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前世劫,今生缘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535364082 2042 2017-08-09 22:50:39

  后来有一天,当流觞殿里的海棠树逐渐枯败时,凛轩捧着她留下的一缕红衣碎片站在花满楼前,初弑拿着一瓶忘情水站在他的面前,道“神尊,圣尊她说希望您忘了她”

  那时他也以为,忘了便好,可当他接过初弑手中的忘情水时,心却痛的快要裂开。

  流年转逝,几度春秋,他也开始从天界隐迹在终南山上,不问世事。

  离殇来找他时,他正在一处院子里为刚刚种下的海棠树种子浇水。

  他道“一百年前你将流觞殿交给了你那徒弟,便来了这终南山,你还在等她?”

  天界的仙君也退位,将仙君之位丢给了他的大儿子萧何。便潇洒的下凡历劫去了。如今的天界除了他自己竟再也寻不到一位上古之神了。

  终南山的地界离西天的尽头最近,一百年来,他就守在此地再也没有离开。

  离殇摇着手中的折扇,抬眼却瞧见小院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穿粉色长裙的少女,正拎着一壶水往这边走来。离殇合上折扇,道“神界那么多人,你偏偏将灵女带来了”

  凛轩手里的动作一顿,接过灵女手中的那壶水,继续浇着。

  等到手中的那壶水留尽,他才道“天尊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闲事?”

  离殇轻咳一声,只是道“终南山脚下的苏墨国的大皇子毙了,白虎使者也归位了”

  凛轩这才点了点头,抚了抚沾上水珠的衣裳,道“想来她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

  “萧何承了君位,本应天地同欢,可终是因为她的丧期而冷清了许多”离殇是趁着萧何承君位时设的小宴上逃下来的。虽说承君位没从前老仙君那般的盛大,但也没失了萧何的面子,除去仙都不得布置喜庆的颜色和载歌载舞外,其余的也都得当。

  凛轩听了道“他也不过是念及当年狐狸姥姥的面子”

  离殇赞同的点了点头,同凛轩一同走出了小院,他回过头看了那小院里整整齐齐栽种的数十棵海棠树,心里还是隐隐痛了下。

  终究,你还是没有等我们,便草草为自己一生画上了句号。就好像十万年前,你殊死一搏,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两人一同慢慢的往凛轩的书房走去,离殇一路与他念着家常。

  “前几日我去了二十一天,途遇圣坛佛,他同我说万物有因必有果,谁种下的都得由他自己来还,其实这道理说出来谁都懂,只是说道理的人是旁人而已。当年你在二十一天与他打了一架后,他便再也没有出过二十一天,整日在静清殿里念经颂佛,恐他也觉得对你对她有所亏欠吧?”

  凛轩静了片刻,这一百年里,他已经很少想到她了,只是偶尔站在山间遥望西天的尽头时,心里会隐隐作痛,他想终有一日,他会忘了她的模样。他想了一想才道“有时候我会做一个梦,梦里有朵海棠花在我眼前飘来飘去,好像是在提醒我,别忘了她”他轻叹了口气,道“后来我想,这一生好像她也没爱过我,又怎么让我别忘了她呢?”

  离殇愣了愣,抬头望向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灵女,那额头上的海棠花印记,那年他以为他会带上慕容家的那个丫头隐迹在终南山。

  离殇修长的手指轻轻从灵女的额头带过,他轻叹一口气,“你忘了她的模样也好,心里记着一个人,比念着一个人强”

  离殇走后,守山的童子来报说是苏墨国的玉卿夫人诞下一女,玉卿夫人想请他前去为小公主祈福。

  彼时凛轩正目送离殇御剑后的背影,听了童子的回报,他沉默了一会,还是应允了。

  三年前大皇子病重,玉卿夫人前来终南山祈福,想求得一子,以延续苏墨国皇室的香火。

  他那时正好在修剪一棵海棠树的枝桠,瞧见她跪在自己面前,只觉得有缘,便随手将剪下的枝桠赠予她。一年前他便听闻,玉卿夫人有喜了。

  玉清殿里,刚刚满月的小公主,正安静的躺在玉卿夫人的怀里。一双大眼睛明亮亮的将周围的人都瞧了个遍。

  凛轩看着,只觉得那双眼睛无比的熟悉,想了很久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玉卿夫人刚做完月子,着这一身青布衣端坐着。她看了眼道骨仙风的凛轩“这孩子还未取名字呢”

  此时玉清殿外的海棠花开的正好,粉红色的花儿将殿外染的格外好看,阳光正好,小公主盯着凛轩看了半晌,突然咧嘴一笑,玉卿夫人只道“这孩子,一个月来第一次笑呢”

  凛轩看着她,软糯的样子,随口道“花开正好,这孩子生来就如此好看,便唤海棠吧”

  苏墨国第二百三十七年,四月初八是大公主海棠与小公主牡丹十六岁和十五岁的生辰,与苏墨国交好的临国皆来恭祝两位公主寿辰。

  自花满楼到大殿,也不过百步的路程。奴婢珑暖瞧着自家的公主,缓缓向大殿走去。也不过走了二十来步,自家公主就拎这那件流苏长裙小跑了一段路,待她想追上自家公主的时候,公主已经穿过不远处的假山,等她到达假山跟前时,自家的公主却没了人影。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公主自懂事后,脾性养的越发的奇怪,在外人看来她就是一个倾国倾城,举止优雅,的苏墨国大公主,而在她眼中自家公主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丫头。

  于是她只能上前一步,轻声喊到“公主,您别闹了,这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王后娘娘若是没见着您,又是奴婢倒霉了”

  停了一会,却见假山内毫无动静,珑暖哭丧着张脸,又道“祁南国的大皇子今日也来了,您应当晓得王后娘娘的意思吧?”

  海棠郁闷的坐在假山顶上,嘟着张嘴,看着假山边上喋喋不休的青衣小奴婢。手里拿着母后送她的香囊,思索了一番,她才道“牡丹那丫头生辰与本公主是同一天,她与那祁南国的大皇子也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本公主若是出现在那里,岂不是碍了她的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