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许是一场前尘梦3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535364082 2011 2017-08-08 20:20:32

  离殇盯了花若半晌,最后将手中的折扇轻轻往花若头上一敲,道“你都一动不动小半个时辰了”

  花若被他一敲,吓了一跳,总算回了神,她摸着快裂开的脑袋瓜子怒瞪这离殇道“小心我把你那张风流的脸揍成猪脸”

  她说完,离殇很是惊奇的着她“哟,你神力若是没失去,本尊还可能怕你一分,可如今你拿什么揍我”

  离殇说到这,花若原本回了些神的脸又垮了下去。

  离殇见她又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忍不住问关心了一番“这是怎么了?”

  按离殇的说法,花若除了在追无天的事情上时不时的垂头丧气过,其余时间还未曾见过她这般。

  花若其人,有什么事瞒着谁也不会瞒着离殇,这几十万年来似乎成了一个习惯,于是她开口问道“你可曾听说过天魔剑城二层?”

  离殇点了点,表示知道。道“天魔剑城的卷宗都有记载”

  花若一愣,连他这个与天魔剑城没什么关联的人都晓得,顿时又颓废了一番。

  她只道“也没什么,小川与我谈到了天魔剑城二层时,我着实迷糊了一番”

  离殇轻笑了起来道“想想也知道你是不知道有二层这回事”

  知花若者离殇也。

  花若听他这么说,沉默了小会,才道“离殇,我的劫难要来了,此事我想了许久本是不想告诉你的,可我终是没忍住,想来想去也没有人能说了”

  花若的性子倔,离殇他是知晓的,他忆起当年在天魔剑城救了她时,她追着自己感谢了好几千年,于是这几十万年来,他成了她唯一的知己。想了想他难得叹了口气,道“应劫而已,你也不必烦恼,还有我与凛轩呢”

  花若顿了顿,才道“你不懂,倘一般的劫难你们帮我挡挡也就过去了,可这次,我似乎闯了大祸事了”

  离殇非常好奇,究竟是什么事让她如此。“阿若,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花若定定的看着离殇,声音压的低低的“三万年前,幻雪之境崩塌过一次,小川进入修复时发现了天魔剑城二层的大门”

  离殇听完,愣了半晌“你说什么?”

  花若脸色凝重,说道“我没了神力,自然感知不到幻雪之境出了纰漏,如今魔气外露,幻雪之境也不晓得能撑得到几时,”

  离殇听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他道“难怪近日我总觉得天魔剑城的魔气越来越重,里面的小怪越来越多”

  花若沉默了一会,才道“本来这件事很好解决,大抵不过是我以自身魂魄封印,只是幻雪之境已经崩塌过一次,我只怕里面我所聚集的魂魄灵力受了魔气了污染,那时天下生灵又将万劫不复”

  离殇问道“你当年创那幻境时为何偏偏选在了那里?”

  花若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想了想道“那时凛轩她娘刚刚怀了凛轩,我在烈焰之城听说了后,莫名心里多了一团火,便用大刀乱砍了一通,没成想用力过猛,在地下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天坑,我怕被姥姥责备,便用法力做了巨大的幻境,谁曾想那个幻境竟然能承受远古时期妖灵的无幻之力”

  当年万物生灵快灭绝时,便是因为这妖灵的洪荒之力,那无幻之力能吸食生灵的灵魂,花若降生时,那股力量便被她压制住。

  其实花若自己也没想到,只是当幻雪之境承住无幻之力时,幻圣君神托付姥姥告知自己,要好好护着那片地方。她想着既然那股力量不用自身压制也好,于是便开始收集那些圣灵的魂魄,已保证那处不会崩塌。

  离殇只觉得一阵头痛,道“此事我得好好研究一番,烈焰之城本就是一个至邪之地,幻雪之境能承住那股力量肯定与二层有什么关联。”

  “此事,不要告诉他”沉默了会,花若道。

  离殇挑了挑眉,道“他终究是会知道的,而且”顿了顿,离殇摇了两下手中的折扇,才又道“我总觉得你们两性别一定弄反了,”

  花若眨了眨眼,弄反了?

  等她反应过来,离殇早已跑的远远的,花若只能瞪着双大眼睛,诅咒他。

  芜眠不来吵自己,花若落得个安静,初弑站在一旁拿着从西天送来的帖子回忆道“圣尊当年匆匆离开西天,也未曾与佛祖道别,如今这帖子您去还是不去?”

  花若随手接过帖子,瞥了一眼,长生法会,她想了想,道“这日子也不耽搁,便去吧”

  初弑上前一步问道“这次您是一个人去还是稍上一个人在旁伺候?”

  “让灵女随我去吧”

  所以第二天花若没等见到小川,就匆匆的赶到了西天。

  二十八重天的尽头,便是西天佛祖设的法会的地方,花若瞧着从仙都赶来的一些真人,顿时觉得这西天佛祖的面子可真大。

  花若带着灵女在西天一通乱逛,道“当年为师曾在此处住了几万年,虽未曾学到什么精通的佛法,但也悟得了一些道理,此次在这里你也需要终日跟着我,跟着那些真人们去法会瞧瞧”

  灵女似乎对佛法很是有兴趣,昨日听说要来西天参加法会时,她就乐的一宿没睡,如今自家师父这么说,她自然是乐开了花,福了个身后,便屁颠屁颠的挤到了人群中去。

  花若还记得她初到这里时,闲的发慌,终日在西天闲逛,那时佛祖常常设坛讲座,花若为了躲避这些无聊的道法,常常变化成一朵茯苓花,悠哉悠哉的睡大觉。初到时佛祖是不拘束着她的,三千年任由她在这西天睡觉打发时间。某一日,佛祖邀观音娘娘前来赏菩提花道佛法,她那是便是变化成了一朵还未开放的花骨朵,可好死不死她睡着睡着突然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便一头猪追着跑,她迷迷糊糊当下一怒,自己堂堂圣灵之母,怎么被一只猪追着跑,当下就现了真身,对着观音娘娘一顿乱砍,嘴里还不停的骂道,“大胆妖猪,竟然敢偷袭本姑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