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她不是她

木槿花开,情非旧时 535364082 1541 2017-08-10 22:54:19

  许小姐满脸微笑的站到了一旁,忽然,两只流光四溢的飞鸟直直的朝着殿内飞来,而后便在她与牡丹的面前停了下来,盘旋之际,一道笛音响起,两只飞鸟偏偏起舞。殿下一片哗然与惊叹。

  愣神之中,殿外侍卫长的声音响起“王上,王后,国师到”

  海棠在珑暖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与众人一共站在了大殿两旁,大殿之上两只飞鸟依旧在起舞,海棠抬眼向大殿外瞧去,顿时被那满目的霞光刺的几乎睁不开眼。在她父王母后的身后,一个着一身白衣的男子,吹着笛子缓缓朝大殿内走来。那修长的手指在长笛上轻点着。一瞬间她只觉得炫目至极。

  海棠是在身旁的珑暖的提醒下,才缓缓的跪下的,她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一道好听的男音响起“今日恰逢两位公主生辰,臣特令这两只凤凰起舞,为两位公主贺寿”

  殿内顿时响起一片赞叹声,人群之下她看不见那个白衣男人的表情,那两只凤凰依旧不眠不休的起舞着。盘旋在半空之中。

  玉卿王后携其子缓缓行至海棠的跟前,她道“他乃我苏墨国国师,你满月时他曾来为你祈福过,你的名字也是他赐予的,一会你应当去拜见他”

  海棠收回目光,对着其母行了个礼,只道“海棠知道了”

  她抬眼瞧了瞧对面的牡丹,果然她比自己还要夸张,一脸花痴状的紧盯着国师。

  她微微勾起了唇角,笑的恰到好处。

  珑暖扶着海棠往殿下走去,靠近那所谓的国师跟前时,她只觉得心跳的厉害,抬眼却见国师紧紧的盯着自己。两两相对。

  这是凛轩第一次真正瞧见海棠的模样,只是在瞧见的那一瞬间,他顿时觉得山崩地裂,那张他心心念念了一百年的脸,此刻就这样站在了自己面前。

  也不过是一瞬间,他就明白,她不是她。这一百年来游荡在二十一天的魂魄,数不胜数,却也永世得不到轮回。

  海棠摸了摸不断跳动的心脏,然后低着头微微行了个礼,道“海棠给国师请安”

  她心跳的厉害,隐隐觉得额头上有汗滴涌出。她一边双手作揖,一边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男人,只觉得母后若是晓得她这般没出息的样子,定会狠狠的骂上一番。

  凛轩站着打量了她一番,目光微微聚集到她的额尖上,光滑的额头上只有一点赤红的朱砂印记。他记得那是当年他在她额头上点下的。

  收回目光,他清冷的开口道“微臣不敢”

  海棠抽了抽嘴角,她站在这里任他打量了半晌,到最后却换来四个字。她有些气结。但此时正在大殿内,从小优秀的教养告诉她,不能同他计较。

  凛轩瞥了海棠一眼,手中的长笛递到了她面前,他声音依旧清冷“微臣来的匆忙,未曾备上厚礼,这根笛子能召唤百鸟起舞,凤鸟齐鸣,还望公主不要嫌弃”

  海棠有些木纳的接过他手中的长笛,声音变的少许的雀跃“海棠定好好珍藏”

  事后,还是珑暖从别处打听来的,说是这国师清修与终南山上,已经活了几百岁了,海棠一听微微咋舌,那个男人看起来顶多也就二十来岁,哪里像是活了几百岁的人呢?她摸着他送给自己的笛子微微失神,然后有突然睁着大眼睛对着珑暖道“明日我们便去终南山耍上一番吧?”

  可珑暖却犹豫道“王后刚刚派人来交代过,说是明日要在轻华台设宴招待祁南国的大皇子,让您务必到场”

  海棠握着长笛,轻轻敲了敲珑暖的头,道“这种事难道还要本公主教你?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便让那牡丹替本公主作陪去吧”

  海棠小时候经常生病,她母后看她身子弱便将她寄养在皇城外的一个尼姑庵里,虽表面是个尼姑庵,里面公主该有的也都齐全,庵里的师太是宫里的一位老嚒嚒,大小就疼爱她,在宫外没了皇城中那么多规矩,她自然就养成了有事没事就往外面跑的习惯。

  虽说每个月要回宫里小住那么几日,但性子毕竟是养野了,这些年终南山脚下的大大小小的庙宇她都去了一遍。

  想到这,她对着珑暖道“明日一早我们便出宫,对母后那边就说,本公主身体不适”

  “可是公主,祁南国的大皇子人是真的很不错,比起公主在皇城外遇到的那些要好的多”珑暖坚持不懈的劝说。

  “本公主若抢了牡丹的心上人,只怕她这一辈子都会对本公主咬牙切齿,再说了,本公主还不想嫁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