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往事如烟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535364082 1444 2017-08-05 22:47:15

  严富植的坐骑是一只巨大的长角犀牛,它驮着两人一路往昆仑山下去,刚刚那个话题两人都没再继续,花若心情低落的跨坐在犀牛背上,红衣被风吹的鼓鼓的,一路上严富植都没在说话,快到山下的时候花若总算忍不住开了口,问道“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十万年前你为何不承了魔君的位置,反倒让死神做了十万年的魔君?”

  他回过头,笑了一笑道“开天地以来,神魔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在挣抢地盘的时候失了心性,犯下了罪过,遭了反噬,所以只能习一些见不得人的法术罢了,你们为的是这天下苍生,而我们为的不过是一个快活罢了,对于我而言,那个位置是父亲所有欲望的凝结,可能终是我不想成为他罢了”

  花若一愣,在她的心里严富植一直是一个没什么作为的魔界大皇子罢了,整天饮酒作乐,又爱欺负神界的一些小神仙们,他冰封月宫那次也不过是受了蔷薇的怂恿。

  “大多身不由己罢了”半晌,花若才淡淡的说道。

  三界虽已和睦,但老一辈种下的罪孽还在,神魔两界的仇怨也不曾消散,上古之神留下的后裔并不多,这也导致了两边依旧水火不容。与严富植告别后,花若漫步在昆仑山下,招魂幡已经失去了作用,回不了十重天,只能等着自己几个徒儿来寻自己。

  花若想着心事,丝毫没注意到离殇正悠闲的御剑向自己飞来。等回过神来,人已站在了自己身旁。

  “闹了半天,你竟在此处悠哉,累得我一番好找”离殇下了剑,笑道。

  花若抚了抚被风吹起的衣衫,有些无奈“你找我做甚?”

  昆仑山下有一大片竹林,风吹过竹林沙沙作响,花若瞧着仙气缭绕的离殇,又道“我听凛轩说仙君请你去议事了?你怎会有空来寻我?”

  “呃……这个嘛,也没什么大事,早早就散了”离殇道。

  花若疑惑的看着他,吞吞吐吐,肯定有什么瞒着自己。

  其实这次魔界的请帖,离殇本是想着让自己身边的蛮久去,却在临出发的前一天凛轩找到了自己,说是神界不应怠慢了魔界,又说派个使者去恐是不合适,待他想说神界本与魔界就没多大关联,充其也不过是仙君的面子时,凛轩却抢先一步道:那就让本尊代劳吧!

  这事他是后来才想明白的,说来说去那么多,也不过为了一个情字。

  “方才凛轩到处寻你,说你从魔界突然消失了,他怕是无天将你拘了去”看到她时,离殇才松了口气,她去魔界前,自己有心将她那两个徒弟放在她身边保护她,就是为了防止她在魔界出了什么意外。

  花若找了处干净的地方坐下“前情终了,不觉有些伤感,便想着来此处走走,也算做个告别”

  “阿若,凛轩对你是情根深种,我倒希望你莫辜负他的一番情意,”他道,从她沉睡花满楼后,大抵也就他知道,那个孩子经常站在幻池波,望着你的花满楼!

  花若却叹了口气,道“你且坐下听我与你说,自我去西天到沉睡醒来,我们还未曾好好聊过呢”

  离殇笑了笑,在她身边坐下,想了想便遣了只小灵兽回去报平安。

  “你应该晓得的”花若道“遇见无天后,我那冰凉的心总算暖了起来,我似乎开始得到了一个女人应该享受的呵护,这大概就是为何我执着了几万年的执念罢了,我是可以忘了无天,可我不能接受凛轩,你的前世是一只五彩麋鹿,有了前世便有了来生,就算你有天隐迹在这世上,你也还有来世,而我,无前生,无来世,有的不过是须臾几十万年的今生罢了,爱恨也不过这虚晃的一辈子,谁也不晓得我究竟是什么,你应该晓得,若我去了,魂魄便会成为守护幻雪之境的一缕亡灵,生生世世”

  她的魂魄早已与那幻雪之境连在了一起,她死后身上的魂魄会自动回到幻雪之境。

  从前,花若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的她是一棵不能动弹的大树,几十年的风吹雨打,电闪雷鸣,堪堪忍受。后来她问佛祖,佛祖说那是宿命,有些人一生注定了一些事情,你只能去承担,只能去忍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