑山上来?被旁的人知道肯定会传到离殇的耳朵里,届时他不得又来嘲笑自己半天。顿了顿,她道“这是我的事,和你无关”

  “好心没好报……”严富植哼唧道。

  花若扭过头,却又听得他说“其实我倒不希望小妹与无天在一处,他待她不是真心”

  听他这话,花若原本踏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她满脸疑问“这三界谁不知道,无天是因为蔷薇才甘愿堕入魔道的,甚至还做出灭师的大罪过来,本尊很是怀疑你所说的不是真心的真实性。”

  “十五万年前,蔷薇她……”严富植皱了皱眉,犹豫到底要不要告诉她,当年蔷薇从魔界的禁书里翻出无天身世的事。他抬起头,望着那张冷着的脸,又思虑到那已成定局的棋盘,心想着还是算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