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只道当时是惘然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535364082 1644 2017-08-07 21:51:47

  离殇险些被她这番话噎死,离殇在神界绝对能称得上是个品性极好的神,说话从来都是温文尔雅,此刻他却有一万句的脏话想送给花若。

  “你一来,我觉得我的伤更重了些”

  花若吃笑的在他身边坐下,扯了扯他的袖子,道“好了,知道你辛苦了”

  离殇一脸疑惑道“哟……今日竟只损到这个地步?”

  之后的一下午,花若都在离殇的寝殿里听他胡吹乱造在北方的奇遇,按他的说法是在北方没遇到穷奇,倒也被一个黑衣人给阴了,只是花若着实想不透,这普天之下还有谁能将他伤成这副模样。

  “此人用的是上古神剑龙魂剑”离殇冷不防的冒出这一句话来,他微微翻了个身子,脸上此刻多了一丝凝重。

  花若愣了一下,龙魂剑?

  她突然站了起来,指着离殇道“当年红莲尊神的佩剑”

  离殇点了点头,想了好一会,似乎在想如何与她说,许久,他才道“我也是回来翻了典籍才查到关于红莲尊神的一些事情”

  花若抬眸“他隐迹之时,你正在云梦山修行,自然不太清楚”

  花若这般说着,心里却是很讶异,龙魂剑当年已随红莲尊神下葬于沧海才对,怎么无端出现?

  离殇看着她,嘴里说道“书里说红莲尊神本是幻圣君神座下养的一方红莲,因通晓人性得幻圣君神的赏识注了些法力,助其成了仙,后来一直都是跟在幻圣君神身边,也不过几万年的时间便飞升了十重天,本事这般大的红莲尊神,后来却无端的死了,连典籍都未写他的死因”

  经他这么一说,花若倒是想起了当年红莲的死因,那时她也不过两万岁,狐狸姥姥告诉她说幻圣君神养的那株红莲枯萎了,她当时还心生好奇,不过一株花枯萎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之后不到两个时辰,天界便传来了红莲尊神归隐。

  “那龙魂剑当年我也只是见过一两次罢了,时间太旧也记不清了。”花若摸了摸鼻子,同他说道。

  “此事很是奇怪,等我好了定要去那沧海瞧瞧”离殇皱着眉,咬着牙道。

  花若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脑袋,说道“我让你去九台山拿的法器呢?”

  离殇看着她想了会,“此事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个干净,那处哪里有什么法器,倒是有个主持拼死护着的舍利子,说什么都不愿意给我,还说什么我不是有缘人”

  花若有些发毛,道“有缘人?”

  离殇认真道“主持是这么说的”

  花若心里十分好奇,却又不好再说什么,只道“估摸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且先这样吧,等我有空了再去罢了,你好好休养生息,待我回花满楼好好查查这红莲尊神”

  说罢,她便转身走了出去,临出门时撞到了前来寻离殇的凛轩,花若翻了个白眼从他身边跨了过去。走出好几步便听到离殇道“你怎么她了?”

  只听得凛轩回道“没什么,调戏的有些过头了”

  花若忍住想要转身回去揍他的冲动,加快了步子离开。

  半路正好碰上来寻她的灵女,灵女与她说道“师尊,芜眠殿下来了,眼睛肿得可厉害了,好像是哭过了”

  花若一听,打消了要先回趟流觞殿的想法,道“咱们还是回烈焰之城吧,那妖女心情不好,倒霉的是为师的灵兽”

  灵女却是停在了那,犹豫道“来不及了……”

  花若回过头,芜眠正哭丧着张脸,朝自己走来。

  花若吞了吞口水道“芜眠殿下,您老这是怎么了?”

  花若不用想也晓得,定是与小川吵架了,从前她刚勾搭上离殇的时候,三头两头的与离殇闹脾气,脾气一上来她就有事没事找自己麻烦,而她的脾气也是从来不让自己吃亏的性子,她一来,她就扛起大刀道:我且让你十招。

  打架的事,芜眠从来没有赢过,但耍赖告状的本事却是一流,时不时的就去歆如与狐狸姥姥跟前参自己一本,她承着一个公主身份在那,告起状来自然是自己吃亏,于是每次惹毛了芜眠,她都会选几只灵兽送给她养身子。

  芜眠红着双眼睛,看着天空,道“那个臭小川竟然说要娶个小妾”

  花满楼的小阁楼,花若一边安慰低声哭个不停的芜眠,一边给自己倒了杯水,“估摸他也就是同你开开玩笑罢了,你又何须认真”

  芜眠却道“倘若是你,估摸你定祭出你的伏羲琴,灭了他吧?”

  花若挠了挠头,若按她以前的脾性,诚然是绝对的。

  芜眠在自己的花满楼住了五天不到,凛轩便姗姗来迟。芜眠叼了块鸡腿,躺在草地上悠闲自在的啃着,凛轩站在一旁恭敬的对她行了个礼,道“姨娘,姨夫在我那流觞殿住了也快四天了,冷着张脸,连天尊都不敢踏进我那流觞殿,您就行行好,将那尊神请回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